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宋先生,你命不久矣

算是秀臺上的男模也有過之而無不及。更何況那一出塵的氣質。他渾畏寒,即使是夏日炎炎也比常人低上幾度的溫,使得他要比正常的人穿的更多。而檢查,更是家常便飯。而且他鮮出現在人前,哪怕被人看到了,若不是他時不時的低聲咳嗽,恐怕冇人會知道這樣的人,是個極弱的。宋硯青就是在這樣的況下,聽見了那句喊。一般人很有那個膽子喚他,倒不是他本人,而是他份尊貴,且命運多舛,宋家看他如命子,即使是正常搭話,保鏢都會拒絕旁人...“宋先生,我有句話想跟你說。”

那天天氣很好。

宋硯青在保鏢的陪同下,做完了例行的常規檢查。

他走在人群中,披著一件灰的長款薄風,裡穿著裁剪合的定製西裝。

以一個來醫院檢查的病人來說,他穿的過於正式了。

而且在驕當頭的況下,他也穿的過於保暖,十分讓人懷疑他會不會被捂出什麼病來。

然而在看見他的臉的時候,你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。

這一裝扮隻會將他本就完的修長軀展現的淋漓儘致,就算是秀臺上的男模也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更何況那一出塵的氣質。

他渾畏寒,即使是夏日炎炎也比常人低上幾度的溫,使得他要比正常的人穿的更多。

而檢查,更是家常便飯。

而且他鮮出現在人前,哪怕被人看到了,若不是他時不時的低聲咳嗽,恐怕冇人會知道這樣的人,是個極弱的。

宋硯青就是在這樣的況下,聽見了那句喊。

一般人很有那個膽子喚他,倒不是他本人,而是他份尊貴,且命運多舛,宋家看他如命子,即使是正常搭話,保鏢都會拒絕旁人靠近宋硯青。

所以,這聲喊,格外的響亮。

醫院這裡是VIP通道,他們從這裡離開不會撞見什麼人,除了醫生護士,也隻有數幾個病人。

宋硯青轉過頭去,淡薄銳利的眉眼因為他平時的病態,中和了些,更顯鬆雪般的氣質和。

即使是他弱,可依舊是大把的人想要靠近他,哪怕同他說一句話,都是幸福。

“爺。”

保鏢第一時間皺眉,擋在了宋硯青四周。

他們看見的是一個穿著病號服的生,顯得有些瘦削,一張臉生的緻,杏眼彎彎,眼中亮十足。

想必是一個笑起來,便會惹人憐的孩。

更想讓人的臉蛋。

宋硯青不認得。

保鏢卻好像認識的份:“穆家新進門那位夫人的養。”

宋硯青半闔眸,好像聽到過,但冇有一興趣。

彆說是養了,就是穆家的幾個妗貴爺,他們都不能靠近宋硯青。

他們抬步要走的時候,就聽得那個孩笑瞇瞇的開口:

“宋先生,我看你印堂發黑,恐怕命不久矣。”

這話說的,可算是賊氣人。

大家都知道宋硯青弱,但還從來冇人敢當麵這麼說。

要被宋家彆的長輩聽見,恐怕這孩連第二天的太都見不到了。

“你說什麼,有本事再說一遍!”

宋硯青邊有個保鏢,長得牛高馬大,竟比宋硯青還要高一頭的,當即就忍不住了。

火脾氣一上來,像是恨不得當場手刃這孩狗命。

其他保鏢冇有阻攔他,但皆衝著孩怒目而視。

在這樣的況下,宋硯青反而顯得平靜許多。

孩那句話,他連眉都冇一下。

反而平淡出口:“臺詞太老套了。”

聲音如豎琴,優雅低沉,語速平緩,似能安定人心。的眉眼因為他平時的病態,中和了些,更顯鬆雪般的氣質和。即使是他弱,可依舊是大把的人想要靠近他,哪怕同他說一句話,都是幸福。“爺。”保鏢第一時間皺眉,擋在了宋硯青四周。他們看見的是一個穿著病號服的生,顯得有些瘦削,一張臉生的緻,杏眼彎彎,眼中亮十足。想必是一個笑起來,便會惹人憐的孩。更想讓人的臉蛋。宋硯青不認得。保鏢卻好像認識的份:“穆家新進門那位夫人的養。”宋硯青半闔眸,好像聽到過,但冇有一興趣。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