第360章 她還不配嗎?

把秋菱叫了過來。“回夫人,兩個月了。”“你辛苦了,一定養好胎。”秦氏喜愛極了,又叫溫嬤嬤給了賞賜,還叫她趕緊坐下來,彆傷了身子。秋姨娘一臉溫柔溫順,極為上道道,“有少夫人在,奴這胎一定養得好好的。”秦氏聽到這裡,臉上的笑更是擋不住,她轉頭看向陸令筠,走到陸令筠麵前,拉住她的手,連說三個好,“筠兒,你真是......好好好!”太優秀了,太滿意了,太讓她驚喜了!她怎麼就運氣這麼好的給侯府娶來了陸令筠。...陸令筠叫一群人圍著,一一吃著她們的酒,總算消停半刻後,今兒主事的張姨娘走了過來。

“大小姐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張姨娘滿臉笑對著陸令筠道。

張姨娘是府上較為得寵的姨娘,柳氏稱病不願來他宴席,便是由她來主持女賓這邊的宴席。

然而場上來的人,基本都是衝著陸令筠去的。

不是跟她敬酒就是跟她寒暄,替了張姨娘一大半的活。

張姨娘滿是感激的看著她,畢竟她隻是個小小姨娘,出身低微,出嫁前是個平頭百姓家的女子,哪裡見過這種陣仗,跟這麼多達官貴人的家眷往來。

萬一露點怯,或是應對不當,那是丟了整個陸家的臉!

“姨娘這是說什麼話,今兒本來就是我弟弟大喜,我替他接幾杯喜酒也算沾喜氣。”陸令筠笑道。

張姨娘聽著陸令筠這話,心裡臉上都是喜滋滋的,她端起一杯酒敬陸令筠。

這大小姐不但嫁得好,說話也好聽。

跟她這種姨娘從來不擺架子,還會說客氣話。

真難叫人不喜歡!

這個時候,一道聲音在她們身後響起,“張姨娘就敬大姐姐呀,我也是陸寬的嫡姐,怎麼不見張姨娘敬敬我?”

循聲望去,就見一二十四五的婦人拉著一個六七歲的男孩站在她們麵前。

那婦人衣著並不華麗,隻兩襟用了綢子料,其他的都是斜紋的麵。

雖不富貴,好在這衣裳還算新,在滿目綾羅綢緞的女眷後宅裡頭,勉強能看得下去,不至於太寒酸。

這來的正是許久不見的陸含宜。

陸令筠看了一眼陸含宜這一身穿著,眼睛輕眨了眨,臉上依舊保持著笑,心裡早就知,她這些年過得是真不好。

李家本來就不是什麼大富之家,李家供養的人還多。

上頭的老夫人年紀大還貪,什麼好的都要先緊著她吃用,李家為了孝順好名聲,東西都要先送她那邊過一手,下頭還有同住一起的幾個叔父和休棄回來的姑母,再往下纔是李聞洵這一代。

偏的掌家的還是大房韋氏,韋氏精明善算,哪裡還有什麼好東西分給陸含宜了呢?

況且陸含宜這些年是帶著兒子留守家裡,李聞洵在外頭當官,他不往家裡要錢都算不錯的了,俸祿是不可能寄回家半分。

所以陸含宜這些年全靠自己那點嫁妝和她娘偷著補給度日。

今日來參加陸寬大婚,她這一身勉強拿得出手的行頭已經是她能拿出的最好的了。

“原來是二小姐。”張姨娘看到她,趕忙臉上擠著笑迎上去,“哪能不敬你,我隻是剛剛冇瞧見二小姐。”

“張姨娘如今哪能瞧見我呀,我穿得這麼普通,哪有我大姐姐那般光彩照人,富貴榮華!”陸含宜這話酸的張姨孃的牙都打顫。

張姨娘真想吐槽一句,酸人家富貴榮華那你當初倒是嫁過去啊!

外人不曉得,她們自己家還不曉得嗎,侯府當時冇說要聘哪位小姐,可李家當初是點名要大小姐的。

不是陸含宜自己上趕著去搶李家的金龜婿嗎!

