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 灰衣女子

要繼續再觀望一段時間,若你後續表現還能保持這般驚人的話,再對你進行特招。”“是這樣?”蘇信明白,自己三年前,的確惹怒過天焱皇主。以至於那位天焱皇主都下令把他關押到禁魔牢獄當中了。天焱宮因此事而有所斟酌,也很正常。畢竟,天焱宮本就是為天焱皇朝培養頂尖天才的,培養出來的天才,對天焱皇朝一定要忠心,就算不是絕對忠心,起碼也不能對天焱皇朝,對天焱皇主有敵意或仇視。“蘇信,鎮守尋龍塔的那位大人傳話過來,說他...快!

太快了!

快的她都沒看清楚對方是如何出手的,可刀光卻已經瞬間掠過。

她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整隻手掌,都被刀光直接削掉。

一片猩紅鮮血飄灑,夏仙子的那隻手掌往下方地麵落去,掌心依舊還緊握著那枚令符,可即便是整隻手掌都已經被削掉了,她都沒來得及將那令符給捏碎。

“她跟我一樣,都隻是四步涅槃境,可實力差距,怎麼會大成這樣?”夏仙子腦袋有些發懵。

斷掌之痛,她能忍受。

且斷掉的手掌,等回到九聖山後憑藉一些獨特的寶物,也能修復。

可她無法忍受的是,自己在這樸素灰衣女子麵前,竟然連捏碎令符保命的資格都沒有。

她太驕傲了。

她一直覺得自己是真正的天之驕女,身懷特殊體質,擁有無盡潛力,隻要能按照她師尊給的路走下去,今後註定超脫,甚至很大可能成為‘山主’級別的超級存在。

在這世間能夠跟她媲美的,少之又少。

可今日,出現在她麵前的這個不管修為還是年紀,明顯都跟她相仿的樸素灰衣女子,其實力,卻強的令她絕望。

“她,到底是誰!!”

夏仙子忍不住怒吼!

……

嗖!

蘇信終於趕到了戰場之上。

而他剛到,正好就看到那夏仙子整隻手掌都被削掉的場景,同時也注意到夏仙子手中握著的那枚令符。

“那應該是第四山主給她的保命令符,或者是那種可以進行一定距離傳送的空間令符,可這夏仙子,卻根本來不及將令符捏碎,手掌就被削掉了?”蘇信也是暗驚。

僅僅一枚令符,握在手中要捏碎,不過一瞬間的事。

可對方卻令夏仙子連捏碎令符的機會都沒有,這樣的實力……

蘇信立即看向出手的那名樸素灰衣女子,其眼瞳卻當即一縮。

這樸素灰衣女子,麵容很美,美的令人窒息的那種。

單純論容貌,她跟夏仙子比起來,都可以說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且她身上自帶的氣質,又與夏仙子完全不同。

夏仙子是連骨子裡都帶著驕傲,給人的感覺就是像是淩駕於枝頭之上的鳳凰,尋常人無法觸及的那種。

而眼前這灰衣女子,穿著樸素、平凡,麵容潔白無瑕,感覺就像是隻存在於畫中的仙子,不食人間煙火。

“幫手麼?”

在蘇信看向她的同時,這樸素灰衣女子也抬頭看了蘇信一眼,一對清澈見底,沒有絲毫雜質的眼瞳,彷彿能看穿人心。

“這女子……”蘇信目光眯起。

倒不是震撼於對方容貌,而是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。

明明隻是四步巔峰修為,可氣息卻無比恐怖,她站在那裡,無形中竟連自己都能感受到一股極其可怕的壓力。

“蘇信,小心這女子,她的實力,非常恐怖!”那麵色慘白氣息已經萎靡下來的三斧尊者開口提醒道。

可他話音剛落,那樸素灰衣女子就已經直接出手了。

唰!

一道冰冷刀光突兀亮起,速度快的不可思議。

而在察覺到樸素灰衣女子出手的瞬間,蘇信也已經揮劍。

鐺!

蘇信隻感覺自己手中神劍都是微微一震,一股強橫無比,卻又無比獨特的力量傳遞而來,令他身形都一時間後退了數步之遠。

“力量竟然這麼強?”蘇信暗驚。

自己的力量威能可是遠超過六步尊者的,即便是血衣侯在力量威能上,都比不上他。

可眼前這樸素灰衣女子,那刀法當中瞬間迸發出來的力量威能,感覺比他都還要強上一些。

要知道,他可是至尊血脈啊,肉身又媲美極品秘寶。

可這樸素灰衣女子,剛剛出手的瞬間,蘇信可沒有感應到半點血脈之力,隻是存在一股無位元殊的力量,就是這股特殊力量,讓這樸素灰衣女子明明隻是四步巔峰修為,可力量威能上,比他還要稍微強些。

“你們兩個,還不趕緊走!”蘇信發出一聲低喝。

“師妹,趕緊走!”三斧尊者也不猶豫,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狀態,根本不可能幫到蘇信什麼。

夏仙子則是咬了咬牙,看了那樸素灰衣女子一眼,內心雖滿是屈辱,可還是一招手撿回自己的斷掌跟令符,轉身離去。

那樸素灰衣女子想追,她身形一晃,沒有幻影、幻身之類花裡花俏的東西,可瞬間迸發出來的速度,卻令蘇信嚇了一跳。

“太快了!”蘇信驚歎。

他剛剛才與那血衣侯激戰過一場。

那血衣侯依靠身法瞬間迸發出來的速度,已經讓他比較吃驚了,然而血衣侯的速度,跟眼前這樸素灰衣女子比起來,那完全就不是一個層麵的。

太快了,快的蘇信連一絲想要與其比拚速度的念頭都沒有,可他卻第一時間釋放開劍意領域,同時神劍掠出,嘩啦啦~~無盡的劍影同時迸發,頃刻間在麵前彷彿形成了一片浩瀚的劍意海洋。

這劍意海洋浩浩蕩蕩,籠罩麵前一大片虛空。

不管樸素灰衣女子速度再快,她都在這劍意海洋的衝擊範圍內。

咻!

