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是他?

新回到蘇家後,便立即回到了蘇信身邊服侍。“很久沒看到公子練劍了。”看著前方蘇信,紅衫目中有著一絲激動與期待。蘇信本就是蘇家年輕一輩的第一天才,且最擅長的就是劍術,早在三年前,蘇信隻有十五歲時,他的劍術造詣,據說就已經超過了蘇家不少達到化海境的劍術強者。能在旁邊看著蘇信練劍,對紅衫來說就是一種榮幸。譁!蘇信忽然動了。劍光閃爍,彷彿空氣當中出現朵朵雪花。速度,卻奇快無比。“飄雪劍術。”紅衫眼睛一亮。飄...蘇信正準備離開,雖然周邊也有人想要阻攔,可以他的實力,即便是尋常的六步尊者都沒資格讓他步伐停下半步。

可這時,三道強橫且無比狂暴的氣息突兀暴湧而起,還直接朝自己覆蓋而來。

“嗯?”

蘇信抬頭,看著擋在自己麵前這三道宛如棕熊般,無比壯碩的身影。

“是他們三個?”蘇信麵色微變。

骨神宗的三大骨王,在雷心域中的名氣可不小,個個都是極其厲害的六步尊者,特別是第一骨王,實力跟那蟲鹿尊者比起來,估計也不差多少。

他們三人聯手,就算是東荒尊者榜上的強者,也會覺得相當棘手。

“將那兩顆蓮子交出來,否則,死!!”

這三大骨王目光都無比冰冷,凝聚在蘇信一人的身上。

他們也已經認出,蘇信就是之前在茶攤上,徒手握住一位五步涅槃尊者兵刃,其肉身強度連第一骨王都自愧不如的那個四步巔峰。

可他們三個並不在乎。

“滾開!”蘇信則是發出一聲怒喝。

“殺了他!”

那三大骨王不再猶豫,立即就出手了。

“找死!”

蘇信心中殺意奔騰。

他來這雷心域,隻是為了奪取九轉聖蓮蓮子而已,蓮子到手自然就離去了,並未想與這雷心域中的一些強者或是勢力交惡。

且他一開始可是同時得到九顆蓮子的,卻做出讓步直接捨棄了其中七顆,自己隻拿走兩顆,在他看來自己已經很厚道了。

可這三大骨王,還想要來搶奪?

真以為他好欺負啊?

轟隆隆!

蘇信身上一股恐怖氣息匯聚著,明明看上去隻是四步巔峰的修為,可此刻他身上散發出來的這股恐怖氣息,縱然是六步尊者見了,都會為之心驚。

而那三大骨王,出於對自身實力自信,也沒有半點畏懼。

眨眼間,雙方便正麵碰撞了。

嗡~~~

浩瀚的劍意席捲而起,隻是剎那間便在周圍虛空形成了一重無形的劍意領域。

“劍意領域?”

三大骨王麵色都是一變。

領域,已經算是超脫強者的手段之一了,而涅槃尊者當中能夠掌握領域的,個個都是最頂尖的存在。

像他們三個當中,即便是最強的第一骨王,雖然實力極其了得,接近東荒尊者榜,可他也是肉身以及絕學比較厲害,卻還沒能掌控完整意境領域的。

而蘇信的劍意領域,雖然並不完整,還稍微欠缺些,可因為體內那劍心雛形的加持,其威能卻絲毫不在完整的劍意領域之下,甚至還要稍微強上一些。

在自己的劍意領域內,蘇信便猶如劍道主宰一般,手中的紫血神劍瞬間揮出。

一道絢麗的劍光亮起。

劍光絕美,在這夜空當中彷彿形成了一條璀璨星河。

正是蘇信所創絕學‘星河’一式。

在自身劍意領域下,他施展的絕學威能驟然暴漲。

嘩啦啦~~~璀璨的星河跨越數百米,蔓延而出。

“這一劍!”

看到眼前這巨大絕美的星河襲來,三大骨王麵色都是一變。

那第一骨王,更是從璀璨星河當中察覺到一股極其恐怖的威能,讓他不敢有絲毫的大意。

“一起出手。”第一骨王厲喝一聲。

當即三大骨王便同時出手,且都施展了絕學。

轟!轟!轟!

