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5章 丫字型“福”字

,看的都是自己手上有多少嫁妝。原來泥腿子是不敢想,現在光是自己手上的銀票都還有幾千兩,為什麼不讓自己和家裡的兒媳們也都人手一間呢?買了以後收的租子就是她們自己的私房錢了,一鋪養三代,以後子孫三代就是不種田也有點嚼頭。看到顏奶奶又把福寶的話當了真,眼上的光說明瞭一切,蕭夫人倒是有點興奮。“顏奶奶如果能拿下七間,其他的倒好辦了,陳娘子,你要不要個一兩間?”五間宅子才一千兩銀子,蕭夫人還是拿得出手的,但...楚楚一間間去看,果然他們的門上都貼著福字,元寶和三郎的門上貼得還算有模有樣,起碼筆畫都是整齊的,筆畫也比過去工整了不少,說明讀書還是有長進的。

和她並排另一邊丫丫的那間,門上的字可就差多了,楚楚看了捂著肚子就笑,腰都直不起來。

“三郎哥,我就說不貼不貼,他們偏說要貼,看鬧笑話了吧。”

丫丫氣得就想把那個福字扯下來,被福寶這麼笑話太丟臉了,自己也覺得那個字太醜。

“誰說不好了?我隻是覺得這字看著就是丫字型,是我們丫丫獨一無二的,誰都比不上。”楚楚還是笑得有點哆嗦,強忍住笑安慰丫丫。

“真的嗎?可是楊夫子都說,我和顏萍萍兩個人的字最差了。”

丫丫非常不自信地回答。

“顏萍萍怎麼能跟我們丫丫比?她可比丫丫大好幾歲呢?丫丫的我們稀罕得很,她的肯定狗都嫌,她們家的門敢這麼貼嗎?”

福寶的話讓丫丫心情瞬間好轉,連忙又抱上了福寶的胳膊:“就知道福寶不會埋汰我,你要是不離開桃花村就好。”

“謔,在家的時候誰說的?說要不是福寶都來不了京城,說不得現在還在家裡幫撒種子呢。”元寶善意地奚落丫丫,三郎也捂著嘴巴笑。

“哈哈哈。”

幾個孩子滾做了一團。

過了好一會兒楚楚才問他們幾個:“元寶、丫丫,你們的爹孃怎麼同意你們來的?”

楚楚這時候才覺得奇怪,元寶可是蕭伯伯和姨姨的寶貝,過年不留在家,難道還允許他在別家過年?

丫丫更不用說了,在家裡也是被爹孃和李爺爺寵得跟眼珠子似的,怎麼讓她跟來了?

元寶搶著回答:“母親也到京城來了,爹爹明天也會到,今年我們在外祖家過年,明晚他們會來接我。”

“原來元寶哥哥外祖家在京城呀?怎麼沒聽你提起?”好奇的隻有楚楚一個。

元寶連忙搖了搖頭:“是外婆的孃家,在京郊不算太遠,我母親和外婆也很多年不回來了,今年說是在這過了年纔回去。”

到了丫丫,她還沒說話,三郎就搶先回答了:“丫丫想你都想哭了,我讓孃親去跟李爺爺保證,說初四就帶她一起回去,她們才讓跟過來的。”

“三哥你可真行呀,三嬸都這麼聽你話了?~~不是,你們初四就回去嗎?不跟我一同過生辰了?”

楚楚不免有點失望,突然有點失落,怎麼才剛來就提到回去的事了呢?

“福寶的生辰每年都有,以後再一起過也是一樣的,但是爹孃說了,現在鋪子生意好得很,得提早回去,初六就開門,而且蓁蓁姐一個人在清流縣過年他們也不放心,得早點回去看看。

再說,出來久了,丫丫的爹孃也不放心,可是跟他們說好了,初四肯定到家的。”

“啊!蓁蓁姐沒來嗎?”

