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開閘泄洪

發此刻淩得有些狼狽,碎發遮眼,本能地了一下額前的頭發,微微仰首,和的下顎線條包裹著清潤微翹的下,白瓷玉般的致五恍若天。短發及耳,帥氣的肩頸線條一覽無,在微弱的線下,好一個明眸皓齒的年,哦不,是。林淺用薄被裹著自己的口,薄被下麵是潔無暇的子。昏暗的房間,一雙葡萄眼靈而又明亮,左右偵查著這裏,這裏充斥著一複雜的味道,酒味、香水味、煙味,還有男人的……令人作嘔的味道。整個人痠麻脹痛就跟散了架一樣,特別是...第1章開閘泄洪

當那個男人下來的時候,林淺是有覺的,隻是無奈四肢乏力不能反抗。

一陣撕心裂肺的脹痛讓嚐到了生不如死的滋味,守了20年的清白就這麽被一個惡心的糟老頭給奪走了。

大伯竟然為了錢把賣給一個五十好幾的糟老頭。

那是的親大伯啊。

不該對他們沒有防備之心的。

恨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林淺漸漸有了意識,睜開眼,外麵的天已經微亮,一手指,能了。

林淺撐著破碎的子坐起來,利落的短發此刻淩得有些狼狽,碎發遮眼,本能地了一下額前的頭發,微微仰首,和的下顎線條包裹著清潤微翹的下,白瓷玉般的致五恍若天。

短發及耳,帥氣的肩頸線條一覽無,在微弱的線下,好一個明眸皓齒的年,哦不,是。

林淺用薄被裹著自己的口,薄被下麵是潔無暇的子。

昏暗的房間,一雙葡萄眼靈而又明亮,左右偵查著這裏,這裏充斥著一複雜的味道,酒味、香水味、煙味,還有男人的……令人作嘔的味道。

整個人痠麻脹痛就跟散了架一樣,特別是兩之間,一就扯著一樣,火辣辣地疼。

旁的男子還在睡,他是趴著睡的,腦袋背對著,微弱的線讓隻是看到了模糊的背部廓。

他沉穩均勻的呼吸聲,不大,要仔細聽才能聽到。

不要臉的糟老頭,待我淺小爺養蓄銳,一定你後悔莫及。

林淺小心翼翼地揭開被子,慢慢地下床,在地上撿起一團服,手抖著趕穿上。已經顧不得服破不破了,得趁男人醒來之前逃出去。

對,逃出去!

可是,事與願違,當剛站起來想要往門口跑的時候,右了一下,整個人對著地麵一頭栽了下去。

“咣當”一聲,什麽東西被的手給下來了?是他的子,頭上係著皮帶,皮帶頭是金屬質地,落地有聲。

床上的男人明顯被吵醒了,雙手一撐要起來。

林淺著急啊,右手擒住皮帶頭,左手抱著子,心一狠,力一發,猛地朝男人的後腦勺上砸去。

“額……”男子發出了一聲悶響,又重重地趴了下去。

林淺沒想太多,丟掉了子,踉踉蹌蹌地跑出了房間。

必須,逃出去!

天大亮,李不言按響了主子房間的門鈴,可是裏麵無人響應,於是,他直接刷卡進。

一進去,見到眼前的景,李不言的心都抖了起來,“首長,首長,你怎麽了?”

“嘶……”顧城驍眉頭蹙,一夜宿醉,前麵昏,後麵痛,頭好像被什麽東西蓋著。

李不言堂堂七尺男兒,嚇得都快哭了,“首長,萬幸您終於醒了,您沒事吧?能不能告訴我發生什麽事了?”

昨天晚上首長喝了酒,他送首長到房門口時,首長明明很清醒,還讓他早點回房休息,早知道他一定送首長進屋,確保安全了再離開。

李不言扶著顧城驍慢慢坐好,顧城驍看到枕巾上麵的,覺耳朵邊也有,他手往後一,痛。

再看看李不言手裏的他的子,他的臉瞬間黑了,誰把子蓋他頭上的?!

李不言仔細打量著皮帶頭,上麵那顆名貴的黑曜石沾染著同樣的跡,他不可思議地說:“不可能吧,您自己打的?”

顧城驍深邃的雙眸剜了他一眼,“我又不傻!”他的眼神默默地飄到了旁邊,潔白的床單上染著一朵大紅花,果然!

意識到是被人襲擊的,李不言立刻說:“首長,我馬上聯絡醫院和警方。”

醫院,貴賓休息室,顧城驍著整齊地佇立在窗前,他頎長的姿優雅地立著,濃眉如墨,眼如點漆,波瀾不驚的麵間著沉穩大氣,眉宇間的專注又著幾分不羈與張揚。

接近一米九的高足以俯視眾人,清貴的影世獨立。

昨天晚上的事他記得很清楚,那點紅酒還不至於讓他酒後。他準備洗澡,忽然發現床上躺著一個白年,窗外皎潔的月把那年照得一清二楚,年麵目清秀得猶如落凡間的靈。

顧城驍當下就發怒了,他的床連他媽都不允許,更何況是一個陌生年。再則,因為從不近,許多人都在傳說他在部隊呆久了喜歡男人,這一刻,他也有些恍惚,甚至懷疑自己的取向是不是真的有問題。

他二話不說一把揪住了年口的領,想用實際行證明他纔不喜歡男人。

可是,等等……的?

那一刻,他如遭電擊般僵在原地。

近距離的檢視,他看清楚了,這不是年,而是一個,帶著清香的,極佳的,令人遐想的。

也不知道真是酒的緣故,還是為了證實自己的取向沒有問題,他心的怒火一瞬間轉變了**,一點一點地放鬆了警惕,一步一步地靠近了。

想到這裏,顧城驍皺起了眉頭,平靜的臉上平添了幾分怒氣,我的自製力怎麽可能這麽差?!

出任務的時候,也不是沒有**,有姐,有蘿莉,各種型別,可他都是逢場作戲點到即止,偏偏昨晚那個比較中的,無論是青的,還是拒還迎的姿態,都那麽準地對上了他的胃口。

匆匆而來的腳步聲打斷了顧城驍的思緒,李不言拿著報告喜悅地說道:“首長,您的後腦勺隻是皮外傷,沒有大礙,各也沒有其他的傷。”

顧城驍冷漠直言,“是你太張,我早就說了我沒事。”

李不言戰戰兢兢地說道:“首長,您的事就是大事,怎麽能怠慢?幸虧檢查得詳細,不然也不知道您的中含有‘柳葉春’的分。”

“柳葉春?”

“沒錯,那是一種……藥。”

“廢話,我當然知道。”顧城驍眸一深,到底是誰在給我設套?他話鋒一轉問道:“讓你查的人查到了嗎?”

李不言:“查到了,經過DNA比對,的個人資料都在這裏。”

顧城驍接過資料快速翻閱了一遍,他淩厲的雙眸突然一覷,“你確定是?”

“確定。”首長啊,是不是您還不知道麽!此刻淩得有些狼狽,碎發遮眼,本能地了一下額前的頭發,微微仰首,和的下顎線條包裹著清潤微翹的下,白瓷玉般的致五恍若天。短發及耳,帥氣的肩頸線條一覽無,在微弱的線下,好一個明眸皓齒的年,哦不,是。林淺用薄被裹著自己的口,薄被下麵是潔無暇的子。昏暗的房間,一雙葡萄眼靈而又明亮,左右偵查著這裏,這裏充斥著一複雜的味道,酒味、香水味、煙味,還有男人的……令人作嘔的味道。整個人痠麻脹痛就跟散了架一樣,特別是兩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