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九十四章 好訊息

不能打被子。”堂屋裡的牆邊有個小灶,這裡燒臥房裡的炕,灶上銅壺裡的水已經快開了。丁壯兌了一盆溫水端進臥房。他不會給嬰兒洗澡,又怕凍著孩子,隻能擦。把帕子打溼擰乾,拿進被子裡給丁香擦身子。擦完才發現,窗外飛來了許多隻鳥兒,嘰嘰喳喳叫著想衝破窗紙。衝不進來,就用尖嘴琢。窗紙厚,還是被啄了兩個洞。丁壯給丁香蓋好被子,拿著雞毛撣子跑去屋外。哪怕是下雪天,窗外也盤旋著十幾隻鳥兒,正急切地往窗子裡衝。丁壯用雞...九月十七開始放假,十六傍晚丁利來回來了。

不說縣城,連北泉村的道路都打掃得乾乾淨淨,還要求家家戶戶掛彩燈。

夏裡正月初就找到丁壯,村裡有兩戶窮人及丁有壽買不起新衣,想請丁壯出一貫錢,給他們每人做一身新衣。

話說得好聽,“老太爺是大善人,看不得別人受苦……”

若擱平時,丁壯不會給。因為那兩戶是懶漢,丁有壽有錢喝酒也不買新衣。

而這次他痛快給了一貫錢。又另出兩貫錢讓夏裡正買成點心和紅糖,村民們每家分點。

他是在給兒孫積福。

九月十八當天下晌,村人成群結隊湧去縣城外麵,等到晚上看煙花。看完後,再結伴回村。

丁利來也想去看,還想讓一家人都去,晚上住在九鹿織繡閣。

幾人都沒去。

這天晚上,丁壯讓兩個孫子睡來他的炕上,孫女睡廳屋裡的小榻,臥房門不關。

他怕一旦分離,就會成為永別。

想盡可能地跟孫子孫女多相處。

幾人都睡不著,說著話。

丁利來非常興奮,話最多。許久沒跟爺爺和哥哥一個炕睡覺了,妹妹還在屋外。

另幾人心情沉重,時不時說上一句。

次日晚上,丁香又去陪張氏。爺爺有孫子陪,她陪孃親。

平安地過了十八、十九、二十……

什麼事都發生,也沒聽到有關朝廷和遠方的任何訊息。

丁立仁讓人去書院請假,他生病了。丁香也以身體不好為名,暫時沒去陶宅上課。

他們幾人心急如焚,盼望著有好訊息到來。

九月二十四晌午,丁壯和洪大個、丁立仁在東廂喝酒,丁香和張氏在正房吃飯。

突然聽到大門被拍得啪啪響。

院子裡的黑娃不高興地汪汪叫起來,一旁的飛飛也“嗷嗷”鷹戾著。

接著是洪小哥的聲音,“老太爺,好訊息,好訊息……”

聲音一聲趕一聲大。

穩重的洪小哥從未如此失態過。

丁立仁第一個跑去西院,接著是洪大個、丁壯、丁香、張氏。

李麥高已經把門開啟,玩笑道,“要娶媳婦了,高興成這樣。”

洪小哥錯過他跑進來,舉著一封信對丁立仁背後的丁壯和丁香說道,“我爹讓人送來的,蘇家倒臺了,蘇家倒臺了,哈哈哈……”

丁壯吼道,“快念信。”

洪大個衝過去把信搶過來。

李麥高則是一臉蒙。他爹?他爹不就在這裡嗎?

洪大個邊看信邊往東院走,幾個主子和洪小哥跟著。

到了東廂,洪大個笑道,“皇上去天壇祭天路過金水河時,前麵的一個護衛突遭水怪襲擊……”

