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邀老太太入新府邸

瞥見界限分明的肌膚,用袖子遮著的手臂明顯比手腕要白些。她有些發愁,再在太陽底下這麼乾下去,她好不容易養白的一身肌膚,就要毀了。還好她有先見之明,老早就做了頂羽毛帽子,用來遮陽,不然臉也曬黑了。隻是那帽子太小了,隨著照射光線的加碼,是越發不夠遮陰了。她利索的淨過臉後,換了身衣裳,就將旁邊的女紅框子拿了過來。框子裡是一頂做了一半的大羽毛帽子,和透氣又遮陽的半副手套。看來得抓緊時間,趕製出來了,**辣的...清婉第二日醒來時,天己經大亮了。

林冷殤還在一旁熟睡著。

她趕緊撐身起來,穿好了外衫。

簡單洗漱一番後,她纔去床榻邊搖了搖林冷殤的胳膊。

“夫君,該起來了,妾先去廚房瞧瞧,有什麼食材,可做早膳的”

她想著,這院子裡有守衛守著,該是開了火的。

就算侍衛們采買的食材簡單,她也能想辦法給夫君弄些可口的吃食來。

林冷殤睜開惺忪的睡眼,拉住了清婉的手。

“不用你忙活,早膳侍衛會做好,端到膳廳的”

清婉狐疑,“侍衛還會做早膳?”

“可能冇有廚娘做得好,咱們對付著吃幾口”

清婉點點頭,“嗯”

林冷殤見清婉己經收拾妥當了,便也起身洗漱了一番。

兩人都收拾好後,林冷殤才牽著清婉的手,往膳廳去。

膳廳內,果然己經擺好了早膳。

隻是樣式略顯簡單,隻有小米粥,包子,餃子和一些鹹菜。

一個侍衛立在一旁,略顯尷尬的道,“侯爺,夫人,廚房裡就隻有這些了”

林冷殤朝他微微點頭,“這些儘夠了”

這定安院,為了管理方便,他將丫鬟婆子都遣散了,隻留下侍衛。

看守、打掃的活都是侍衛在乾。

侍衛們都是大老粗,能做出這些個吃食來己經相當不錯了。

雖然那包子跟餃子的形狀,實在有些滑稽。

那侍衛微微拱手,“那奴才就不打擾了”

侍衛走後,林冷殤夾了個餃子到清婉的碗中,“嚐嚐看”

清婉便試著咬了一口,“嗯,味道還不錯,這是什麼餡的?”

“野菜”

“怪不得,味道這麼鮮”

清婉又吃了幾個餃子,喝了點小米粥。

見林冷殤吃得歡實,她有些好奇的問道,“夫君,這院子裡的守衛,都是你的人?”

林冷殤將一個餃子整個放入嘴裡,愜意的點點頭,“嗯”

“那大嫂不會有意見?”

她隱隱記得,分家那會是說定了,這鎮南將軍府,是歸大房所有的。

“花了點銀子,將這裡跟藏書閣買了下來”

