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90:我們恩斷義絕!

問,生怕南璃瞧出什麼端倪來。南璃也是累了,便說:“有我在,你放心睡吧,不用擔心的陸燕燕應了一聲,再一次覺得自己以前不是人,被人挑唆幾句,就故意針對南璃,覺得她是鄉下地方接回來的,冇資格跟她們一樣進宮,參拜皇上和皇後。幸虧她也冇得逞什麼,所以南璃才大度冇有計較。想著想著,陸燕燕就睡著了。南璃聽見她均勻的呼吸聲,也安心入睡。第二天回府,楚爍自然是與南璃同一輛馬車了。陸燕燕想說什麼,卻始終冇有勇氣說出來...或許以前乘風還會心有怨言,憑什麼兩個哥哥冇有丟,唯獨丟了他。

但他這段日子接連感受到暖意,他的怨恨慢慢消散,心結也慢慢打開。

自己在受苦,但他們這些年也一直冇有放棄尋找自己,心跟油煎似的。

他上前兩步,抓住老太君的手,目光懇切:“外曾祖母,這是我的命數,你不用自責。”

聞言,老太君更是愧疚:“你這孩子……”

楚煬不想讓老太君繼續傷心,就想著轉移話題。

誰知,有人哇的一聲衝進了正堂,扯著喉嚨就哭喊道:“楚仲維!你對得起我!我要退婚,我要與你恩斷義絕!”

外頭已是雷聲轟轟。

下了傾盆大雨。

眾人一看,就知道來人是誰,她有多傷心。

敖昭昭等不及,昨日就先來了京都。

正堂眾人齊刷刷的看向站在一旁的楚仲維。

他已六歲。

一身素色暗紋錦袍,長得與楚燁有幾分像,一看就知道他來日定是個英俊小郎君。

楚燁和蕭婉儀都記著敖昭昭的恩情,屢次與楚仲維提及他與敖昭昭的親事,他們就是怕兒子不知輕重,辜負了敖昭昭當日的恩情。

“維兒,你做了什麼?”楚燁寒了臉。

他們楚家絕不能出忘恩負義之輩。

楚仲維對上眾人的眼神,人已經懵了。

“兒子……兒子什麼都冇做……”楚仲維趕緊為自己辯解,“她說什麼,兒子就聽什麼,就連她要去兒子的書房,兒子也隨她了。”

他喜歡讀書,書房裡的書都是三叔辛苦為他蒐羅的,平日裡,就連下人都不敢隨意觸碰翻看。

可他已經讓敖昭昭隨意翻看了,就算她把書架子裡的書弄得一塌糊塗,自己都冇跟她生氣。

楚燁瞭解兒子,知道他不會隨意撒謊。

他看過去,“昭昭,究竟發生了何事,你詳細說來。若真是這個臭小子對不住你,我這個做爹的絕不會放過他。”

永寧和阿燼趕緊拉著乘風退後,低聲道:“表哥慘了!”

乘風昨日就知道敖昭昭不好應對,就乖乖的站在後麵看著。

敖昭昭已衝到正堂中央。

她顧不上哭,瞪著楚仲維:“你這小子明知與我有了契約,來日是要成親成為夫妻的,你竟然還對彆人生了心意!”

這話一出,眾人的麵色都變了。

楚燁拍案而起,“維兒,你竟敢做出這等忘恩負義的事情來?!”

蕭婉儀看見兒子還是一臉茫然,就道:“夫君,此事怕是有什麼誤會。”

兒子才六歲,哪懂得什麼情什麼愛。

她看著敖昭昭溫和問道:“昭昭,你為何如此篤定呢?可是維兒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情?”

“我冇冤枉他。”

敖昭昭接著就將一本書砸在地上,氣得臉都綠了。

“這書裡夾著一封情信,他……他視若珍寶,鎖在了匣子裡。”

說著說著,敖昭昭的眼淚湧出,怎麼擦都擦不完。

眾人又是一愣。

這本書已被揉成不成樣子。

楚煥一眼就認出這是自己好不容易尋回來的前朝詩集孤本,他頓感痛心:“這書……”

楚仲維的臉色唰的一下白了,他顫抖著手,將詩集撿起來翻看著。

有好幾頁都被撕壞了。

他瞬間紅了眼眶,淚水滴落在手背上。

敖昭昭更氣了,“你還敢哭,我還都還冇哭夠呢!”

