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3章 癢癢粉二代Plus

寒霜心中有些不確定,狐疑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。一顆糖的功效,有這麽大嗎?湘兒被關在柴房裏一天一夜,李嬤嬤沒有給她送吃的,每天隻給水喝。“老虔婆,你憑什麽不給本姑娘吃的?”湘兒餓的頭暈目眩,隔著柴房的門縫,凶狠地問。李嬤嬤冷笑一聲:“湘兒姑娘,你害了人還不知道悔改,簡直是喪盡天良,而且你都要說死了,還吃什麽飯?省下來給襲人姑娘吃吧,她被你坑的現在還臥床不起呢!”“老東西!”湘兒的眼神如同惡狼一般,森森...水清十分狼狽,頭上還粘著幾根茅草,臉上兩個大大的黑眼圈,看起來格外的憔悴。

張太醫亦是如此,他被捆了起來正趴在地上瑟瑟發抖,看見凰歌和夜千丞更是連頭都不敢抬。

看來昨晚雲峰和寒冰沒少折磨他們。

“哼,今日落入了你們手中,我也沒準備再活下去,要殺要剮隨你們的便!”

水清態度十分堅硬,狠狠地瞪了凰歌一眼,怒道。

昨日他來刺殺紅蝶的時候,就已經知道自己的結局了。

上次太子去跟那些所謂的受害者道歉的時候,他都沒能盡到自己侍衛的指責好好的保護太子,他已經很是失職了是啊!如今太子好不容易又給了他一次將功折罪的機會,如果他再把握不住,那就真的不配再回去了!

昨天來的時候,他就已經抱了必死的念頭,不成功便成仁!

“喲,幾日不見,你還硬氣了不少呢。”

凰歌勾唇一笑,波光瀲灩的眸子裏彷彿盛著一湖晚霞:

“但是你放心,我不會殺了你的,我還是想從你的嘴中得到一些有用的訊息!”

水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道:“癡心妄想,我不會告訴你的!”

“那我就隻好對你用一些小手段咯。”

凰歌搖了搖頭,頗有些無奈地道:“這都是你逼我的,一會兒就不要怪我了。”

水清冷冷的笑了一聲,不屑的把頭扭向一邊。

楚凰歌再厲害,也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,她能有什麽手段能使自己屈服呢??

水清不信。

凰歌嗤笑了一聲,手指輕輕一彈,把從空間中拿出的癢癢粉灑在了水清的身上。

這次的癢癢粉不同於上次用在雲靜公主身上的,這是升級版,經過改良加強的二代癢癢粉!

水清被五花大綁,跪躺在地上,等了許久也沒等到凰歌的動作,他不竟有些不耐煩,冷聲問道:

“不是要折磨我嗎?怎麽還不動手?”

“你是我見過的第一個迫不及待想要被折磨的人。”

凰歌讚歎般的看著水清:“不要著急,很快就來了。”

水清還沒來得及再問,就感到肩膀像是有螞蟻在爬一樣,瞬間癢了起來。

“該死!這是什麽東西?我身上怎麽這麽癢?”

那種感覺起來的時候很是微弱,就像是平常任何一個部位忽然癢了一樣,但是下一秒,就像是被油被扔進了火裏一般,“哄”的一下炸開一片,瘙癢異常。

水清手腳都被綁著,無法去抓,隻能歪著頭,試圖用下巴去蹭蹭。

但是這無疑於隔靴搔癢,水清臉上逐漸焦急了起來。

他拚命地蹭著姿勢看起來極其可笑,可是肩膀上的癢意非但沒有被止住,那感覺似乎還有蔓延的趨勢,從肩膀到全身,已經形成了燎原之勢。

“你給我用了什麽東西?”

水清終於反應過來是凰歌在他身上動了手腳,一邊在冰涼的地上蹭著自己的背部,一邊著急地問道。

“這個嘛,是升級版的二代癢癢粉,刑訊逼供專用。”

凰歌腹黑一笑,一邊欣賞著水清那痛苦的反應,一邊道:“隻要你把我想知道的事情告訴我,我就給你解藥。”

“哼,男子漢大丈夫,豈能言而無信!”

水清冷眼瞪著凰歌,怒斥道:“妖女,我是不會告訴你任何事情的!”

