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88:隻有命定之人才能騎它

會派人去侯府告知老太君,兩位夜深出門,遭遇劫匪,不幸殞命今夜不解決了他們,必將後患無窮。此時,懷虛癱坐在地上,他發出陰冷冷的笑意:“敢跟貧道作對,當真是不知死活楚爍吃驚得說不出話來。見周勝一劍就要劈下,他渾身發僵,無法動彈。南璃一步上前,用玄月劍挑開了周勝的長劍。也是奇怪,明明是木劍,與精鋼所製的的長劍碰撞,劍身竟然冇有半點缺口破損。“六妹妹……”楚爍喉嚨發緊,眼睛發酸。“二哥無需害怕,今夜有我在...舟舟更不肯乾了,盛怒道:“你纔是混血,我是正兒八經的白虎血脈,絕無雜質!”

“白虎?”阿燼歪歪頭,顯然是不信的,“你哪裡是白虎,明明是一隻白貓。”

舟舟年紀小,跟人拌起嘴來什麼都不顧了。

“是因為我孃親自爆妖丹下的封印,纔將我變成白貓模樣!我真身是白虎!白虎!我們白虎一族以前可是位居神獸之列的!你懂不懂!”

阿燼見它氣勢洶洶的模樣,還真有幾分相信了。

他眨眨眼,看向雲俞白:“表叔,它說它是白虎,隻是身上有著封印,所以才變成了白貓,你能將封印解開嗎?”

楚煬嘟囔道:“為什麼問他不是問我?我的修為比他更高。”

永寧說:“四舅舅,那你會解開封印嗎?”

楚煬麵色訕訕的,“還是讓雲峰主來吧。”

他就說說。

絕不搶雲俞白的功勞。

這會兒,舟舟冷靜下來,發現了自己闖下大禍了。

孃親用最後的力量幫它掩藏身份,它卻在與人拌嘴的時候直接說了出來,它是大傻蛋嗎?!

看著雲俞白走上前,舟舟微微發抖,“彆,彆過來……”

它轉身想走。

可冇走兩步,就被雲俞白用靈鞭捆了回來。

他眉目溫和,毫無攻擊性:“不必害怕,我冇惡意。”

抬手掐訣,點在了舟舟的額頭上。

一縷溫暖光芒落下。

暖意遊走舟舟全身經脈,四肢百骸,最後落於它的丹田之內。

它的妖丹也被改變。

不過還是留下了些許痕跡。

雲俞白檢查過後,就將舟舟抱在懷中,輕聲道:“它身上確實是有一層隱秘的封印,我隻能窺探到一二,隻能確定它不是貓妖,至於真身是什麼,我就查不出來了。”

阿燼瞪大眼睛,卻是興奮起來:“那它就是白虎!肯定是白虎!我竟然撿了一隻白虎做寵物,我也太厲害了吧!”

得知了舟舟的真實身份,喬南奕麵色更加陰冷,眉頭緊蹙。

他再詢問幾句,得知舟舟剛纔透露了白虎大妖正是它的父親,不由得湧上幾分欣喜。

他道:“它既然是白虎大妖的孩子,那我們可以拿它與妖界談判,讓妖界不要再踏足人族地界。”

在場之人都覺得這主意不錯,紛紛點頭。

不起乾戈,這是最好不過的事情了。

阿燼撇撇嘴,有些不悅。

這是他的寵物,如今竟要被拿來做談判的物件。

永寧看出他的心思,就說:“你彆不開心,其實這也是好事,它可能是跟父母走丟了,現在有機會能回到父母身邊,這不是一件好事嗎?”

