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3章 五裡亭的驚嚇

會的。福寶福大命大,菩薩一定會保佑她的。”顏奶奶連忙急轟轟地吼了出來,眼圈紅紅的,她不敢想也不敢相信,她覺得福寶一定還好好的。“會不會我們一開始查詢的方向就錯了?”子墨沉思著說。“你說賊人會不會把福寶擄到大媽山去了?”“對呀,我們怎麼沒想到呢?所以我們一開始的想的就錯了?”“剛才村裡有發現,樹林裡綁了兩匹馬。”“說明賊人好沒有走,快點,快點,快點召集人去找,晚上大媽山上還是有野獸的,還不得把福寶給...楚楚的思想又神遊了:“大哥小哥呢?還有紅纓,他們明明說要來接楚楚的。”

望著玨哥哥身邊隻有兩個長隨和三匹馬,楚楚本來到家歡快的心情,顯得非常的低落,她以為到了五裡亭會前呼後擁的,家裡人都來了呢!

“爺爺四叔和小姑丈不是都考完試了嗎?怎麼也不接楚楚?還有小姑姑,他們都忘了福寶嗎?”

子墨叔叔和爹爹都說,明明給家裡送過信的,肯定知道她們今天回來才對,怎麼全都沒有來?

“也許他們忙……”

連黎焱都有點詫異,再怎麼說這次回來,起碼迎接的人應該不比上次送行的人少才對。

她想安慰楚楚,卻不知如何表達了。

就算順國公府和大學士府的老人小孩不方便出來,什麼都應該會派管事或者管家婆子才對。

她的心裡“咯噔”一下,馬上不踏實了,肯定家裡出了事。

“好了,上車,馬上回家。”

看孃親神色慌張,楚楚也覺得不對勁了,顧不上埋怨誰,連忙轟八月和秋梨上車。

“快走,快走,回家。”

“孃親,我跟子墨叔叔騎馬,騎馬快。”

黎焱也沒有回頭,隻是回應說:“小心著點。”

楚楚說完就向子墨叔叔跑去,焦仲玨的腰側和手上一下變得空蕩蕩的。

“楚楚,玨哥哥帶你,坐我的馬。”

聽到玨哥哥的話,楚楚轉身看過玨哥哥那匹馬,比爹爹騎的那匹顏色稍淺,一樣的棗紅馬,隻是身量小了一圈,上麵隻有一個馬鞍。

她搖了搖頭:“不用了,子墨叔叔的馬快。”

子墨想說把小馬鞍卸過去,看主子擺了擺手,最終沒有吭聲,隻好把小姐抱了上去。

一路策馬回去,子墨刻意讓玨主子趕上來,兩馬並駕齊驅,但是都沒說話,他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。

照理說有什麼事?也會告知他們二人才對。

“楚楚,家裡沒事。”

這是安慰的話,也知道京中無大事,順國公府自然是安然無恙的,並沒有刻意騙楚楚。

“我不信。”

這個時候楚楚的心情和孃親是一樣的,沒有親眼見到,即使是玨哥哥,她也認為是在善意地安慰自己。

焦仲玨也是剛從皇宮出來,知道了幾家都沒出什麼事,但也搞不明白為什麼所有人都沒出來迎接,所以他也丈二摸不著頭腦。

順國公府的門庭大開,除了守門的小廝,車馬一路進去暢通無阻,但是除了幾個出來拉馬的小廝,真的不見一個人。

和他們出門前的境況大相徑庭,難道她們想的沒錯?或者是老人怎麼了?焦仲玨心裡也沒底了。

被子墨叔叔抱下馬的時候,沒有馬上再往裡走,就在前院的庭院裡。

直到後麵的馬車也跟上來,待孃親下了車,楚楚馬上跑到了黎焱的身邊,緊緊地抱住了她的胳膊。

她有點怕了。

“孃親,這是怎麼了?祖母呢?還有大哥小哥和姐姐呢,楚楚想他們了。”

說著眼淚就想下來了。

“啪啪啪啪……”

