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47章 向全世界宣戰

。這片空域更是禁飛區。所有試圖飛往這條片空域的飛機都會被導彈無情擊落。而陸笑他們所乘坐的飛機,則是被小雨新增了隱身係統,無法被雷達檢測到。陸笑趴在窗上死死的盯著那隻水母。直到飛機飛過,這才戀戀不捨的收回目光。“有機會一定要把它給燉了!”“但是應該用什麼鍋呢?”一時間,他陷入了沉思。“鏡子,你知道該用什麼鍋嗎?”全知之鏡的聲音在他耳畔響起。“對不起,這個問題沒有答案,建議您直接生吃,味道絕對不會讓您...人類的脆弱,在此刻被體現的淋漓盡致。

即便是使用了囚籠,在麵對神靈的時候,他們依舊如同螻蟻一般,生命被肆意的踐踏著。

那團爛泥一般的巨型生物不斷地蠕動。

在它身下,無論是變異海洋生物,亦或者是僥倖衝到祂身邊得以直麵他的人類。

都脆弱得像是一張紙。

隻見祂身體蠕動間,一團團淤泥一般的粘稠被祂甩了出來。

這些液體隻要粘到任何東西,對方都會在一秒之內化成一團相似的淤泥。

隨後對著自已曾經的同類發動攻擊。

不知何時,莫拉蒂率領的地獄軍隊已經來到了旦丁的身邊。

他們飛在高空之中,俯視著下方那些蚍蜉一般的人類。

蚍蜉撼大樹,可笑不自量。

莫拉蒂眼神顫抖著陷入了沉默。

似乎是感受到了旦丁散發出來的無比壓抑的氣息,其餘的地獄生物就連扇動翅膀也變得小心翼翼。

又過了許久,莫拉蒂輕輕嘆了口氣朝著旦丁的背影詢問道:

“陛下,我們不需要去幫助他們嗎?”

旦丁輕輕搖了搖頭,隨後用無比沉重的語氣說道:

“人類的未來,需要靠人類自已去爭取。”

“我需要做的,我能做的,也隻是等他們死完後,再替他們報仇。”

“僅此而已!”

最後這四個字,旦丁咬得很重。

此刻他的心裡很是掙紮。

他想要幫下麵的這些人類,但同時又不想破壞已經成型的大局。

幫了,那麼前麵付諸的努力都會成為泡影。

而不幫,他的內心在不斷地受著煎熬。

沒人知道旦丁此刻的心情。

他多麼希望自已沒有看到這一幕。

這一幕就好似一根帶著倒鉤的鐵刺,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心臟。

無法拔出。

即便如此,他還要在心中計算著囚籠的時間。

距離囚籠的效果持續時間還剩下一半。

而接下來的每一秒,都讓旦丁感覺到無比的煎熬。

看著地麵上已經所剩不多的人類,以及旦丁那不斷輕微顫抖著的背影,莫拉蒂把心一橫,直接開口道:

“陛下,我已經等不及了,求您下令!”

話音剛落,旦丁那滿是怒火的聲音響徹整片天空。

“佔領這個世界,向這個世界宣戰!”

“地獄的勇士們,殺光你們能夠看到的一切生命!”

他頭頂的王冠爆發出耀眼的紅光。

一圈圈肉眼可見的紅色波紋,以他為中心向外延伸。

紅色光柱直衝天際。

莫拉蒂手擋其中,直接朝著那團巨型淤泥生物飛了過去。

地麵上。

毛熊愣愣的看著上空那群突然出現的地獄生物,眼裡第一次浮現出了絕望。

他不認識旦丁,也沒聽說過什麼失樂園。

他隻聽到剛纔有道聲音說要和全世界宣戰。

地麵開始輕微的顫抖了起來。

毛熊回過身,表情迷茫。

一群畸形扭曲的怪物從後方衝了過來。

他們帶著嗜血渴望的眼神,將視野中的一切生命殘忍的撕成了碎片。

毛熊很清楚,囚籠的時間快要過去。

此刻他已經忘記自已身處戰場。

他緩緩抬起頭看向東南方。

就在這時,一團粘稠的淤泥落在了他的身上。

就在他即將被同化的時候。

莫拉蒂從毛熊的身邊飛過。

兩人擦身而過的同時,毛熊那高大的身軀被莫拉蒂一拳轟成了碎片。

就在毛熊意識彌留的最後一刻,他聽到了這個外形酷似惡魔的生物發出的呢喃自語。

“你是個勇士,希望你死後不要來我們地獄。”

