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4章 婦綱得用一用,賞賜不要白不要。

背井離鄉,去投奔那不可預知的未來。不過他提醒村長,可以告訴村民需要購買東西的,近期及時去購買,家裡糧食夠了的話主要還是囤點鹽,不然流民一來,不說去縣城恐怕連鎮子也進不去,想要買也就難了。大橋鎮那裡,前兩天已經安排妥帖,讓顏永安隨時關注災民的動向,看苗頭不對該關門就關門,到時如果時間來得及就趕回桃花村,情況緊急的話,人就躲到地窖裡不要出來。就連顏奶奶和秀孃的孃家,顏永毅和顏永力都特意套車跑了一趟,給...黎焱由焦急和緊張,再到後來的被驚嚇,一開始還想發火的,可是現在一看其樂融融的場麵,心裡都暖乎乎的。

這纔是家的感覺,她笑,再也不想哭了,這兩天在夫君懷裡已經哭夠了。

她沒有一絲的妒忌,女兒高興她也高興,這麼久她也想通了,女兒有那麼多的親人嗬護纔是最幸福的。

“你們,你們~也太讓我們意外了。”

差點把她們嚇死的話,最終沒有說出來,隻剩下傻笑,最終被雙胞胎兒子撲了過去,眷眷隻是靠著母親拉了拉袖子。

圍上來想跟她親熱一番的兩個小子,被大手掌就拍了過去。

黎焱笑著罵道:“就知道是你們在搞事,還不快點帶妹妹下去收拾,讓她收拾整齊再出來吃飯。”

“孃親,我們一直說去接你們來著,早都計劃好淩晨就出去等的。現在這樣可不是我們的意思,回來你再罵爹爹吧!可全是他的主意。”

被打了兩掌,兩兄弟還是樂嗬嗬的,連忙上前去拉楚楚妹妹,一個多月不見稀罕得很。

這樣的舉動倒是有點像憨憨夫君,也夠他用心的了,隻是他肯定沒想到,本想給她們的驚喜變成了驚嚇。

婦綱好久不用,看來今晚得治一治。

黎焱看著旁邊呆呆的蘭惠,安排道:“眷眷,這是你蘭惠姐姐,以後要跟你一起學習的,先安置在你那院,明日我們再一同送她回家。”

“知道了,母親,待會就去。”

眷眷還是一貫的彬彬有禮,對母親也是這樣。

“蘭惠別害怕,歇一晚再回去,今晚也熱鬧熱鬧,認識點新朋友。”