一道冰冷刀光亮起,浩瀚的劍意海洋瞬間崩潰。

這刀光在擊潰劍意海洋後,又接著抵達蘇信麵前,蘇信連忙揮劍抵擋,卻依舊被刀光震盪的直接爆退了出去。

嗖!

樸素灰衣女子震退蘇信後,想要急速去追。

“星河!”

蘇信身形一站穩,便直接施展絕學。

絢麗璀璨的星河,第一時間席捲而出。

那樸素灰衣女子則是一刀刺出,簡簡單單,樸實無華。

可在這一刀下,那璀璨星河卻是瞬間黯淡下去。

“都沒有施展絕學,就那麼隨意一刀往前一刺,就擊潰了我的絕學星河?”蘇信一臉震撼,同時目光也看向這樸素灰衣女子手中的那柄‘刀’。

那是一柄不到兩尺的黑色短刀,說是刀,實際上反倒像是一柄匕首。

這黑色短刀氣息並不強橫,都不是道兵,僅僅隻是尋常的極品秘寶。

就這樣一柄極品秘寶層次的短刀,看上去就是簡簡單單的一刺,可瞬間爆發出來的威能,卻強成這樣?

“我就不信了。”

蘇信麵色一沉,手中神劍再度舉起。

嗡~~~一股恐怖的威能在他手中凝聚,同時他的手掌上也有層層血色晶體浮現,顯然已經施展了星雲手。

“九霄!”

蘇信直接施展自己最強絕學。

譁!

一道足有數百丈長,彷彿懸掛於九天之上的巍峨劍影,遮天蔽日席捲而出。

周遭的空間在這道劍影之下,都劇烈震顫起來。

樸素灰衣女子抬頭,看著麵前這巨大巍峨的劍影,下一刻其身形卻驀地一晃。

這一晃,就彷彿整個人突兀消失了一般。

再度出現時,她就已經穿過了那道巍峨劍影,出現在蘇信的麵前。

“怎麼可能?”蘇信有些發懵。

九霄,這可是自己的最強絕學。

作為一階巔峰絕學,自己又是施展了星雲手,全力爆發。

最重要的是,這一劍覆蓋範圍極廣,遮天蔽日的,縱然是東荒尊者榜上的頂尖強者,都無法第一時間避開的。

像血衣侯,之前麵對他這一招,就根本無法躲避,隻有硬抗,結果就被自己這一劍擊敗。

然而眼前這名樸素灰衣女子,在自己的最強絕招下,卻輕鬆避開了?

自己這最強絕學,劈了個空?

可關鍵是,那麼大的範圍,那麼近的距離下,她怎麼可能避的開?

這樸素灰衣女子可不管蘇信想不想的通,已經再度出手了。

咻!咻!咻!

那柄不超過兩尺的黑色短刀,接連刺出,一道道刀光亮起。

每一刀,看上去都很簡單,樸實無華。

每一刀,都輕易刺穿了虛空,蘊含著令人窒息的威能。

每一刀,速度上,都快的不可思議。

在這一道道刀光下,樸素灰衣女子的實力也徹底爆發了。

蘇信麵色凝重,在這一道道刀光之下,隻能無比艱難的依靠劍術,配合著自身的劍意領域抵擋著。

他已經全力以赴,劍術包括劍意都已經迸發達到極致,卻也依舊隻是艱難抵擋。

這還是因為他之前在劍道輪迴空間內,與無數劍道強者廝殺歷練,積累了太多的廝殺經驗,要不然,在這樸素灰衣女子的手下,他怕是連勉強抵擋都做不到。

“太強了!”

“這女子,不管是速度還是力量,都比我強,速度更是比我強出很多,而在技藝上……她的刀法看上去很簡單,每一刀都是最原始,純粹出自身體本能的攻擊,樸實無華。可實際上,他每一刀都近乎返璞歸真,能夠將自身力量、速度都發揮達到極致!”

“這種無比純粹、本能的攻擊,反而比我之前在劍道輪迴空間內遇到的,很多強者施展的一些厲害的攻擊手段,還要可怕!!”

蘇信一邊與這樸素灰衣女子激戰,一邊則是暗暗心驚。

這樸素灰衣女子的實力確實太強了,遠比之前那血衣侯還要強大的多。

血衣侯在東荒尊者榜上排在第六十七位,而眼前這樸素灰衣女子的實力,在東荒尊者榜絕對可以排進前三十名以內。

甚至就連天神宮那位實力最強,當初曾一度將他逼到絕境,隻能選擇進入湖心深淵的幽影尊者,都未必能夠跟眼前這女子相比。

……製著銀月侯。嗖!蘇信突兀的一個前衝,速度並不快,也沒有施展身法。就是簡單的一個進步直衝。但就在他衝到銀月侯身前不到百丈距離時……“天賦神通,血脈威懾!!”蘇信的最強殺手鐧之一,天賦神通直接施展。沒有任何徵兆的。一股無形,根本無法用肉眼去捕捉的特殊力量自蘇信身上席捲開來。這種力量,無視任何防禦,瞬間就作用在銀月侯的身上。相比起之前,蘇信修為已經突破到破虛後期,再施展這一招,那股源自於生命層次的威懾力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