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一切還來得及

住,心頭酸,“太好了,我終於又見到你了。”當初碧溪為了護逃走,被一群追兵捉住。那些畜生,在被抓回去之後,當著的麵,將碧溪淩辱至死。可憐碧溪臨死之際,還滿心滿眼想的是。讓不要看,讓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秦蘇蘇抹著眼淚,哽咽著道,“看來死也不是一點好沒有,至我還能再見到你。就是不知道將軍在哪兒,我還能不能見他一麵。”喵喵尒説“小姐,您在說什麽呀?什麽死不死的?還有……您不是最不願見將軍了嗎?”碧溪看著自家...“小姐?小姐?”

忐忑焦急的低呼,將秦蘇蘇喚醒。後者眨了眨眼,茫然四顧。

這是哪兒?不是死了嗎?

“小姐?小姐你好了沒有?”門外,焦急忐忑的聲音再次響起。

秦蘇蘇茫然的眸子霎時瞠大,這個聲音……

按捺不住衝過去,一把拉開門,“碧溪!”

門外風的碧溪被自家小姐猛地一聲大喊嚇了一跳,顧不得規矩上前一把捂住秦蘇蘇的,“小姐,您這麽大聲,會把人招來的。”

們現在可是在做賊呀!

秦蘇蘇卻顧不得這些,再見碧溪,難耐心中激,一把將抱住,心頭酸,“太好了,我終於又見到你了。”

當初碧溪為了護逃走,被一群追兵捉住。

那些畜生,在被抓回去之後,當著的麵,將碧溪淩辱至死。可憐碧溪臨死之際,還滿心滿眼想的是。讓不要看,讓一定要好好活下去。

秦蘇蘇抹著眼淚,哽咽著道,“看來死也不是一點好沒有,至我還能再見到你。就是不知道將軍在哪兒,我還能不能見他一麵。”喵喵尒説

“小姐,您在說什麽呀?什麽死不死的?還有……您不是最不願見將軍了嗎?”碧溪看著自家又哭又笑的主子,一頭霧水。

秦蘇蘇這會兒,也終於發現了不對。

碧溪是有溫度的,鬼魂……會有溫度嗎?

而且的手……鎮國將軍府被抄之後,被判流放,在蜀地采石場服役,一雙手早就傷痕累累、老繭遍佈。

可眼前的這雙手皮白皙細膩,如蔥段,哪裏像是經曆過勞作的樣子。

“小姐,您到底怎麽了呀?”碧溪拿帕子輕輕沾掉臉上淚痕,“可是沒能找到王爺要的兵書冊子?”

秦蘇蘇懵了懵,兵書冊子?什麽兵書冊子?

腦中猛地靈一閃,一把抓住碧溪胳膊,“碧溪,現下是什麽時候?”

“啊?”碧溪愣了愣,“……現在……子時剛過,小姐,您這是……”

“我不是問你時辰,我是問你,現在是天元幾年?”

碧溪雖然奇怪,但還是老老實實回答,“現在是天元七年,臘月初十。”

秦蘇蘇手指抖,天元七年?天元七年!

重生了,居然重生回了天元七年。

天元七年,一切都還沒有發生,一切都還來得及。

記得,臘月初十這晚,翊王以日後與鴻雁傳書以解相思為由,讓前往顧庭書房取他日常閱覽時所用的兵書冊子,說要學習仿冒他的筆記,日後用他的筆記與通訊,也免得惹人懷疑。

這般百出且拙劣的藉口,上一世居然信了。

不但信了,還當真跑去顧庭書房兵書。

記得很清楚,後來顧家被抄家滅族最大的因由,便是翊王向陛下提了一份顧庭與南疆皇室之間往來,通敵叛國的書信。

想到翊王,秦蘇蘇手下猛地用力,口劇烈起伏。

腦海裏全都是死之前,翊王淡漠諷刺的目,冷漠到讓人心寒的五。

他半蹲在渾是奄奄一息的秦蘇蘇前,說他如何利用利用們秦家,又是如何將秦家滿門抄斬收繳了秦家錢財。

說他如何利用拿來的兵書,學會了顧庭的筆記,偽造書信構陷顧家,讓顧家滿門兒郎盡數折損邊疆。

說顧庭如何愚蠢,到最後居然還要護著這個吃裏外背叛他的“夫人”。

沒錯,顧庭最後,是為救而死。一代威名赫赫的戰神,最後竟死無全!

“小姐……”碧溪吃痛,也不敢把手回來,“您沒事吧?”

秦蘇蘇反應過來,猛地收回手,定了定神,“沒事。”

重活一世,自然不能再當翊王手裏的那把刀。要好好護著,護著秦家,護著……那個明知背叛卻仍然護如珍似寶的男人。

見小姐眉目扭曲,似要將人生吞活剮一般的模樣,碧溪嚥了咽口水,“那小姐,冊子……您拿道到了嗎?”

“沒。”秦蘇蘇沒好氣的哼出一聲,現在恨不得活撕了翊王,怎麽可能幫他拿冊子。

不,不對。既然知道翊王要構陷顧家,為何不將計就計,反算計他一把?

打定主意,秦蘇蘇握著碧溪手腕,鄭重吩咐,“我再進去一趟,你在此小心守著。”

“是,小姐。”碧溪沒有多問,福應下。

顧庭的書房,有不兵書,定要好好找上一本,讓翊王去學。

誰知剛準備找,就聽門外響起碧溪害怕到抖的聲音,“將、將軍,您、您怎麽回來了?”

書房,秦蘇蘇形一僵,心緒翻滾又驚又喜。

顧庭,顧庭回來了!,哽咽著道,“看來死也不是一點好沒有,至我還能再見到你。就是不知道將軍在哪兒,我還能不能見他一麵。”喵喵尒説“小姐,您在說什麽呀?什麽死不死的?還有……您不是最不願見將軍了嗎?”碧溪看著自家又哭又笑的主子,一頭霧水。秦蘇蘇這會兒,也終於發現了不對。碧溪是有溫度的,鬼魂……會有溫度嗎?而且的手……鎮國將軍府被抄之後,被判流放,在蜀地采石場服役,一雙手早就傷痕累累、老繭遍佈。可眼前的這雙手皮白皙細膩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