一陣震耳欲聾的鞭炮聲在她們的耳畔響起,又是把楚楚和黎焱炸得嚇了一跳。

光看到舉鞭炮的竹竿,耳後濃煙滾滾,也不見個人。

黎焱光顧得把楚楚往自己的身後拉,自己卻被驚得差點跌倒,幸好冬姑和青衣一左一右扶住了夫人。

八月緊緊護在小姐的前麵,秋梨攙扶住都忘了哭的小姐,蘭惠則捂住了楚楚的耳朵。

“歡迎夫人和楚楚(妹妹)回家。”

忽然炮煙後湧出一群人。

……

楚楚和孃親都懵懂了。

“楚楚快來,小哥帶你放鞭炮。”

“妹妹,大哥帶你去後院,雲娘和兮月姐姐她們在後麵發麵做糕,都是你喜歡吃的。”

最先跑出來的一眾孩童,和嘰嘰喳喳的叫喚讓剛剛還有點焦急和顧慮的所有人,都愣了神。

家中好像沒什麼事呀!

可是這人也忒多了!像是變了樣。

“福寶,福寶,我們來了。”

“福寶,給我們帶禮物了嗎?相親們和同窗給你帶了好多小東西。”

“三哥、元寶、丫丫,你們怎麼來了?……”

七八個小孩上來一下就抱在了一起。

“還有姐姐,春桃姐姐。”

楚楚還沒來得及數,旁邊的都是誰呢?扶著她的秋梨手手也鬆了一下,果然他們後麵出來的還有一群人。

除了春桃,爺爺,二嫂三嫂,二叔、三叔、四叔、大郎二郎哥……

好多人

桃花村的家人好像全都來了。

後麵緊跟著的纔是藍川先生和黎姨姨,外公外婆和表哥們也來了。

在最後麵,還有劉莊頭一家,目光好像也緊盯著她旁邊的秋梨……。

福寶連忙把秋梨往前推了,她歡快地跑了:“孃親,爹爹……”

這個時候,走在最前麵向她伸出手來的可不就是桃花村的爹爹和孃親嗎?

“爹爹孃親,你們怎麼來?”

楚楚喜極而泣,連忙撇開身邊的一眾夥伴們,和爹孃重新擁抱在一起。

楚楚真的哭了,也跟孃親前兩天一般哭得稀裡嘩啦的。

“你們來了,怎麼也不去接我。”

埋怨歸埋怨,但是笑臉和哭泣是連著一起的。

“老夫人前兩天就差人把我們接過來了,說是要跟楚楚一起在京城過年,還一定要我們在這裡住兩晚,等除夕夜再回楚閣去守歲。”

“太好了,爹爹、孃親,福寶想你們了,嗚嗚。”

沒一會兒,又在人群裡找奶奶和小姑姑。

“別找了,奶奶和祖母外婆都在福祿苑等你們呢!怕是嘮嗑忘了時辰,還不知道你們已經進門了呢?待會記得過去請安!”

“那~小姑姑呢?”

“後院忙活著呢,生怕你回來餓瘦了。”

和她說話的是四叔。

“四嬸呢!”

楚楚的話幸虧被鬧哄哄的聲音遮蓋住了,誰也沒聽到。

但是她的小腦袋被四叔彈了一下,但是一點都不疼:“福寶,別胡說。”

再跑出來也跟楚楚紮在一起的,可不就是紅纓嗎?

可真熱鬧呀。

“楚楚,我爺爺和父親母親都同意了,讓我在你們家過年。”

紅纓高興的興高采烈的,彷彿這纔是她的家。,趕車的是十五。十五才十七歲,福寶很為難,不知道怎麼喊,原來就把子墨叔叔喊老了,如果繼續喊十五叔,就一錯再錯了;但是如果喊十五哥,那又把子墨叔叔置身何處,不是又差了輩嗎?最後還是十五堅持說:“小姐還小著呢,就叫十五叔。還好十一已經二十歲了,叫叔一點都不違和,不然恐怕還得爭論一番。福寶也不想那麼多了,想了頭疼,還是讓大人去傷腦筋吧,不然再拾算起來:大郎怎麼又管他們叫哥呢?子墨騎馬在前麵帶路,讓十五駕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