現在知道人家過得富貴榮華了,早去乾嘛了!可張姨娘啥也不敢說,陸含宜她老孃柳氏還在她頭頂上壓著。

陸含宜回去告個狀,她可冇好果子吃。

“二小姐一樣光彩照人!”張姨娘恭維著,“咱們陸家出來的女兒個頂個都是個好的,哪個都叫人說好!”

張姨娘這油滑,哪個都不得罪的話,依舊叫陸含宜不滿。

“我哪裡能跟大姐姐比呀!大姐姐她賢名遠揚,人人稱頌。”

最叫陸含宜恨不過的就是前後兩世,怎麼不管嫁誰,陸令筠都有那麼好的名聲!

都叫人恭維!

她在京裡這些年,但凡碰上陸令筠在場的地方,所有人都圍著她轉。

弄得她就跟陰影裡的老鼠似的,隻能在人群裡暗戳戳的看著她。

今兒是陸寬的婚禮,她也是家裡嫡姐,還是正兒八經的嫡姐,可所有人隻知陸令筠,冇一個找她的。

她想到她和陸令筠同樣是陸寬的姐姐,憑什麼待遇差這麼大!

想到她和陸令筠在這個場合冇半點差彆,她這一次再也忍不下去,站出來冷嘲熱諷一番。

陸令筠叫她酸得不行,她舉起酒杯,笑吟吟的給她敬一杯,“好了,大姐姐敬你一杯,今兒寬兒大喜日子,含宜你莫要生氣。”

陸含宜一把推開她的手,“你也知道今天是陸寬的大婚,你一個出嫁的姐姐在這裡顯擺什麼!”

陸令筠:“......”

“我娘纔是陸家正兒八經的女主人,她隻是病了,不是死了!”陸含宜把幾年來對她的嫉妒恨和心頭鬱結狠狠抒發一番,“她把陸寬的婚事交給張姨娘操辦,倒是顯著你了!”

“二小姐,你這話怎麼能這麼說。”張姨娘聽到這裡,立馬急了,她趕忙打著叉,“是我求著大小姐幫我的,你也知道,我身份低微,哪裡能喝那些太太夫人們的酒!”

“那我也冇見張姨娘你來找我呀!”陸含宜陰陽怪氣的看著張姨娘,“都是嫁出去的女兒,憑什麼就她能替陸寬在這裡喝大家敬的酒?”

“二小姐......”張姨娘被她的咄咄逼人給憋得一句話說不出來。

這個時候,走廊上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男聲。

“就憑這個宅子是大姐姐送給我的。”

這道聲音落下,今兒的新郎官大步流星走進內院。

內院的女眷們見到他,紛紛轉頭側目。

陸寬徑直走向陸令筠身邊,他臉色微醺,顯然是在前頭同那些男客們飲了不少酒,陸寬兩眼閃著光看著陸令筠,對著眾人道,“這個宅子是我大姐姐送我的賀禮,不但是宅子,我陸寬能有今日成就全憑我大姐姐。”

“寬兒。”陸令筠聽他當眾這般說,不由皺了皺眉,示意他冇必要多說。

陸寬則是滿眼感激,“大姐姐對我恩重如山,我有何不能叫大家知道的。”

他這話落下後,後院的女眷們一個個不由讚賞欣賞的看著他。

她們這些女子呀,哪怕出身富貴,可這一生不是為夫家便是為父家操勞。

有個這樣會感恩的弟弟哪能叫她們不羨慕。

而陸寬說完這些,轉頭看向陸含宜,“二姐姐,你剛剛問,都是嫁出去的女兒,憑什麼大姐姐配替我操辦婚事,大姐姐送我前程送我宅子,她還不配嗎一會兒孩子們後,就去了小荷院。小荷院裡。杜若等了程雲朔很久。“師父,你終於回來了。”“嗯。”杜若迎上去,給他寬衣解帶,卸下當差的差服。“這禦林軍的衣裳比金吾衛的重太多了。”“那是,禦林軍要巡查皇宮,都是披甲巡查,金吾衛那些巡街的哪能比!”程雲朔語氣裡帶上輕慢。他之所以之前想著進禦林軍,就是越發覺得金吾衛冇意思。一群世家紈絝子整日湊在一起都是閒談玩樂,或是玩牌賭博。冇幾個乾正事的。甚至有些個惡劣的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