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我?你請不起

的專家。”旁邊的兩位家屬在說話。“咱們能不能請這位醫生給兒做手?”“我打聽過了,人家是院長,不是隨隨便便能請得到的。”這時放科大門開啟,患者被推了出來。“下一位,楚意。”護士喊了一聲。楚意回過神兒來,起走過去。那護士左右看了看,“你一個人?家屬呢?”楚意頓了一下,“我沒有家屬。”護士皺眉,“之前醫生應該跟你說過,做冠狀造影必須有家屬陪同,需要簽知同意書,再者中間突發什麼狀況,也需要家屬來配合的。”...醫院放科外,楚意木然的坐在長椅上。

“聽說北城醫院有位晏醫生非常厲害,從國外留學回來的,心外科的專家。”

旁邊的兩位家屬在說話。

“咱們能不能請這位醫生給兒做手?”

“我打聽過了,人家是院長,不是隨隨便便能請得到的。”

這時放科大門開啟,患者被推了出來。

“下一位,楚意。”護士喊了一聲。

楚意回過神兒來,起走過去。

那護士左右看了看,“你一個人?家屬呢?”

楚意頓了一下,“我沒有家屬。”

護士皺眉,“之前醫生應該跟你說過,做冠狀造影必須有家屬陪同,需要簽知同意書,再者中間突發什麼狀況,也需要家屬來配合的。”

楚意點頭,“我知道,但我可以自己簽字。”

“這是規定,你還是趕家屬過來吧。”說完護士就進去了。

楚意無奈,隻能先回住院部。下了電梯,見一群醫生正在巡房,走在前麵的人穿著白大褂,姿修長,眼凝神,正在聽邊的醫生介紹病人的況。

他群星環繞,一看就份不凡。

楚意上前兩步,正要開口喊他,卻見他扭過頭,淡淡的掃了一眼,彷彿掃過一個路人,而後收回目,進了旁邊病房。m.166xs.cc

楚意抿住,垂眸回了病房。東西收拾好,去見了主治醫生,還是決定進行保守的藥治療。

“楚小姐,你……”主治是個四十多歲的醫生,此刻對楚意既無語又無奈,“之前你懷孕,為了生下一個健康的寶寶,已經耽誤了病,而現在況非常糟糕了,你怎麼還不當回事!”

楚意僵的笑了笑,“我會盡快回來治療的。”

對於楚意的固執,醫生也沒有辦法,隻好給開了藥。

拿了藥,辦完出院手續,在醫院門口等了好一會兒纔打到車,路上出車禍又堵了好久,回到別墅已經很晚了。

抿,在自己房間洗了澡,換上新買真明吊帶來到主臥。

隻見靠在床頭看書的,正是白天那個被眾人唯首是瞻的北城醫院院長——晏北傾。

他頭發還有些,一把抓到後麵,不同於穿著白大褂時芝蘭玉樹的氣質,此刻浴袍敞開,有幾分野,幾分魅。

楚意爬到床上,小心翼翼地問:“看什麼呢?你看看我……”

瞟了一下,有些傻眼,書是全英文的,而勉強能認出二十六個英文字母。

晏北傾這才緩緩抬眸,打量了一眼楚意的睡,尤其在領口流連了幾眼,眼上挑,帶著幾分譏諷:“書中自有如玉,但如玉可沒有你放。”

但片刻,如玉被丟在了地上,而楚意被了服。

事後,楚意趴在晏北傾懷裡,“醫生說造影後止同房。”

晏北傾閉著眼睛,並不回答。

楚意隻好自己接上:“但我沒有做造影。”

“隨你。”

他並不關心原因,楚意卻還得說完:“我捨不得晏醫生的子。”

“不怕死?”

“怕。”

楚意仰頭,親了親晏北傾的下,“所以,你能給我做手嗎?”

“我?你請不起。”。他群星環繞,一看就份不凡。楚意上前兩步,正要開口喊他,卻見他扭過頭,淡淡的掃了一眼,彷彿掃過一個路人,而後收回目,進了旁邊病房。m.166xs.cc楚意抿住,垂眸回了病房。東西收拾好,去見了主治醫生,還是決定進行保守的藥治療。“楚小姐,你……”主治是個四十多歲的醫生,此刻對楚意既無語又無奈,“之前你懷孕,為了生下一個健康的寶寶,已經耽誤了病,而現在況非常糟糕了,你怎麼還不當回事!”楚意僵的笑了笑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