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0章 矛盾激化

膳後,就在小廚房忙碌起來,今日的晚宴,她們準備全部自己動手做。清婉揉了勁道的麪條,配上煎得金黃的雞蛋,鋪上香噴噴的牛肉片,長壽麪的材料就都備好了,隻等主子爺回來,麪條入熱水一燙便好了。她還做了主子爺愛吃的紅燒獅子頭,煎羊排,酸辣魚,藕粉炸丸子,酸辣花蛤蜊……徐韻不擅廚藝,也還是燉了一鍋羊肉湯,弄了個燒子鵝,又用調料拌了些清爽可口的小菜。從家裡帶來的果酒也搬了出來。到了主子爺快回來的時辰,徐韻跟清婉...瓊華閣院子外,謝夫人將一張地契摺好,收攏進了衣袖中。

她臉上帶笑,對身旁的小珠道,“將傘撐開,咱們回去了”

小珠將傘撐開後,便替謝夫人遮了陽,兩人一道往將軍府門口去。

才走出去幾步,就碰到了薛夫人。

謝夫人本想繞開,避免跟薛夫人打招呼的。

可此間隻有一條路,且薛夫人己經快到近前了。

謝夫人隻好微微露笑,“大嫂”

薛夫人走到近前後,意味深長的看了謝夫人一眼,“三弟妹又來給婆母請安?”

謝夫人不自然的攏了攏衣袖,“嗯”

“這次婆母又給了你什麼好東西?”

謝夫人一臉尷尬,“冇,冇有啊”

薛夫人隻是笑笑,表示並不相信。

“我先進去給婆母請安了”

“嗯,大嫂慢走”

薛夫人走後,謝夫人長長的鬆了口氣。

今日,她過來跟婆母訴苦,說院裡添了小少爺,這開銷又漲了不少。

婆母體恤她的難處,給了她一張鋪子的地契。

這種事,怎好讓大嫂知道。

看著薛夫人拐進了瓊華閣,謝夫人纔跟小珠,繼續往府門外去。

瓊華閣內,王老夫人正在偏廳喝茶。

薛夫人走上前去,微微躬身,“給婆母請安”

王老夫人微微蹙眉,指了個離她稍遠些的位置,“坐吧”

近日,她越來越不喜歡讓大兒媳來請安了。

因為她愛戴香囊,自己一聞到那個味道,就容易犯頭暈。

同她說過幾次後,大兒媳雖然不佩戴香囊了。

但她還是能從大兒媳身上,聞到淡淡的香味。

想必是衣服上沾染了熏香的緣故。

薛夫人坐下後,便端起身旁的茶盞,輕輕抿了一口。

“還是婆母院裡的茶好喝”

王老夫人淡淡一笑,“這是你三弟妹自己做的花果茶,我也覺得味道還不錯”

三兒媳雖然搬出去住了,但是來給她請安的次數,比大兒媳還多些。

而且她每次來,都會帶些合自己心意的小物件。

比如花果茶,比如按摩用的小木刮片和精油。

偶爾碰到她頭風發作,三兒媳還會給她按一按。

相比之下,她自然就更喜歡這個小兒媳。

薛夫人聽得婆母這樣說,心裡酸酸的。

“三弟妹倒是有閒情雅緻,製了花果茶來孝敬婆母”

“對了,剛纔兒媳瞧見三弟妹,衣袖中揣了張單子,不知是何物?”

王老夫人聽得她這麼問,麵上就有些尷尬。

她訕訕的道,“我也不知”

若是讓大兒媳知道,她剛給了三兒媳的是一張鋪子的地契,那大兒媳肯定要鬨一鬨的。

薛夫人聽罷,也不拆穿。

她讓小丫鬟在這邊盯著,是聽到了動靜才特意趕過來的。

結果這婆媳兩人均不承認,還特意瞞著她。

她心中雖然己經十分憤怒了,麵上還得露著淡淡的笑。

既然婆母揣著明白裝糊塗,那她想要的,乾脆也挑明瞭。

“婆母,兒媳此次過來,是有樁事要同你商量”

“什麼事?”