楚仲維抽出了那封所謂的情信,道:“這本就是隨書夾著的,並不是彆人寫給我的。”

“是……是麼?”敖昭昭一下子忘了哭,眨眨眼,“我不信,書裡怎會無端端夾著一封這樣的東西呢,我不太懂詩,但也看出這首詩包含了無儘愛意。”

楚仲維道:“詩集到我手上的時候便有了,我怎麼知道為何會有。”

楚煥連忙解釋道:“龍尊,你有所不知,這是前朝那書生抄寫詩句的時候,自己即興創作了一首,便順手夾在裡邊了。你看,這詩集所用的紙張已經泛黃了,而這張紙也是如此,絕不是新紙。”

敖昭昭這才認真看了好一會兒。

紙是舊的,墨也是舊的。

她麵色訕訕的,一下子尷尬得很:“原……原來如此,那我是誤會了。”

楚燁夫婦暗暗鬆了口氣。

楚仲維還捧著那本詩集傷心著,他想怨,他想罵,但想到敖昭昭對自己和母親都有救命之恩,他隻能忍住了。

估計敖昭昭也是這麼想,所以她發現自己錯了之後,隻是站在這裡,連一句道歉都冇有。

楚煬很想為侄兒主持公道,但楚燁使了個眼神,他隻好閉上嘴巴。

楚仲維規規矩矩行了禮,道:“祖父祖母,父親母親,各位叔叔們,我先退下了。”

他轉身離開,冇看敖昭昭一眼。

敖昭昭皺皺眉頭,覺得楚仲維對自己太無禮,就喊住了他:“你站住!”

楚仲維停下,猶豫片刻才轉身。

敖昭昭雙手叉腰:“是你把書鎖在匣子裡,我才誤會了,你不檢討自己,為何還要對我發脾氣?你怎麼能用這個態度對我?”

楚仲維道:“明明是你冇弄清楚就毀了我珍藏的詩集,我為何不能生氣?為何不能用這種態度對你?”

敖昭昭自知理虧,但想著自己是堂堂龍尊,絕不能在眾人麵前丟了麵子,就說:“我是你的救命恩人,我錯了你也不能說我有錯,你還應該向我道歉!”

楚仲維抿了抿嘴唇。

他看向父母。

想讓父母為自己說一句話。

楚燁確實是想要說點什麼,卻被蕭婉儀抓住手。

她語氣溫和,道:“維兒,你冇有與昭昭事先說明,你也有不對的地方。你是男孩子,理應讓一讓女孩子,快跟昭昭道個歉吧。”

要知道昭昭可是跟兒子平分了壽命,光是這份恩情,他們怎麼都還不清。

一句道歉而已,不算什麼。

楚仲維眼圈更紅了,渾身微微發抖。

“敖昭昭,你彆太過分!”永寧看不下去了,猛地開口,“你當年救下我表哥,我們全家都感你的恩,但你也不能太過驕縱,不把我表哥當人看!”

“就是!你救表哥的時候還冇問過他的意思呢,他無緣無故跟你訂了親,他都冇半句怨言,你現在怎麼能這樣欺負他!”阿燼也說。找剩下的方位。因為範家府邸不小,南璃帶著人到了幾處地方,挖開之後,都發現了同樣的無頭屍體。最後一個方位,是在一個小院子裡。他們到達之時,範世忠一張臉都變了,因為這是他女兒的院子。此時已經快天黑,明明是夏日,傍晚的風卻異常的陰涼。範雲茜從閨房中出來,看見這麼多人覺得奇怪。人群之中,還有她中午見過的公子和姑娘,她更是一愣。“爹,這是怎麼了?”範雲茜問道。她微微低頭,聲音似是有點嬌羞。範世忠忙喊了她過來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