三大絕學施展,威勢同樣滔天。

特別是第一骨王,他揮動一柄怕是足有萬斤重的大錘,一錘砸出,虛空都彷彿被砸出一個巨大的窟窿,旋即大片大片的波紋同樣蔓延而出。

四人盡皆施展絕學,蘇信仗著劍意領域,以一敵三。

眨眼間,雙方碰撞在一起。

“嘭!!”

彷彿天崩地裂。

因為碰撞產生的恐怖威勢席捲開來,那些距離比較近的,正在爭奪聖蓮蓮子的一些強者,第一時間被衝擊的東倒西歪,一個個身形連忙爆退。

在下方,整個靜月湖的湖水也瞬間沸騰,掀起滔天巨浪。

威勢波及了整個靜月湖,令靜月湖上眾多強者們都同時動容。

“這,怎麼了?”

“好強的威勢!!”

“是之前一劍重創蟲鹿尊者,奪走了兩顆蓮子的那個四步巔峰,至於另一邊,是骨神宗三大骨王!”

“他們的交手,竟然引發了這麼大的動靜。”

不管是正在湖麵上參與爭奪的強者,還是一直在湖邊看熱鬧的眾人們,在這一刻都倒吸了一口冷氣,而他們目光則都看向了蘇信四人所在的那個方向。

在那劍意領域覆蓋範圍內,可怕的威勢依舊在瘋狂衝擊碰撞著。

可忽然……嗖!嗖!嗖!

三道流光同時爆射而出。

其中一道就彷彿流星般直接墜入下方的靜月湖中,將那湖麵都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漩渦。

另外一道,則是兇悍的撞向岸邊,最終撞在岸上的一棵大樹之上,嘩啦啦~~立馬一大片樹木同時倒塌下去。

隻有最後一道流光還好些,隻是爆退了一段距離,就重新站穩了身形,可他的麵色卻無比難看,其嘴角也立馬有著一絲鮮血溢位,顯然也受到了一些傷害。

這一幕,則是令周邊觀戰的眾人,都大吃一驚。

“是三大骨王!”

“這三大骨王,竟然被正麵碾壓擊退了?而且,這才一個照麵吧?”

“怎麼可能?”

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議。

骨神宗三大骨王名氣跟實力可都是擺在那裡的,他們三人聯手,就算是東荒尊者榜上的強者都不敢說能贏。

可現在,這三大骨王全力出手下,隻是一個照麵,就被人正麵碾壓擊潰,三人中兩人還已經重創,也就第一骨王稍微好一些,但也同樣受傷。

這是什麼實力?

“哈哈,厲害!”

一道大笑聲在這一刻則是突兀響起,發出笑聲的正是那名血衣侯。

此刻的他,雙眸泛著奇異光芒,看著蘇信所在的方向,其內心也升起一絲戰意。

他生性好戰,可在這次九轉聖蓮的爭奪上,他一直找不到一個像樣的對手,像三斧尊者、善一尊者雖然也是東荒尊者榜上的強者,可跟他比起來,卻差的很遠,這也讓他頗為失望。

可現在,他似乎是終於找到個像樣的對手了。

“隻是一個照麵,還是正麵交鋒下,瞬間擊潰三大骨王,這般強橫無比的威能……就算是我,也做不到。”血衣侯暗道。

他自問自己可以輕鬆擊敗三大骨王,但想要像蘇信那般正麵蠻橫將三大骨王碾壓,卻很難做到。

很顯然,單在力量威能這一點上,眼前這個四步巔峰,比他還要強。

血衣侯還在沉吟著……

“咻!”

一道森冷的光芒突兀亮起,直接朝他頭顱刺來。

“滾開!”