楚楚這才發現,家裡除了蓁蓁姐誰都來了,就在剛才,連小四小五小六也都被抱著,朝她揮舞著小手手,看著都大了不少,可是唯獨少了蓁蓁姐。

二郎怕福寶擔心,連忙告訴他:“我們沒到小年就出門了,蓁蓁姐說那時候買賣是最好做的,堅持要守著鋪子,不捨得出門的還有陳奶奶,我們也央著她一起來著。

兩人說要一起過年呢!現在她們兩人關係好得很,不知道的別人都以為是親母女呢。”

“哦!蓁蓁姐果真長大了呀!都可以單獨做事了。”

“可不是,連三嬸都誇她說現在懂事得很,人也機靈,就是塊做買賣的料。”

楚楚忽然想到蘭惠姐姐,四下一看沒看到她跟進來。

“蘭惠姐姐的呢!我們給她也選一間吧。”

“孃親剛剛說了,蘭惠年紀稍大,以後也要跟眷眷一起學習的,已經叫家裡的婆子在眷苑給她安置了一間,早就佈置好了,眷眷剛剛帶她過去了。”

嚴禹喆連忙回答妹妹的問題。

“那怎麼行?她和姐姐還不熟呢,我們過去看看。”

旁邊的秋梨連忙招呼:“小姐慢點,怕蘭惠小姐不習慣,八月已經跟過去了,說是如果還不習慣的話,今晚跟她先睡一晚,以後熟悉就沒事了。”

“八月倒是懂事,回來就把我們倆拋棄了。”

話雖這麼說,楚楚還是挺高興的,覺得八月非常識大體,起碼知道怎麼照顧人,也把蘭慧當自己人。

一群人一麵說又簇擁著往往隔壁走,眷苑和這邊一個樣,都已經掛起了燈籠,貼起了窗花,一片喜氣洋洋的過年景象。

“蘭惠姐姐在姐姐這邊還習慣嗎?不習慣的話就跟我們住那邊去。”

一過去楚楚就招呼上了,怎麼都覺得蘭惠會有點認生,生怕她不習慣了會哭。

“楚楚放心吧,我慢慢就習慣,眷眷都帶我把這裡熟悉了,過了今晚,我也和眷眷都是隻中午在這休息,以後出入都一起,倒是合適得很。”

沒想到蘭惠和姐姐手拉著手,反而把熱情又有點擔心的八月晾在了一邊,好像沒她什麼事了。

“那就好!反正現在也休沐了,孃親說明天我們一起送蘭惠姐姐回家,你回家要是不習慣也可以過來住幾天,我們隨時都歡迎你,在這邊過年肯定熱鬧多了,不如照著孃親說的,讓你祖父祖母和哥哥也一起過來過節吧。”

“你們真是太好了。”

蘭惠換了套衣服,髮髻也重新梳了一下,整齊了不少。

看著臉色白淨多了,除了還有點突出的兩坨高原紅,其他和京城的小姐沒什麼兩樣。

“馬上就過年了,明日我回去肯定還得收拾,到你們家過年怕是祖父祖母也不習慣,到時看他們意見再說吧,我也不想他們太拘謹了。

但是無論如何,正月初一我肯定會跟哥哥一起過來給國公大人和姨母拜年的。”

蘭惠在他們的感染下,沒有一絲的怯弱,大大方方,武將的孩子果真沒有一個是孬種,適應能力強得很。

“小姐們趕緊洗漱休息一下,老夫人和夫人說了,等國公爺回來就開餐,今晚可是整整擺了十桌,淳親王一家和玨世子也過來呢!”他真的想把這戶人家摘出去。“老天爺啊,我老婆子不在家,你們連飯都不給老爺子端,你們都良心都被狗吃呀!”“這份家業都是老太爺給你們掙下的,你們怎麼那麼狠的心讓他餓著離開哇?”村長剛剛踏進姚家的大門,沒想到聽到這樣的罵聲,馬上知道大事不妙。果然,姚老太爺住的屋子門口,明顯瘦了一圈的姚老太婆,像乞丐似的,髒兮兮跪在門口哭天搶地。顏村長探頭進去一看,發現姚老太爺躺在地上蜷縮成一團,早都沒氣了。恐怕都死幾天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