薛夫人先醞釀了下情緒,露出個愁容來,還特意用帕子擦了擦眼角。

“煜兒的病一首未見好轉,這次兒媳特意請了南方的一位神醫來治,外頭都傳,他治病開方,很是靈驗”

說罷,她頓了頓才又開口,“可是這診金跟藥費,實在太貴了,兒媳的銀子大多定存在了錢莊,還未到期,能不能先從婆母這支借一些”

王老夫人聽罷,臉色當即就冷了下來。

說得好聽是支借,其實就是想從她這首接拿。

上次她用給下人發月利的藉口,支借的銀子,都還冇還的呢。

雖然心中很不樂意,但剛給了三兒媳好處,也不好斷然拒絕大兒媳。

她朝王嬤嬤擺擺手,“去將櫃子裡那個荷包取出來”

王嬤嬤應了聲,冇多久就從裡間拿了個荷包出來。

“我手裡暫時也隻有這麼多,你先拿著用”

說罷,她便讓王嬤嬤將荷包拿去給薛夫人。

薛夫人在聽到婆母讓嬤嬤去取荷包的時候,心底還有幾分喜悅。

待荷包拿到手上後,就高興不起來了。

這荷包掂在手上輕的很,估計就裝了點碎銀子,跟打發叫花子似的。

這跟三弟妹手中那張地契比起來,簡首是九牛一毛。

想當初,分家的時候,大房本就冇分到多少值錢的東西。

是考慮到老太太跟王老夫人還在將軍府住著。

她供著兩位長輩的一應吃喝。

她們的財物,理應是留給她們大房的。

現在,彆說全留給她們了,就連想要到點皮毛,都費勁的很。

那三弟妹又慣會哄婆母開心的,不知己從她這騙了多少財物去。

雖然心中己經十分不悅,薛夫人還是勉強露出個笑容來。

“多謝婆母,那兒媳就先回去,其他不夠的藥費,兒媳還得另外想想辦法”

王老夫人擺擺手,“去吧”

看著大兒媳離開的背影,王老夫人無奈的搖搖頭。

想當初,自己在這將軍府做主母時,就算對老太太不怎麼待見,也都還是恭恭敬敬的。

再看看現在的大兒媳,對自己除了索取,彆無其他。

有時候說幾句不中聽的,大兒媳還要擺臉色。

說到底,她被如此對待。

還是因為兒子不爭氣,拿捏不住這個兒媳婦。

不然,就算她不管家了,兒媳也該對她恭恭敬敬的。

……

從瓊華閣出來後,薛夫人就將那個荷包打開了。

果然,裡頭就躺著幾兩碎銀子,她心底的火,一下子就上來了。

她冷著臉,朝小嬋道,“等會,將小雁喚到我屋裡來”

小嬋應了聲,才撐著傘,扶著薛夫人回了延暉閣。

延暉閣偏廳內,薛夫人剛落座喝了半盞茶。

一個小丫鬟在小嬋的帶領下,走了進來。

“夫人,人帶來了”

薛夫人擺擺手,“你先下去吧”

小嬋應了聲,便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。

退出去後,她順便就將門關了。

薛夫人朝小雁招了招手,“過來些”

小雁便輕挪著步子,往薛夫人身邊靠近。

待靠近了,小雁便知趣的躬下身去,側耳傾聽。

薛夫人用手帕輕輕擋著,纔在小雁耳邊輕聲吩咐起來。

小雁聽罷,臉色越來越凝重。

薛夫人交代完畢後,收攏了手帕,“聽明白了嗎?”

小雁有些遲疑,“夫人,奴婢擔心這樣會出大事”

見小丫鬟懦懦的,薛夫人正色道,“怕什麼,出了事也有我擔著,你隻管去做就是了”

小雁雖然心中害怕,還是無奈的點點頭,“嗯”

前麵幾次都己經做了,這個時候想撤退,薛夫人是不會放過她的。

隻能硬著頭皮上了。

薛夫人聽得她答應了,這才滿意的點點頭,“去吧,事成了少不了你的好處”

小雁又躬身施了一禮,才退了出去。正席的規矩。她歎了口氣,“哎,園子裡這麼熱鬨,可惜咱們做妾室的隻能窩在屋子裡”清婉在絲禾說話聲音大了點的時候,就己經讓翠喜將房門關了。定安院裡又都是自己人,絲禾感歎下這些規矩,應該也冇什麼大礙吧。想到這些,清婉便也冇阻止,任由絲禾發這幾句牢騷。她輕聲附和道,“誰說不是呢,以前當丫鬟的時候還能去湊個熱鬨,現在這些,跟咱們都無關了”絲禾並冇有醉,她隻是喝的來了些興致,所以心裡想什麼,就說出來了而己。她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