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6章 全家參加宮宴

匙,又打了一把新的。”平時村裡的老人小媳婦來嘮嗑,她們都是搬凳子桌子擺在院子裡招待,要進屋也是進去秀娘和顏杜氏房裡去看三個孩子,所以她想了想,又搖了搖頭。孫子孫女們從來不會亂拿她的東西。尋找線索的人出去不久,全村人都知道福寶又被擄了,這下全村都炸了鍋了,他們村怎麼會接二連三的發生這樣的事呀?所以知道的全都擔心地圍攏到她們家了。“怎麼會這樣?怎麼屢次被擄的都是福寶?”“難道就為福寶長得好看?那也不值...冬姑過來傳的話讓他們很開心,最高興的就是楚楚了!能和那麼多人一起過大年才興奮呢。

剛剛回來一高興,她都忘了原本跟她並排騎馬的玨哥哥了,現在才驚覺把他給冷落了。

不過知道他肯定跑前院去了。

她拍拍自己的額頭,都覺得自己有點無禮了。

“玨哥哥過年是不是也要住在這裡?”

楚楚最關心的還是這個,去年過年也不知道玨哥哥是怎麼過的。

不會一個人孤零零地在玨郡王府過吧?想到玨哥哥有可能一個人待在那間孤寂的小院裡,楚楚就覺得莫名的心疼。

“放心吧,祖母做主,已經在前院給玨哥哥安置了一間住處,就和大哥的屋子緊靠著,什麼都是備好的,以後隨時都可以回來住。”

“耶,太好了,那玨哥哥肯定可以一起過我的六歲生辰。”

說完想想不對,又補充說:“是一起過楚楚和姐姐的六歲生辰。”

