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1:彷彿是一場夢

這麼睡過……夢裡有誰,養母和姐姐那得逞的笑,是代嫁到霍家的,說起來還是可悲呢。當一進老宅子徐伯言又止的怪異,還是讓簽署結婚協議時大律師眼裡的別有深意,都不是嗎?是的,今天被迫嫁人,沒有婚禮沒有酒席,甚至新郎不曾見過,而卻失去了自己的人,這一切是爲了報答烏家養育十八年的恩!睡夢中有什麼在的上,微微顰眉扭著軀耳邊卻傳來急切的呼吸,帶著涼薄清木香的味道吸的肺葉,刺激了的。是什麼?隻是覺得很熱,像是有千萬...自從踏霍家在半山的老宅子,烏子菁就把心吊在了嗓子眼,然,並沒看見傳說中半不遂,燒的麵部全非的丈夫。

冷的山風,蕭瑟的夜,安靜的四周,除了管家徐伯和徐嬸,這幢如古堡的百年大宅再沒有旁人,充滿了蕭瑟腐敗的氣息!

這是老宅還是鬼屋,要嚇死人的節奏嗎?

子菁撥出一口氣,裡還是剛纔徐嬸讓喝的安神湯的草藥味,初來乍到不好駁了老人家的麵子,躺在牀上沒幾分鐘眼眸就瞌上了,白皙泛著潔的臉上表安詳帶著淡淡的笑,從來沒有這麼睡過……

夢裡有誰,養母和姐姐那得逞的笑,是代嫁到霍家的,說起來還是可悲呢。

當一進老宅子徐伯言又止的怪異,還是讓簽署結婚協議時大律師眼裡的別有深意,都不是嗎?

是的,今天被迫嫁人,沒有婚禮沒有酒席,甚至新郎不曾見過,而卻失去了自己的人,這一切是爲了報答烏家養育十八年的恩!

睡夢中有什麼在的上,微微顰眉扭著軀耳邊卻傳來急切的呼吸,帶著涼薄清木香的味道吸的肺葉,刺激了的。

是什麼?隻是覺得很熱,像是有千萬隻螞蟻將啃噬,又像是有數條小蛇纏繞在上……

無意識的想掙紮,可越是想掙紮越是被困住,接著是細膩溼熱的落在的脖頸上一路下。

如玉的在夜中渲染上瑰麗的紅,舞的四肢滿的曲線,卻刺激了上的那個材健碩的男人……

著微弱的月可以看見男人帶著銀的麵,冷的線條下著的臉頰更加刺激了還有他。著麵看著下的人,那雙眼眸微微瞇了起來,彷彿籠罩著一層霾欣賞人嫵的風。

“人……你是我的了……”

翌日,烏子菁迷迷糊糊的醒來,覺得子沒力氣整個人綿綿的,一太,難道是睡的比較死沉的緣故。

下了牀隨手抓起睡袍套上走進浴室,做著機械的作刷牙洗臉,然後驚一聲,要不是這裡宅深院子大估計徐伯徐嬸都該聽見了。

鏡子裡,自己脖頸上的斑斑點點痕跡然,這是什麼?

用纖細的手指沿路下,脖頸,甚至是部的部位都有這種痕跡啊!

難道是過敏了!

烏子菁擡眼一看錶,要遲到啦,沒多想什麼,穿上服奔下樓,學校今天有一個很大的募捐活,怕趕不及。

“夫人,早餐已經做好了可以吃了。”徐嬸恭敬的說。

烏子菁愣了一下,還不太習慣這個稱呼,看著餐桌盛的早餐,有些不好意思,“徐嬸,早餐我就不吃了,時間已經來不及了。”急急忙忙的跑出霍家大宅。

徐嬸看著離開的烏子菁不皺了一下眉頭,然後和徐伯對視一下,其中彷彿是有著什麼一樣。迷糊糊的醒來,覺得子沒力氣整個人綿綿的,一太,難道是睡的比較死沉的緣故。下了牀隨手抓起睡袍套上走進浴室,做著機械的作刷牙洗臉,然後驚一聲,要不是這裡宅深院子大估計徐伯徐嬸都該聽見了。鏡子裡,自己脖頸上的斑斑點點痕跡然,這是什麼?用纖細的手指沿路下,脖頸,甚至是部的部位都有這種痕跡啊!難道是過敏了!烏子菁擡眼一看錶,要遲到啦,沒多想什麼,穿上服奔下樓,學校今天有一個很大的募捐活,怕趕不及。“夫人,早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