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陌生男人,帶我走-jh8689

我滾!」陳柏安宴請陸硯北,本是想討好他,如今卻鬧這樣。他一腳踹在張空椅上,撞到桌子,震落酒瓶,玻璃渣和酒水灑了一地,包廂瞬時如死一般寂靜。**徐挽寧步行離開酒店,剛走幾步,天空就淅瀝飄起了小雨。怎麼這麼倒黴!陳柏安今晚的舉和言語深深刺激了,的確是被家裏賣了的,想到這裏,徐挽寧忽然就不願回家了,鬼使神差的進了一家酒吧,想一醉解千愁。陸硯北也沒想到一天之,能見到兩次。第一次,被人強迫跪下酒。第二次,居...「怎麼?讓你喝杯酒就這麼難?」

包廂,燈流轉,觥籌錯,所有人的目都集中在徐挽寧上,陳柏安端著酒杯遞到跟前,強迫喝酒。

「我不想喝。」徐挽寧拒絕。

「不想?」

「你想上哪個人的床,我不乾涉,今晚你說要招待貴客,讓我過來,我來了,是給你麵子,也請你對我尊重點,我是你的未婚妻,不是出來陪酒賣笑的!」

訂,某人花邊新聞滿天飛,讓徐挽寧淪為整個江城的笑柄。

不在乎,商業聯姻本就沒。

今晚他邀請的客人無故爽約,居然把邪火發泄在自己上,強迫喝酒。

陳柏安端著酒杯,靠近,「徐挽寧,我喜歡聽話的人。」

「我真的不想喝。」

再度被拒,徹底點燃了陳柏安的怒火。

訂婚多年,兩人見麵次數屈指可數,徐挽寧生得細眉淡目,一副弱綿的模樣,誰又能想到子這麼烈。

陳柏安輕笑,「那我就親自餵你喝!」

他說完,忽然住的下,將酒杯對準的,試圖強行灌酒,徐挽寧瞳孔微,本能抬手,揮開他的手臂。

「啪——」

酒杯落地,瓷片混雜著酒水,一地狼藉。

在場所有人都驚得瞠目結舌。

「陳柏安,你瘋了!」徐挽寧氣得咬牙,「你心裏有火去別撒,我不是你在外麵的那些人。」

陳柏安一把扯住的胳膊,眼底俱是怒意。

「徐挽寧,你以為自己是個什麼東西,你不過是我家花錢買來的。在我眼裏,和外麵那些出來賣的人相比,你隻是……」

「貴一點而已!」

「平時都不給,你裝什麼清高。」

當初聯姻,徐家的確拿了陳家一大筆錢。..

在場眾人嗤笑,徐挽寧覺得口好似有一塊大石著,讓無法息,呼吸艱難,抓起包就準備離開,卻又被陳柏安攔住了去路,「今晚你不喝酒,就別想走。」

「行,那我喝。」

這個地方,再也待不下去了。

倒不如順了他的意,趁早離開。

正當端起酒杯時,陳柏安卻指了指地上,「我說的是地上的酒。」

包廂所有人開始鬨笑,氣氛瞬時就熱鬧起來。

「徐大小姐,別愣著,快喝。」

「就是,喝完你就能走了。」

帶頭起鬨的劉暉,陳柏安的一個狐朋狗友,聽說今晚要邀請貴客,他們都拘謹著,現在終於找到點樂子了。

徐挽寧抓手中的包,指節有青白之。

徐家還要仰仗陳家幫襯,還不能得罪陳柏安,但現在……

「跪下,啊。」劉暉咋呼著。

就在此時,包廂門被推開,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。

「在幹什麼?這麼熱鬧?」

眾人聞聲看向門口,男人迎而立,麵部廓深刻分明,冷峻涼薄,一黑,將他本就人的氣場顯得越發斂人。

「小、小叔……您怎麼來了?」

陳柏安驚慌失措,臉上儘是討好之。

徐挽寧心下也微微詫異。

陳柏安他小叔,那他就是——

陸硯北?!