凰歌無奈地聳了聳肩:“無所謂,你說不說對我也沒有太大的影響,即便你不說,紅蝶日後也會告訴我的。”

水清氣的咬牙切齒。

他知道,凰歌說的是實話。

經過了昨天晚上的刺殺,紅蝶和太子府已經成了仇人了,紅蝶再傻,不可能繼續幫著太子府。

如果敬王府能找到紅蝶,他們就極有可能問出關於太子府的所有資訊。

身上的癢意又傳了過來,水清的身體奇怪地在地上扭動著,卻無法解決……

凰歌笑著欣賞著水清氣急敗壞的一幕,對著張太醫挑了挑眉:“你呢?”

張太醫一直在旁邊看著水清被折磨,心中惶恐至極,見凰歌提起他來,頓時嚇的一個激靈:

“王妃娘娘,我說!我什麽都說!”

張太醫瑟瑟發抖地把昨天晚上怎麽幫的紅蝶、怎麽綁了水清的事情老老實實地說了一遍,才瑟瑟發抖地看了凰歌一眼:

“王妃娘娘,我這個認錯態度還算真誠吧?您就別對我用刑了吧?”

凰歌嫌棄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認錯態度是很好,但是你辜負了我和王爺的期望呢,傷了我和王爺的心,這個要怎麽說?”

傷了她和夜千丞的心?這一對殘酷的夫婦有心嗎!

張太醫在心裏吐槽了一句,哭喪著臉道:“王妃娘娘,小人知道錯了,要不您再給我一次機會?”

凰歌咂摸著下巴道:“再給你一次機會也不是不可以,但是我有個條件。”

說完,凰歌拿眼神示意了一下在地上蹭來蹭去試圖減少,身上癢一的水清。

張太醫本來就是個聰明人,見狀立刻會意,連連磕頭道:“王妃娘娘,請放心,關於太子府的事情,微臣一定知無不言,言無不盡!”

水清一邊蹭癢癢,一邊臉色猙獰的看著張太醫,怒吼道:“張恒久,你這個叛徒!虧得太子殿下那麽信任你!”

“我呸!老子被關在這裏多久了?太子府裝聾作啞不聞不問!你當我不知道嗎?”

張太醫“呸”了一聲,臉色鐵青地道:“水清兄弟,有一句話說得好,識時務者為俊傑,咱們都到這個田地了,還堅持什麽呢?你真的以為太子多麽看重你呢?他不過是把你當狗而已!”

說完,他抬頭看了看凰歌和夜千丞的臉色,見兩人似乎都很認可,便又幫著勸水清道:

“兄弟,你也別硬扛著了,隻要你服軟,王爺和王妃娘娘是不會折磨你的!”

水清臉色陰狠,狠狠的啐了他一口。

張太醫臉色一黑,也不搭理他了,諂媚地看著凰歌:“王妃娘娘,你有什麽想知道的?盡管問小人便是,小人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。”

凰歌讚賞地點了點頭,勾唇一笑道:“你來敬王府的時間也不短了,想問你太子府最近發生的事情,你怕是也不知道。”

張太醫連忙點頭,欣喜地道:“多謝王妃娘娘體諒!,太子府最近發生的事情,微臣確實不知,可微臣也幫著太子做下了不少壞事,隻要您想知道,小人一定全都說出來……”

後來自然不必說,凰歌什麽招數都沒有用,張太醫就把一切交代的一清二楚。

不過,其中一件事情引起了凰歌的注意。

原來張太醫竟然也是太子殘害宮女事件的證人。

凰歌暗暗把此事記下,就聽見夜千丞冷聲吩咐寒冰:“繼續把他關起來吧,以後再也不許任何人探視。”

寒冰領命,冷著臉抓起了張太醫,繼續把他關進了原來的房間裏。

張太醫垂頭喪氣,知道自己保住了一條命,卻也知道,以後的日子怕是沒有那麽自由咯!爺,但是有喜的事情,顯然在她意料之外。”從今日雲星月的反應來看,她也是錯愕的,但是錯愕的背後,更多的卻是震驚和不願意相信。也就是說,雲星月心中是知道有這個可能性的,隻是她自己不願意承認罷了。寒霜扭扭捏捏地起來,又安慰凰歌:“王妃娘娘,王爺是個太監也不錯,至少沒有那些達官貴人的三妻四妾的作風,奴婢看著,王爺還挺疼您的……”凰歌哭笑不得,睃了她一眼道:“這些話還用你說?”這丫頭還真的以為她會為了夜千丞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