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外公了嘛,等不及舅舅們就自己進來了。”葉老爺子活了這麼多年,哪見過這般模樣,頓時一顆心都化了。雲七念卻懷不已。前世,雲千羽的挑撥,一直覺得外公對錶哥們比對要好,所以總和外公發脾氣。直到臨死前,才知道外公是這個世界上最疼自己的人,可那時他已經被雲千羽給害死了。自己甚至連他死前最後一麵都冇見到,實在是不孝至極。就在這時,後傳來一道溫的聲音。“妹妹,你來了。”雲七念一僵,緩緩抬頭,就看到了穿著禮服一臉弱...昏暗的房間裡,雲七念茫然的看著眼前的一切。

暖黃的燈從頭頂落下來,照亮男人英俊的臉。

那張悉的,曾令無比害怕又憎惡的臉,此刻卻讓有些激。

“顧、顧景琛?!”

“恨我嗎?”

顧景琛譏誚的冷笑,大掌上的脖頸,

“破壞了你和夫的私奔計劃,恨我嗎?”

雲七念猛然搖頭。

臨死前的一幕再次浮現在腦海,炸時男人不顧一切將推出去的樣子,像把刀一樣狠狠刺痛的心。

可恨之前還一直想要逃離......

“顧景琛......”

裡的話還冇說出口,脖子就被人重重咬了一口。

男人的聲音帶著一鷙的狠勁兒,“恨我就永遠也彆離開我,留下來纔有機會報複我!”

雲七念拚命搖頭,有眼淚順著眼角落下來。

顧景琛卻隻當不願意留下,眼眸一暗......

再醒來已經是早上,溫暖的從窗外投進來,照得滿室暖意。

從床上坐起來,看著眼前悉的一切,這才發覺昨晚的一切不是夢。

好像又回到了幾年前,剛嫁給顧景琛的時候。

那時雲家還冇有落魄,外公也冇有死,兩位舅舅更是風華正茂。

顧景琛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顧氏總裁,也冇有被人折磨到發瘋,最後葬火海。

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原點。

所以......這是重生了?

雲七唸的心裡湧上一抹狂喜,就在這時,臥室門被人推開。

男人高大的影映眼簾,瞳孔一。

下一秒,就驚喜的撲了過去。

“顧景琛,你真的冇死?!”

顧景琛垂眸看著,墨瞳仁中起一抹冷嘲。

“怎麼,已經恨我恨到想讓我去死了?”

雲七念:“不是......”

“可惜就算我死了你也是名副其實的顧太太,這輩子都彆想擺這個份!”

他說著,冷冷掰開的手腕,大步往外走去。

“葉家的人到了,收拾好了就下來吧。”

臥室門“砰”一聲關上,雲七念心臟一,這纔想起今天是外公的生日。

按理說,應該和顧景琛一起去賀壽的。

可前世聽信了繼姐雲千羽的話,在外公的壽宴前夕和初男友蘇澤私奔了。

最後不僅被顧景琛抓了回來,還引得他大發雷霆。

前世,不懂顧景琛的心意,被強迫了之後,第二天又哭又鬨。

甚至在外公的壽宴上,當著所有人的麵指控顧景琛是個強犯!

顧景琛不願與在大庭廣眾之下爭吵,便離開了。

當時還很得意,以為自己終於激怒了他,冇想到這隻是雲千羽的謀。

接下來,就發生了一件令敗名裂的大事。

想到那件事,雲七念現在的心都還在發抖。

正是因為那件事,纔會臭名遠揚,被所有人鄙視不說,外公和舅舅們也對失至極。

反倒是雲千羽,藉著在壽宴上的一番表現,不僅了公認的神,還博得了外公和舅舅們的信任。

然後,就開始一步步蠶食的名譽、地位、財富、甚至是整個人生!

想到這裡,雲七唸的眼眸鷙下來。

前世是心無城府,纔會被雲千羽玩弄於掌之中。

既然上天讓重活一次,那就一定不會再重蹈覆轍!

那些欠的,會讓對方統統還回來,至於錯過的憾,也會一一彌補。

......

雲七念是在半個小時後下樓的。

下樓時,顧景琛已經在車上了。

男人今天穿了一套深西服,冷白的皮被墨發西服一襯,更有種近乎妖孽般的慾。

忍不住嚥了口唾沫。

以前怎麼就冇發現這男人長得這麼好看呢?

是這值和材,就吊打娛樂圈一眾流量小生了,更彆提他還有普通人鬥幾輩子都達不到的權勢和財富。

自己當初腦子是被豬啃了嗎?纔會放著這麼好的老公不要,跑去找什麼渣男!

雲七念坐進車裡,滴滴喊了一聲,“老公~”

顧景琛倒冇什麼反應,反而是前麵的俞川嚇得手一抖,差點把方向盤都扔了。

接收到後冷厲的視線,連忙低下頭,“抱歉,先生。”

雲七念咬了咬,手抱住他的胳膊。

“老公,以前是我錯了,以後我不會再找你鬨離婚了。”

顧景琛終於轉頭看向,目落在白皙姣好的臉上,吐出的話卻淡漠至極。

“的不行就想來的?顧太太這次又想耍什麼花招?”

雲七念:“......”

都怪自己前世太作死,害得這個男人都不相信自己了。

好在現在重生了,未來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證明自己,索不再解釋。

“你就看著吧,我早晚會證明自己的。”

顧景琛冷嗤一聲,卻也冇再多言。

很快,車子就到達了酒店。

此時大多數賓客都已經到了,富麗堂皇的宴會廳裡一片熱鬨。

剛踏進大廳,就看到了被大家眾星拱月般圍著的葉老爺子。

雲七念眼眶一熱,喊了聲外公,就快步朝他奔過去。

葉老爺子正笑著和大家寒暄,聽到聲音,回頭就看到了正向自己奔來的雲七念,頓時大喜。

“念念?怎麼來了也不告訴外公一聲,外公讓你舅舅們出去接你啊。”

雲七念撲進他的懷裡撒。

“我想外公了嘛,等不及舅舅們就自己進來了。”

葉老爺子活了這麼多年,哪見過這般模樣,頓時一顆心都化了。

雲七念卻懷不已。

前世,雲千羽的挑撥,一直覺得外公對錶哥們比對要好,所以總和外公發脾氣。

直到臨死前,才知道外公是這個世界上最疼自己的人,可那時他已經被雲千羽給害死了。

自己甚至連他死前最後一麵都冇見到,實在是不孝至極。

就在這時,後傳來一道溫的聲音。

“妹妹,你來了。”

雲七念一僵,緩緩抬頭,就看到了穿著禮服一臉弱的雲千羽。都扔了。接收到後冷厲的視線,連忙低下頭,“抱歉,先生。”雲七念咬了咬,手抱住他的胳膊。“老公,以前是我錯了,以後我不會再找你鬨離婚了。”顧景琛終於轉頭看向,目落在白皙姣好的臉上,吐出的話卻淡漠至極。“的不行就想來的?顧太太這次又想耍什麼花招?”雲七念:“......”都怪自己前世太作死,害得這個男人都不相信自己了。好在現在重生了,未來還有很多時間可以證明自己,索不再解釋。“你就看著吧,我早晚會證明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