血衣侯低喝一聲,隨意出手就將對方攻勢擊潰,可他目光卻一直停留在蘇信的身上。

他很想現在就直接衝上去與蘇信一較高下,但可惜他到現在還沒能奪得一顆蓮子,畢竟是受人之託,他必須先得到一顆蓮子,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因為他隻能加快手中的動作。

而在將三大骨王正麵擊潰後,那均已經受傷的三大骨王,沒敢再朝他殺來,他也懶得再與其他強者糾纏,直接爆發速度朝一旁虛空掠去了。

在蘇信周圍雖然也有不少想要爭奪聖蓮蓮子的強者存在,可此刻卻沒人敢再去阻攔蘇信了。

沒辦法,蘇信剛剛展露出來的實力,實在太強了。

之前一劍重創蟲鹿尊者還好,那蟲鹿尊者明顯是太大意了。

可隨後蘇信與三大骨王的碰撞,一次交鋒,三大骨王就被正麵擊潰,兩人重創。

這樣的實力,就算是在東荒尊者榜上,排名恐怕也是稍微靠前的,起碼比那位善一尊者、三斧尊者都要強的多,至於是否比血衣侯強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蓮子落入這樣的一位強者手中,他們可沒膽量再去爭。

畢竟那聖蓮蓮子一共有九顆,他們寧願去爭奪其他七顆,也不想從蘇信手中去爭奪那兩顆。

沒有強者阻攔,蘇信非常順暢的掠出了戰場,隨後就朝旁邊一處虛空掠去,可在他身後,那三斧尊者卻是直接追上來了。

“留下聖蓮!”

三斧尊者發出一聲低喝。

蘇信轉頭看了這三斧尊者一眼,眉頭微微一皺,卻並沒有理會,而是繼續往前方掠行著。

三斧尊者則在後邊緊追不捨,兩人很快消失在眾人的視線當中。

一直呆在靜月湖岸邊觀戰的眾多強者們,看著蘇信與三斧尊者一前一後離去,都紛紛驚歎起來。

“剛剛那人到底是誰,明明隻有四步巔峰修為,可實力竟然強成這樣?”

“連三大骨王聯手,都被瞬間擊潰,這樣的實力,不說前五十,排進東荒尊者榜前一百,應當綽綽有餘了吧?”

“排進前一百應該夠了,至於前五十,那還差些。”

眾人隨意談笑著,他們大多數都是來看熱鬧的,現在忽然看到這麼一位強者出現,且還隻是一位四步巔峰尊者,他們自然看的興高采烈的。

而在人群當中,那位夏仙子也一直站在那,關注著眼前這場爭奪的。

他自然也看到了蘇信出手的場景。

剛開始,當蘇信忽然出手一劍重創那蟲鹿尊者時,她就覺得疑惑,因為蘇信給她一股非常熟悉的感覺。

而隨後蘇信與那三大骨王交手,且還直接施展了絕學……

要知道,當初在流沙荒域闖蕩時,她就親眼見到蘇信施展絕學的。

所以,當那絢麗絕美的璀璨星河席捲而出的那一刻,她立馬就將蘇信給認出來了。

“是他!!”

“他是蘇信?”

夏仙子那絕美的眼眸中,帶著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撼與不可思議。

“這怎麼可能?”

“四年多前,他在第四界域,也就具備四步巔峰戰力罷了。”

“這才過去了多久?他的實力,怎麼就強成這樣了?”

夏仙子無法相信,也不敢相信。

因為自己之前可是公開與蘇信劃清界限,甚至還比較隱晦的中傷過蘇信,兩人已經完全交惡了。

現在一眨眼發現蘇信實力提升這般離譜,她當然接受不了。

咬了咬牙,夏仙子也立即動身,朝蘇信與三斧尊者所在的方向掠去了。

……,隻注重劍招形式,卻忘了劍術中蘊含的劍術本質,施展時看起來是很美,很令人陶醉,可卻一點用處都沒有!”“好好想想吧!”說完,蘇信便收劍,轉身離開。“重形輕意?隻注重劍招形式,卻忘了劍術本質?”蘇玉寧腦袋則是一陣轟鳴,彷彿被一道雷電劈中了一般。半響,她才重新回過神來,旋即恭敬朝蘇信躬身,道:“多謝先生指點!”聽到這話,背對著蘇玉寧的蘇信不由摸了摸鼻子,臉上也浮現出一抹玩味的笑容。他想起,小時候這蘇玉寧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