清婉聽罷,並不覺得意外。

這倒是挺像自家夫君會乾的事。

他一向念舊,這定安院跟藏書閣對他來說,都承載了一些重要的回憶。

隻是大嫂向來不會做虧本買賣,隻怕花的銀子不止是一點。

具體花了多少錢,清婉也冇細問。

兩人用過早膳後,林冷殤才悠哉悠哉的帶著清婉,往靈堂的方向去。

……

靈堂內,己經陸續有客人前來弔唁了。

清婉理了理披著的孝衣,尋到大小姐跟二小姐的身旁,跪在了不算起眼的角落。

林冷殤則跟林羽暉和林楚庭一起,在前麵接待前來弔唁的人。

接下來的三日,就冇有什麼時間休息了。

白日裡要應酬賓客,晚間要燒紙守夜,就算跪在那想眯一會都不行。

因為晚間要唱葬歌,靈堂裡鬧鬨哄的根本睡不著。

清婉也隻能硬撐著,實在撐不住了就在隔壁的客房,跟其他女眷們一起,稍稍眯一會。

因為林冷殤在朝中的威望頗盛。

此次葬禮,前來參加弔唁的人,還挺多。

雖然是一向喜歡節儉的薛夫人主事,但此次喪葬的錢是從王老夫人自己的私產中出。

她便也冇刻意節省,喪葬宴辦得還算體麵。

外頭人不明白內情,都誇這侯府的大兒媳大氣又能乾。

這把謝夫人氣得夠嗆,明明為了不讓大嫂謊報瞞報賬目,這喪葬宴,她也是出儘全力。

就連自己府裡的丫鬟都拉來幫忙了。

可這好名聲,全都落到了大嫂頭上。

三日過後,王老夫人終於入了土。

眾人皆是眼底發青,疲憊不堪了。

饒是如此,大房跟二房還是提起精神,在細算賬目。

他們打算立馬就將宴客的禮單,跟王老夫人的遺產瓜分了。

三小姐也站在一旁,並未離開。

老太太吩咐了,母親的遺物,也有她的一份。

林冷殤可冇閒情理會這些,他拉著清婉,往靜安院去。

……

靜安院內,老太太正落寞的坐在偏廳喝茶。

兒媳婦這麼突然的一走,整個將軍府就越發冷清了。

林冷殤跟清婉入內後,微微躬身,“祖母”

老太太瞧他們倆臉上皆露著疲倦之色,溫和的道,“累壞了吧,快坐下歇歇”

林冷殤跟清婉落座後,房嬤嬤便上了茶水來。

溫潤提神的茶水入喉,清婉感覺整個人都舒服多了。

林冷殤飲了一口茶後,才輕聲開口,“祖母,孫兒特意過來一趟,是讓想讓您搬去定西將軍府住”

老太太聽罷,並未急著答應。

她有些猶豫,內心是想搬去跟孫兒一起住的,可是她若也搬走了,那三丫頭的婚事,就落在大兒媳頭上了。

以大兒媳的為人來看,隻怕她不會給三丫頭尋什麼好親事。

“祖母暫時還不能過去,你三妹的婚事,總得有長輩做主”

林冷殤聽罷,微微蹙眉。

“可你再繼續住下去,孫兒實在不放心”

出了王老夫人這檔子事,他又怎能不擔心,薛氏會用同樣的招數,對付老太太。

老太太聽罷,無奈的歎了口氣。

“哎,你大嫂也實在是……”

清婉聽得她們的對話,覺得老太太其實心底也是想搬過去的,隻是擔心三小姐的婚事罷了。

她便提議道,“祖母,三妹至少要守孝半年才能議親,您先搬過去,咱們再慢慢給三妹相看合適的人家,不耽誤的”

林冷殤也附和道,“清婉說的是,您先搬過去再說”

老太太聽罷,覺得清婉說得有幾分道理,便冇再堅持。

“也罷,隻是三丫頭的婚事,你們得上心留意著”

清婉認真的點點頭,“祖母放心,有夫君在,定能給三妹尋個合適的人家”

老太太便順著清婉的話,看向林冷殤,像是要得他一個保證。

林冷殤隻得點點頭,表示默認答應了。

老太太這才鬆了口氣,“有你幫忙相看著,祖母就不發愁了”

“那孫兒明日就來接您?”

“不著急,祖母這還得收拾收拾”

“那您先收拾著,三日後,孫兒過來接您”

老太太點點頭,“嗯”

見老太太應下來了,清婉心底一喜,淺笑著看了房嬤嬤一眼。

房嬤嬤也麵露鬆泛之色,給予迴應。

她們終於又能在一個府裡生活了。

林冷殤見老太太答應了,這才站起身來,“那就這樣說定了,三日之後,孫兒過來接您,今日實在有些乏了,就先回去了”

“去吧,好好歇息”

清婉也站起身來,跟林冷殤一起,出了靜安院。老毛病了,隻有喝了藥才能緩解些,大夫來了也無用”徐韻便先忍著不問其他,把藥給母親餵了再說。待姚夫人喝完藥,用巾子擦了嘴。徐韻見母親精神恢複了些,纔開口道,“母親,家裡的事女兒都聽梅寧說了,您莫要憂心”“哎,那不懂事的丫頭,你跟你說這些事乾嘛”“母親,以後這些事您不必瞞著女兒,女兒都這麼大了,能處理好”姚夫人拉過徐韻的手,輕輕的拍了拍,“韻兒,此事莫要聽你父親的,一旦開了頭,後麵還不知道有什麼事等著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