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驚嚇,一夜之間喜當媽!

的大門被開啟,一群穿著保鏢製服的人湧了進來!裡裏外外圍了大約二三十個人,個個神嚴肅,氣勢淩人,在場的生不嚇得腳發。接著,皮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,一步一步,沉穩有力,保鏢自分出一條道,好似王者親臨。一個男人,從人群盡頭緩緩走了出來。純黑西裝,沒打領帶,高大的軀散發著強烈的迫氣息,森冷的眉眼讓人不寒而慄,尊貴俊得隻能仰。宋晚棠還沒從巨大的視覺衝擊中緩過神來,舞蹈室的學生就已經被保鏢趕了出去。接著前被一道...「喂,你們看到了嗎?外麵來了好多車,把學校圍得水泄不通!」

「我還從沒見過那麼大的排麵!你們說會不會是總統出巡?」

八卦的聲音吵疼了宋晚棠的耳朵,看了一眼進來上舞蹈課的生,重重敲了敲桌子。

「安靜,開始上課。」

宋晚棠帶領眾人熱,隻是做到一半,所有生就頻頻把目投向窗外。

「天啊,好帥,他是誰?明星嗎?」

「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完的男人?真的好有味道啊。我的天,你們看,他朝這邊走過來了!」

眾人明顯不在狀態,彷彿被什麼東西勾走了魂,癡癡盯著窗外一道高大的影。

宋晚棠皺眉,剛想訓話,突然舞蹈房的大門被開啟,一群穿著保鏢製服的人湧了進來!

裡裏外外圍了大約二三十個人,個個神嚴肅,氣勢淩人,在場的生不嚇得腳發。

接著,皮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,一步一步,沉穩有力,保鏢自分出一條道,好似王者親臨。

一個男人,從人群盡頭緩緩走了出來。

純黑西裝,沒打領帶,高大的軀散發著強烈的迫氣息,森冷的眉眼讓人不寒而慄,尊貴俊得隻能仰。

宋晚棠還沒從巨大的視覺衝擊中緩過神來,舞蹈室的學生就已經被保鏢趕了出去。

接著前被一道影籠罩,男人徑直停在了麵前,周圍的氣都彷彿低了好幾度。

宋晚棠完全搞不清狀況:「這位先生,請問你找誰?」

男人居高臨下地俯視著,一雙黑眸幽深清冷,讓人看不分明,彷彿對視一眼,就會沉溺其中,無法轉醒。

宋晚棠有些晃神。彷彿這雙眼睛,很久之前就見到過……

一個管家模樣的中年男人跟進來,恭敬地呈上一份檔案,宋晚棠接過,在看清上麵的容後,不瞪大了雙眼。

手裏是一份DNA鑒定報告,上麵赫然寫著一行大字——

【經鑒定,宋晚棠和厲慕淵為親生母子關係。】

差點懷疑自己看錯了,什麼時候去做了親子鑒定?

不對!這個厲慕淵又是誰?親生母子?母親,是說?

「宋小姐,好久不見。」

管家威爾微笑著開口:「很冒昧突然找到您,實在是小爺需要您,我們才……」

「停——你們認識我?」宋晚棠扶額,「什麼小爺?這鑒定結果又是怎麼回事?」

「厲慕淵就是我們小爺的名字。」

管家耐心解釋:「宋小姐,是這樣的,四年前,您苦苦糾纏我們爺,有一次趁爺喝醉,給他下藥,設計懷上了孩子。」

「宋小姐當初想利用這個孩子嫁給爺,但最後未能如願,隻好把孩子還回來,卻不想後來出了車禍,忘記了這一切,如今不記得也有可原。」

宋晚棠聽完,彷彿被雷劈了,驚愕不已。

什麼和什麼?四年前,的確出了車禍不假,可是怎麼可能發生這麼匪夷所思的事?

本就不認識麵前的男人啊!敲桌子。「安靜,開始上課。」宋晚棠帶領眾人熱,隻是做到一半,所有生就頻頻把目投向窗外。「天啊,好帥,他是誰?明星嗎?」「怎麼會有長得這麼完的男人?真的好有味道啊。我的天,你們看,他朝這邊走過來了!」眾人明顯不在狀態,彷彿被什麼東西勾走了魂,癡癡盯著窗外一道高大的影。宋晚棠皺眉,剛想訓話,突然舞蹈房的大門被開啟,一群穿著保鏢製服的人湧了進來!裡裏外外圍了大約二三十個人,個個神嚴肅,氣勢淩人,在場的生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