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鍊氣十萬年

嵐宗掌門有金丹修為,在世時他們還不敢。但自從上代掌門坐化,雲山宗就開始蠢蠢。今天,徹底撕破了臉麵!大殿之中,數十個天嵐宗核心弟子,上方,麵秀,眼神淩厲卻帶著絕的子正是天嵐宗現任掌門淩青姝!天嵐宗最強者就是自己,但也僅僅才築基中期,另外還有兩個築基初期長老。雲山宗,有金丹強者,築基數十!最弱的,也和淩青姝差不多。「我天嵐宗沒有跪著生,隻有站著死的!劉雲清,放馬過來吧,想讓我做你的宗門夫人,癡人做夢!...忽然塵舞飛揚,一個毫不起眼的地方,竟然出現了一扇石門,這石門,緩緩開啟。

從中,一位老者走出來。

第一步,神爍爍,再無老態之!

第二步,他已經步了中年!

第三步落下,此時,他已經隻有了二十來歲的模樣。

「又是一萬年了!哎,我還是沒有突破築基!」

他徐,已經修鍊了十萬年。

十萬年前,他是天嵐宗開山弟子,他師傅飛升了,他在鍊氣。

九萬年前,他的師侄飛升,他在鍊氣。

五萬年前,天嵐宗看門的老狗也飛升了,他還在鍊氣。

三萬年前,山下的那顆老樹也了妖,渡劫未,死道消,他依然在鍊氣。

一萬年前,天嵐宗第九千八百七十二代弟子張無極也飛升了,徐默默的鍊氣。

他閉關一萬年,最終,依然沒有功。

築基丹他吃的都比人家一輩子見過得都多。

師傅收他時,說他天賦異稟,飛升時再也不說了。

徐的優點是,他永遠不會老,他能夠一直在鍊氣期的境界上勇往直前。

別人鍊氣九層,天賦強的絕代天驕,也不過十層圓滿,之後就能直接築基,隨後金丹腹,元嬰開竅,衍化天,鑄就元神,神嬰合道,渡劫之後大乘飛升!

而他,是鍊氣九千九百九十九層!

「十萬年過去了,門派也沒落了!」

徐嘆了一口氣,昔年天嵐宗是三千道州第一勢力,如今,看後山這荒涼,遠曾經的大殿都已經破敗,隻剩下了主殿,還依稀能看出當年的樣子。

「嗯?」

徐忽然眉頭一皺,眼神變得兇厲了起來。

門派沒落,畢竟時代遷移,靈氣轉換,曾經的天福地,現在已經了最普通的地方。

歷代弟子不可能所有人都無比英明,沒落無可厚非。

但有人居然要滅天嵐宗道統!

他徐,不答應!

……

砰!

一名天嵐宗弟子從顛門外倒飛進來,倒在地上吐不止。

「淩青姝,我早就說了,隻要你嫁給本宗主,將天嵐宗遷出此地,我可保你天嵐宗不滅,以後我了天雲宗宗主,你就是宗主夫人!」

「本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!否則,滅你道統,別怪本無!」

一個男子閑庭信步的走了進來,他後,站著數十位氣息恐怖的強者。

雲山宗,齊州大派,有金丹強者!

對天嵐宗山門覬覦已久,上一任天嵐宗掌門有金丹修為,在世時他們還不敢。

但自從上代掌門坐化,雲山宗就開始蠢蠢。

今天,徹底撕破了臉麵!

大殿之中,數十個天嵐宗核心弟子,上方,麵秀,眼神淩厲卻帶著絕的子正是天嵐宗現任掌門淩青姝!

天嵐宗最強者就是自己,但也僅僅才築基中期,另外還有兩個築基初期長老。

雲山宗,有金丹強者,築基數十!

最弱的,也和淩青姝差不多。

「我天嵐宗沒有跪著生,隻有站著死的!劉雲清,放馬過來吧,想讓我做你的宗門夫人,癡人做夢!」淩青姝眼神決絕,卻蹭的從位置上站了起來毫不退!

築基中期全部發,鏘的一聲,拔劍!

劉雲清了,眼神邪的掃在淩青姝上,嘿嘿笑道:「淩青姝,我要活的!」

霎時間,他後衝出兩人,氣息恐怖,竟然全是築基圓滿的強者!

三人瞬間手到了一起。

淩青姝本就低了一個境界,對付一個已經勉強。

上來的兩個人,隻是為了速戰速決,也本沒有留手的意思。

宗主隻是要留活口而已!

三人形一錯,淩青姝倒飛噴而出,眼中悲憤無比,手中長劍,直接折斷。

無力,絕!看不到毫翻盤的希。

忽然,眼神中閃過一堅定。

就算是死,也絕對不能落在劉雲清手中。

淩青姝直接橫劍,對著自己脖子上抹了過去。

「何必呢?哎」

一聲嘆息,在淩青姝的邊響起。

手中的劍,在脖子之前,再也不能有毫存進!

淩青姝駭然,是誰?抬頭一看,隻見一個年輕人,站在的麵前,但他的眼神卻帶著說不盡的滄桑。

他兩手指,夾住了自己的劍。

來人,正是徐。

「說吧,你們要怎麼死?」

徐放開了淩青姝,緩步走到殿前。

劉雲清盯住了徐,忽然展一笑,道:「又來了一個送死的,還以為是什麼高手,天嵐宗的掃地僧,沒想到一個區區鍊氣期也敢出來放肆了。」

徐點了點頭,道:「既然你不說,那我就送你們走!」

他形了,目標赫然是之前對淩青姝出手的兩人。

「果然,找死的人,誰都攔不住。」

「你別手,老子一手指碾死他!」

那兩人獰笑,其中一人瞬間往前轟然一拳砸下。

他要一拳,把這人砸碎,讓他死前,清楚的知道,鍊氣和築基的差距,無論是誰,都無可彌補。

眨眼間,他就到了徐的麵前。

淩青姝都忍不住驚呼了出來,還以為是救世主,難道就這樣來送死的嗎?給這存在了都不知道歷史的宗門,殉葬?

然而徐始終風輕雲淡,隨手抬起,對著那人一拍。

那人麵巨變,一他難以承的巨力順著手臂衝來。

他的碎出聲,全聲骨頭全部碎裂,包括,他連張都再做不到了,隻能是七孔不斷的在滲出。

但實際上他全上下,沒有毫的傷,以他的修為,一時間本不會死。

「第一個!」徐淡淡開口。

「他不是鍊氣!」另外一人瞳孔一,厲聲喝道。

「他是金丹,絕對是金丹才能做到如此舉重若輕的將柳三擊潰!」

「撤,快撤!金丹,不可敵!」

他驚恐了,連劉雲清都震驚了,瘋狂後撤,天嵐宗什麼時候有金丹強者了?

問題是,近百年,天嵐宗除上任宗主之外,本沒有其他名號!

徐角帶著一笑意,對著眾人圍剿連腳步停頓一下都沒有。

「我說了,我隻是鍊氣期!」青姝本就低了一個境界,對付一個已經勉強。上來的兩個人,隻是為了速戰速決,也本沒有留手的意思。宗主隻是要留活口而已!三人形一錯,淩青姝倒飛噴而出,眼中悲憤無比,手中長劍,直接折斷。無力,絕!看不到毫翻盤的希。忽然,眼神中閃過一堅定。就算是死,也絕對不能落在劉雲清手中。淩青姝直接橫劍,對著自己脖子上抹了過去。「何必呢?哎」一聲嘆息,在淩青姝的邊響起。手中的劍,在脖子之前,再也不能有毫存進!淩青姝駭然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