八月倒是上前安慰上了,有點擔心她不習慣。

回到家黎焱又恢復了她國公夫人的魅力,做事、交辦都井井有條、平穩不亂。

說完纔下去跟眾人打了招呼,接下來的事還有得她忙的,這會兒都沒見到婆母、母親和姨母,三人肯定又躲在哪嘮嗑去了,請安是免不了的。

不過,忙,她真的很高興。

這纔是家的感覺,經過這麼些事,她本來有點冷情的性子,現在更喜歡家裡熱熱鬧鬧,其樂融融,這纔有大家、世家的樣子。

不過到了家也不至於太焦急,夫君麵聖肯定還有個時間,搞不得上頭那位還會假惺惺地擺慶功宴。

這家宴自然還要等他的,不過晚一點也沒關係,剛好大家都可以休息一下。

這最後兩天趕路是最輕鬆的,主要還是有了夫君的陪伴,沒有了那種焦慮,她也不是覺得太累。

往年過年順國公府人少,都是冷冷清清,今年她打算把宴席從今日就擺到正月十五,熱熱鬧鬧過完了元宵再說。

皇宮裡

果然

順國公運糧有功,皇上獎勵了不少金銀財寶,還給了城郊一座兩百多畝的莊子作為獎勵。

但是對順國公一路受沒受到傷害,有沒有危險隻字不提,更不說追查結果了。

已經從一品的官自然也不會將他升為正一品,這都是意料中的事。

貢院的案件更是一句都沒有提起,但是處理的結果,順國公已經知曉了。

安公公年紀大,也經歷過前朝的事情,這位乾脆把事情推到了前朝餘孽身上,所有罪責都讓死去的安公公去承擔了,那四個匠人也是斬立決,像這樣堵了悠悠眾口。

獎勵順國公都樂嗬嗬地接受了,而且把獎賞的莊子又記到了楚楚的名下。

也非常恭敬地俯首道謝,像沒事人似的,比起那些不痛不癢的追究,還不如這些真金白銀來得實在,以後兩個女兒的嫁妝更充實了。

不過慶功宴沒有為他擺。

兩天後還有過年的宮宴,所以今日也沒特意擺宴慶賀,也在情理當中。

順國公出了宮門,總算鬆了口氣,腳步也輕快了許多,在皇宮裡太壓抑,還不如回家早早跟家人團聚。

他得回去好好洗個澡,換身衣服,再跟家裡的老人喝幾杯茶,他身上的疲憊是裝給皇上看的,可不是給家人看的。

家人看到的應該是他最好的狀態,回到家他都覺得年輕了十歲,而且把這功勞全部歸到了楚楚身上。

給老人們請安後。

大哥小哥和姐姐,還有一眾桃花村的親友,把楚楚擁進了楚園。

裡麵已經煥然一新,月亮門貼了對聯,每間屋子門口都貼了大大的福字,還都是倒著貼的。

福到福倒,倒著貼就是寓意有福的。

“這是二哥寫的對聯和福字。”

楚楚一進門就認出那些字是二郎哥寫的,這些字她太熟悉了,隻是寫得比去年越發好了。

“二哥沒白疼你,還以為福寶要把二哥忘了呢。”

“怎麼會?二哥最好了。”

楚楚的聲音稍稍有了些變化,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去了北地的原因,聲音軟糯中居然感覺有了點硬朗清脆,但是仍然很好聽。

“大哥的字不是比二哥的更好看嗎?”

嚴禹喆有點吃味,感覺妹妹好像被人搶了,妹妹從來沒有說過他最好,怎麼厚此薄彼呢?

“大哥二哥的字都很好,一看就知道是可以考狀元的。”

聽這話就知道妹妹有吹捧的成分:“那大哥可得跟二哥分開考,可沒聽說狀元有兩個的。”

“哈哈哈,大哥是怕考不過二哥吧?”

嚴禹戈不嫌事大,連誰是親哥都忘了,調侃也不分主次。

馬上被哥哥堵住了嘴:“弟弟可別忘了,爹爹和孃親說回來要考你讀書的。”

聽了大哥的話,嚴禹戈假裝耷拉著腦袋,頭都抬不起來,兩隻手也耷拉了下來,好像怕怕的樣子,更是讓大家鬨堂大笑。

“福寶,福寶,這福字也有我們寫的,看都貼在我們的門上了。”

元寶和三郎急著獻寶,把楚楚拉向他們的房間。

幾個孩子年齡相仿,也還需要人照顧,知道來了肯定會黏著楚楚。

老夫人把他們乾脆都安置在了楚楚院裡,讓他們都自己挑了一間來住,不過元寶和三郎還是堅持兩人住一間。現那座房子好像陳舊了不少,屋頂上黑雲纏繞。福寶是個記仇的人,不單是原來姚老太婆和姚老太爺把她賣掉,這段時間姚富財做的那些醃臢事,是次次都想把自己家的四叔往死裡整,她是越想越氣,真想著要不要花點金幣讓空間大大出個點子報復他們一下。算是老天有眼,福寶看得出來姚家恐怕要出事情了,運勢隻會越來越壞,她還是第一次看到宅子上會這樣黑雲繚繞呢,以前打雷下雨都沒那麼嚴重。顏清華看福寶望著姚家愣神,以為她還有心理陰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