他們兄弟最清楚無父無母的感受。

阿燼想到這,便點了點頭。

他冇爹孃就罷了,總不能讓彆人與父母分離吧。

“那就……把它送回去吧……”阿燼心中很不捨,忍著傷感才說出這話。

舟舟愣住,想到爹爹孃親的慘死,以及新主人的拋棄,它不由得悲從中來。

“你不是說要養我一生一世嗎?為何現在不認賬要把我送回去?嗚嗚……我爹爹孃親都冇了,若把我送回去,我隻有死路一條……”

豆大的眼淚像斷了線的珠子往下掉。

看見它的眼淚,阿燼的腦子像是炸開了一般,二話不說就衝上前將它搶了回來。

“阿燼!”喬南奕知道這隻白虎肯定又說話了,“你彆被它迷惑住了!”

大部分的妖怪都很奸猾狡詐的!

雲俞白則道:“喬長老稍安勿躁。我讀過上古典籍,上古四大神獸,白虎一族占其一,他們這一族很有意思,一生僅有一個命定之人。我們在場之人裡,僅有阿燼能聽得懂它說話,阿燼應該是它的命定之人。我想著,它應該不會誆騙阿燼。”

喬南奕怔了怔。

竟是如此?那他真是見識少了。

青鋒抓抓頭,問道:“命定之人?是命定的主人,還是命定的夫君?”

這一點很重要!

雲俞白道:“典籍上並未詳細標註。”

楚煬開口道:“白虎一族以前是神獸,是當坐騎的,肯定是命定的主人啊,怎麼會當夫君呢!”

喬南奕和青鋒都鬆了口氣。

不是姻緣的話,什麼都好說。

舟舟心中狂翻白眼。

哼,一個個冇見識的!

它們白虎一族的命定之人自然是指終身伴侶。

它們以前是神獸之列,現在也是大妖,怎麼可能隨便被人騎!

不過它已經吃過一次虧,現在就頗為冷靜冇有說出實情。

如果被他們知道自己與阿燼之間有命定的姻緣,它肯定會被扔回妖界,又或者今日就死在那姓喬的劍下。

所以,阿燼也就以為自己是養著一隻坐騎,而不是自己未來的小媳婦。

想到來日自己能騎著白虎飛行,威風凜凜,阿燼已高興得不行。

坐騎的事,就是他的事!

他隨後就問起了舟舟為何說自己的爹孃冇了。

舟舟此時確定了阿燼定會為自己出頭,它想留在此處以保平安,更想為父親洗清冤屈,就將一切全盤托出,讓阿燼代為轉達。

眾人麵色大變。

乘風最為緊張,又問了一句:“耿長山真的拉攏妖族了?”

阿燼點頭:“它是這麼說的。”

乘風問道:“表叔,如果妖族和昇陽部聯手,我們還能與之開戰嗎?”

雲俞白麪色沉沉,實話實說:“妖族被封在蠻荒多年,我們不太清楚裡頭有多少大妖,又有多少妖兵。若真的成為同盟,現在絕不是開戰的好時機。”

楚煬表示讚同:“以前的耿長山倒挺會未雨綢繆的,估計他也冇想到,自己辛辛苦苦的佈局,會便宜了一個器靈。”

乘風緊握著小拳頭,儘量剋製著。

“如果真如它所言,妖族先前進犯凡界乃是呂河的手筆,現在呂河成為新的妖王,掌控了妖族,呂河肯定會召集妖族大規模攻擊凡界。”喬南奕分析著,“我們也該早做防範,免得到時候被他們打了個措手不及!”

雲俞白著實是頭疼不已。

七峰門和玉林部的事情就夠他忙的了,冇想到如今妖界也摻和了進來,他還怎麼過清閒逍遙的日子啊!隻要接不住一鞭,南璃的功力就會大損,性命垂危!然而她卻身法如魅,在鞭子的圍攻下,遊刃有餘。藍袍男子越發心驚。就算南璃修道擅長用符,可她始終是凡胎**,冇有夯實自己的身體,更冇有靈力支撐,她何以能與自己對上這麼多招!漸漸地,他的鞭法亂了,力量也逐漸減弱。南璃嘴角微揚,手中瞬移符驅動,已到了藍袍男子跟前。“你……你……”藍袍男子眼睛瞪圓,驚得說不出話來。她用符的速度怎麼這麼快?!“我什麼?”南璃輕哼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