“走了,走了,趕緊的洗澡梳妝去,家裡的床我肯定可以睡幾個時辰,都給你們都帶了禮物,待會再叫洛梅姐姐幫忙找出來。”小嘴巴叭叭的,其他人都插不上話了。

~~~

十二月二十九,順國公府把它提前過成了除夕。

原本沒有佈置的前院,被黎焱一聲令下,全部掛上了紅妝,整個城西就他們動作最快,不知道的還以為今天真的就是除夕了。

順國公進府的那一刻,鞭炮聲再次響了起來,比剛剛楚楚他們進門燃放的還要久,足足燃放了一盞茶功夫。

順國公府高大的門庭前通紅一片,鋪上了厚厚的一層紅紙,異常的喜慶。

因為他們的歸來,府裡殺了兩頭年豬,羊也殺了四頭,雞鴨魚肉更不用說了,糕點瓜果更是琳琅滿目,能擺上的都擺了。

楚楚不小心就被人喂得吃撐了,所有人都理所當然地認為她出去受苦了。

明明帶出去的衣服變得又窄又小,腰圍也緊繃,可到了所有人嘴裡,都變成了“瘦了”“肯定是餓著了。”

雞腿、排骨、大肘子、鍋包肉……

還有好吃的糕點不停地往她麵前堆。

也幸虧回來她換了一套寬鬆點的衣服,是家裡的繡坊特意為她新年做的新衣服,不然吃下去那麼多,衣服怕是得撐破。

好可惜,回來後四個人不能一起睡了,因為管教嬤嬤直接就住在楚園。

秋梨被楚楚趕到後院跟家人們相聚,也不用她陪了。

外屋的小床上換成八月值守。

不能跟夥伴們窩在一起。

但是半夜裡楚楚還是跑到別屋鑽了桃花村的孃親被窩,回來了半天人太多也沒顧得上親熱,需要沾上點孃親的味道她才舒服。

隻是不能再貼著孃親睡了,孃親身旁躺著小四和小五,一點空隙都沒有,但是四人擠一起也很暖和。

孃親、二嬸、三嬸都是被安置在楚園,還是楚楚特意要求的,她想在這為數不多的日子裡也體驗當初在桃花村的感覺。

可惜奶奶被祖母拉走了,肯定是住進了福祿苑。

爹爹和二叔三叔他們則是住進了前院。

除夕日,

剛剛過午。

穿著絳紫色宮服的孃親,頭戴金色纏絲鑲嵌紅寶石的頭麵,臉上略施粉黛,站在穿著玄青色官服的爹爹旁邊,郎才女貌,孃親顯得異常的明豔。

一左一右的兩對金童玉女,粉妝玉琢,讓人看著眼熱。

楚楚和眷眷的衣服是和孃親一樣的絳紫色,本來過於厚重老成的顏色,卻因為袖口、領口都鑲了一圈白色的狐狸毛,而襯出兩個女孩的俏皮和白皙粉嫩。

嚴禹喆和嚴禹戈無一例外和順國公一樣的玄青色書生服,同色係的髮帶,也在衣服對襟的位置鑲嵌了一圈火紅的狐狸毛,喜慶而不呆板。

“母親,孩兒們的衣服是我們家繡坊做的嗎,怎的如此特別?”

黎焱看到老夫人被碧玉攙扶著出來,穿著跟她差不多,但是顏色稍深一點的宮服,連忙上前攙扶住她另一邊手臂,朝母親笑盈盈地問道。

“焱兒不在家,我哪裡敢亂作主張?這都是玨哥兒做好早早就給送過來的,這孩子小小年紀,心思細膩深沉得很,你看這麼一搭配,一看就知道我們是一家子。”

老夫人看著一雙孫兒孫女也是高興得緊,臉上都覺得有光。

雖說前段時間因為兒子的事焦慮,但是現在一家人能齊聚一起,再沒什麼煩心事,頤養天年都覺得舒心自在。

“就是,衣服還是玨世子親自送過來的,特意交代了,楚楚小姐的這套領口有一圈珍珠的標記。”

聽了碧玉姑姑的話,楚楚連忙往自己的領口上摸。

果真摸到好多珍珠,一下興致高漲:“呀!真的呢,碧玉姑姑不說楚楚都沒發現。”

“今年穿過後可得好好給楚楚留著,祖母也看過了,那可不是普通的珍珠,領口一圈過去足有十一顆,顆顆都是都是極其精美純淨的東夷珠,珍貴著呢,有銀子都買不到。”

“這孩子,倒是對楚楚上心。”

黎焱上前也摸了摸,仔細瞧了幾眼那精細的做工,確實如此老夫人所說,那珍珠又大又亮,主要珠圓玉潤的又很均勻,十分難得,不免心中略有沉思。

卻被旁邊嚴禹戈有點氣惱的聲音打斷了:“玨哥哥就是偏心,光想著妹妹了,怎麼我們的衣服這麼平常?”

剛剛他可是把自己的領口腰帶什麼都摸遍了,他這一套跟大哥的沒什麼兩樣,連衣服的盤扣都沒多一顆,就是比大哥的小了一號。

“你有什麼臉跟妹妹比?也不看玨哥哥跟妹妹是什麼交情,再說你看那領口自上而下那一圈到底的狐狸毛,也是價格不菲的。”

腦袋被大哥彈了一記,嚴禹戈不生氣也不躲閃,仍然一股高興勁。

昨晚分的禮物,他可得了好幾樣,可是玨哥哥就是得了一串佛珠,知道妹妹還是愛戴他這個小哥的。

隻要妹妹不被他們搶了去就行。實自從祖母和父親跟她談話後,嫣語就覺得不對勁。她細細想起這段時間,母親帶著兩個哥哥出門,還說是跟著外婆一起回老外祖家,一去就是好幾天卻沒有帶她出門,是從來沒有過的,也不應當才對。要說學業忙,怎麼都不會忙過以後要參加科舉的兩個哥哥,實在是於理不合。父親出門偶爾不在家個幾天很正常,但哥哥學業那麼緊張,卻忽然帶出去,讓嫣語還以為是老外家出了什麼大問題,還擔心了許久。但是結合那天晚上祖母和父親跟她的談話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