那個被襲擊的護衛離皇上有一定距離,水怪還傷到了四皇子高雲。皇上隻是受到驚嚇,立即被禦林軍保護起來。

禦林軍和金吾衛馬上把在場的高奉控製起來,隨後又把蘇家人和伍家人全部抓了起來。

蘇途和蘇貴妃失蹤了。

蘇途是“病重”未去祭天,蘇貴妃是淩晨扮成送夜香的嬤嬤出宮了。

看到“水怪”襲擊的是護衛而不是皇上,在場的蘇大老爺當場服毒自盡。

京城戒嚴前秦海第一時間讓人送信過來,後續事情不知。

幾人雖然遺憾暫時沒抓住蘇途和蘇貴妃,但壞人倒臺了,董家能夠沉冤得雪了。

丁壯看了孫女一眼,一定是孫女提供的情報抓住蘇家的。老和尚說“紫氣東來楚風絕”,蘇途肯定跑不了,一定會把蘇家全滅絕。

丁香用腳趾頭都能想到,蘇途和蘇貴妃肯定躲在地洞裡。

那兩人不知皇上會不會被“水怪”殺死,不會提前出京。皇上一旦知道蘇途真的要弒君,肯定會第一時間戒嚴。除非地洞有第三個出口通往城外,否則他們隻能呆在地洞裡。

蘇大老爺見大勢已去,自殺了。

丁香不知那個“水怪”為何物,但襲擊護衛她直覺跟“金龍扳指”有關。

張氏見屋裡的幾人高興得忘乎所以,非常納悶。

“公爹,立仁,香香,你們高興什麼?什麼蘇家?”

丁香笑道,“蘇家是陷害我奶及朱大伯家人的壞人,蘇家倒了,咱們以後不用怕了。”

丁壯大笑道,“老大媳婦不要問那麼多,快去讓人再弄幾個下酒菜,今天我們不醉不休。”

張氏還是一臉蒙。但公爹和閨女兒子這麼高興,肯定就是喜事。

她樂顛顛跑去廚房忙碌。

丁立仁也跟了出去,囑咐下人不要出去說家裡和洪小哥的事。畢竟這件事還沒有過明路,不宜擴散。

李麥高笑道,“二少爺即使不囑咐,奴才也不敢出去亂說嘴。”

他想到洪大個、洪小哥這幾年的表現,再是主家跟朱將軍的關係,有了某些猜測。

心裡也極是歡喜。

丁香又問洪大個,“蘇家謀劃這麼久,手中肯定有軍隊。天下會不會亂?”

洪大個道,“摛賊先摛王,隻要蘇途沒跑出京,外麵有叛軍也是一盤散沙。既然皇上有了準備,肯定會有對策。而蘇益,有將軍他們,他跑不了。”

丁香對綾兒說道,“去告訴我師父,蘇家弒君謀反,已經被抓了。”

陶翁和老太太最恨蘇家,讓他們高興高興。他們京城有親戚,但不會這麼快送信過來。

朝廷的文牘不是也沒過來。

警報解除大半,這天晚上丁香回了自己屋睡覺。

插上門,她又開始跑跳。

她要夢丁立春。

她知道這樣不理智,最應該夢蘇途,或者蘇貴妃,想辦法儘早把他們抓到。

但她還是選擇了情感,她怕大哥出意外。知道大哥的訊息,就能知道朱戰的訊息,甚至朱潛的訊息。

她關上門窗,在屋裡跑跳起來。

飛飛一看又有香香聞,高興地跟著她跳。

香氣越來越濃鬱,丁香上床,飛飛貼上來。

大哥,大哥,大哥,大哥……

她默唸著。

黑霧漸漸散去,夜空深邃,群星璀璨,似星星就在眼前,又似她置身於星河之中……

鏡頭又緩緩下移,地下也似群星璀璨,還停著許多船隻。再仔細看,是波光粼粼的水麵,倒映著漫天繁星。那位朋友的人品絕對信得過,不會把他說出去。不管是基於當初自家的承諾,還是為了跟錢二當家拉好關係,丁壯都必須去做。不敢大大方方打兵器,丁壯一個人在後院弄了個小爐子打。還說寶刀要吸取日月精華,晚上也要打,他就住在了鐵鋪,難得回家一次。丁壯和丁釗找了個託辭,龍飛鏢局給了鋪子很多活計,他們白天做不完。丁釗和兩個夥計有媳婦兒女,一個夥計太年輕,丁壯就當仁不讓晚上做了。丁壯不許孫女去鎮上看她,隔三四天會回家一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