…………

同一時刻,身處部隊營地之中的陸笑猛的抬起了頭。

視線中是那道直衝天際的深紅色光束。

隨之而來的是旦丁的那句向全世界宣戰。

他的眉頭緩緩皺起,不明白髮生了什麼。

緊接著,遙遠的天邊又是一道漆黑的光芒直衝天際。

呢喃的誦經聲響徹雲霄。

誦經聲結束之後,是一道無比縹緲的聲音,好似那至高的生靈發出的呢喃自語。

“阿彌陀佛~”

這邊還未結束,天邊又傳來一聲嗤笑。

“嗬嗬,佔領這個世界?你問過命運的意思了嗎?”

“問過我聖徒的意思了嗎?”

同一時間,無數的蟲洞出現在了天際。

海中掀起高達百米的巨浪。

猩紅的圓月從地平線緩緩升起。

原本那耀眼的太陽,此刻如同破碎的鏡麵一般佈滿了裂紋。

滔天的惡意籠罩了整個世界。

一名士兵恰好經過陸笑身邊計程車兵猛的抬起頭。

他的瞳孔瞬間渙散,眼白爬滿了整個眼球。

猙獰的血管圍繞在他眼睛的四周。

使得他的表情看起來很是詭異。

且不光他一個人是這樣。

當圓月升起的時候,營地中超過半數計程車兵都發生了異變。

槍聲此起彼伏。

爆炸聲連綿不絕。

原本就是一片廢墟的營地,此刻瀰漫著濃濃的硝煙。

張副司令頭上纏著繃帶從一頂帳篷裡麵走了出來。

他臉上的表情無比的凝重。

在他身後,他的警衛拔出了插在腰間的戰術匕首。

匕首的鋸齒狀尖刺上掛著一絲碎肉。

鮮血順著刃尖滴落在地上。

他捂著腰,用警惕的眼神看向四周。

張副司令的眼睛忽然一亮。

因為他看到了站在不遠處發呆的陸笑。

“你去看看什麼情況,我到那個少年的身邊去。”

“那裡更加的安全。”

在交代完這句話後,他徑直朝著陸笑站立的位置跑去。

在沒人看到的地方。

一處被廢墟掩蓋的地下室裡。

無數溼滑黏膩的觸手在空中不斷飛舞。

空氣中充斥著一股令人作嘔的魚腥味。

觸手的來源是一個勉強有著人形輪廓的生物。

兩顆碩大的眼球掉在胸前。

眼球的末端連線著密密麻麻的神經組織。

在他的身前,一道階梯緩緩凝聚成型。

臺階上,左邊鋪滿了血肉,右邊鋪滿了鮮花。

每一層的臺階都是如此。

兩者都是鮮紅無比,卻又顯得格格不入。

那個生物的身體緩緩蠕動,邁出了一隻有著腿腳輪廓的肢體。

肢體觸碰到臺階上的鮮花之上。

那些鮮花就好似忽然擁有了生命。

一根根帶著倒刺的血管如同藤蔓一般將那條肢體纏繞。,一群小孩子表情詭異的看向他們三人。流光和滑頭並未在其中。“我以為你們看完妮妮的遭遇就會產生同情。”一道聲音響起。三人定睛看去,那是滿頭白髮的院長。他的肩膀上趴著一隻黑貓。而這句話就是從那隻黑貓的嘴裡說出來的。陸笑沒什麼太大的反應,畢竟一隻會說話的貓算不得太過離譜。所長搖了搖頭,表情古井無波。“沒用的,類似的悲慘事件,我見的太多了。”“僅憑這些,還無法讓我心生憐憫。”“隻不過,看現在的情況,我們現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