京城陸家,頂級權門,世代勛貴。

徐挽寧沒想到陳柏安今晚宴請的居然就是他,外麪人稱一聲二爺,據說以前當過兵,退役後進陸氏,大刀闊斧改革,手段強勢彪悍。

盛名在外,諸惡不敢犯。

陳柏安在江城也算號人,但是在他麵前,本不夠看,更別提在座的其他人了。

陸家與陳家隔了好幾代的遠親,即便如此,那也是頂頂的排麵。

「我在問你,剛纔在做什麼?」陸硯北繼續追問。

「沒什麼,就是等你等得無聊,鬧著玩的。」陳柏安本以為他不會來了,纔敢這麼放肆,此時驚慌失措給他介紹,「這是我的未婚妻,徐挽寧。」

「鬧著玩?」男人挑眉。

「是啊,你說是不是,寧寧。」陳柏安不斷給徐挽寧使眼,卻沒作聲,倒是剛才蹦躂最歡的劉暉出聲,「二爺,您快坐,可算是把您給盼來了。」

諂討好,像個狗子。

「剛纔是你讓跪下酒的?」陸硯北睨了他一眼。

「我……」劉暉被這記眼神嚇得猛打了個哆嗦,大氣都不敢,急忙解釋,「就是鬧著玩。」

「那你跪下,把酒乾淨。」

陸硯北尋了個空椅坐下,男人手握權柄,即便是坐著,也盛氣淩人。

他的語氣,可不是鬧著玩。

「二爺,我……陳?」劉暉又扭頭看向陳柏安,試圖找他求救。

隻是某人在陸硯北麵前慫得很,大氣都不。

陸硯北曲指,輕叩著桌子,「你若不想,我會讓人親自餵你。」

聲線涼薄,每句話都像冰刃。

尤其是他的眼神,過於銳利,就好似隆冬極寒的風。

乾,淩厲割麵。

「不用,我——」

劉暉跪在徐挽寧腳邊。

就像一隻狗。

包廂,其他人大氣都不敢。

陸硯北垂眸睥睨著地上酒的人,角輕翹,「鬧著玩,你覺得好玩麼?」

徐挽寧打量著他,看著也就二十七八,自帶上位者的威嚴,那種沉穩和驕矜做派,是同齡人一輩子都學不來的。

這場心準備的宴會,潦草結束。

陸硯北隻了個臉就走了,徐挽寧也沒久留。

「陳,那我們也先走了……」其他人看陳柏安臉鐵青,試探著問道。

「走,趕走,都特麼給我滾!」

陳柏安宴請陸硯北,本是想討好他,如今卻鬧這樣。

他一腳踹在張空椅上,撞到桌子,震落酒瓶,玻璃渣和酒水灑了一地,包廂瞬時如死一般寂靜。

**

徐挽寧步行離開酒店,剛走幾步,天空就淅瀝飄起了小雨。

怎麼這麼倒黴!

陳柏安今晚的舉和言語深深刺激了,的確是被家裏賣了的,想到這裏,徐挽寧忽然就不願回家了,鬼使神差的進了一家酒吧,想一醉解千愁。

陸硯北也沒想到一天之,能見到兩次。

第一次,

被人強迫跪下酒。

第二次,

居然獨自在酒吧買醉。你說要招待貴客,讓我過來,我來了,是給你麵子,也請你對我尊重點,我是你的未婚妻,不是出來陪酒賣笑的!」訂,某人花邊新聞滿天飛,讓徐挽寧淪為整個江城的笑柄。不在乎,商業聯姻本就沒。今晚他邀請的客人無故爽約,居然把邪火發泄在自己上,強迫喝酒。陳柏安端著酒杯,靠近,「徐挽寧,我喜歡聽話的人。」「我真的不想喝。」再度被拒,徹底點燃了陳柏安的怒火。訂婚多年,兩人見麵次數屈指可數,徐挽寧生得細眉淡目,一副弱綿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