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77章 皇宮門前的糾紛。

婆婆。黃媽在家裡是負責廚房和後院的,有了雲娘一起幫忙倒是也忙得過來,雜掃由門房和兩個小廝負責。她們除了想逛逛京城,最想去的還是成衣店選衣服。福寶現在衣服多得很,根本就不用買,但是顏奶奶想給其他幾個都添置兩身,特別是三個秀才爺都是要出門走動的,怎麼都得跟上京城的樣式。顏清華就是想出去長長見識,隻有知道外麵小姐夫人們都有什麼喜好,才知道怎麼溝通,衣服倒還是次要的,隻要把款式看好了,就是自己想做也**不...宮門前。

很多人家早早就來了,順國公府到的時候宮門已經排起了長隊。

皇宮的不少護衛在維持著秩序,馬車在距離宮門口還有二十丈就被迫停下來,人剛剛下來就被護衛催促著把馬車趕走,一刻都不能停留,但是前麵仍然堵了好幾輛馬車。

“楚楚,眷眷,等等我。”

因為這場宮宴,紅纓也是今早剛回的家,現在穿著也是和小齊夫人同色猩紅的衣服,裡麵仍然是束手束腳的騎裝,但是外麵被套了一件同樣鑲嵌有白色狐狸毛的襖子,活潑卻不失雅緻,和她的性格非常相襯。

三個人一碰到黏到了一起,又有了說不完的話。

但是都被前麵走的母親們催促著往宮門走,誰家都不想最後一個進宮,但是她們三人仍然落在了後頭。

“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,進宮都要蹦成這樣,咋咋呼呼的成何體統?”

“怕是被那個鄉下來的孩子帶壞了,回來也不好好教養,聽說還帶到北地去了。”

“難道是殺韃子騎馬射箭去了?可真稀罕。”

“怕是學殺人吧?”

“鄉下來的不都這樣嗎?”

小孩子蹦蹦跳跳的在別人眼裡都成了異端,這是什麼說法?

她們正高興地嘰嘰喳喳,落了前麵的大人十幾步,跟著的丫鬟也不敢紮在貴婦人堆裡,已經退到了旁邊。

旁邊卻傳來指指點點、不和諧的聲音,聽這話就知道是針對她們的。

她們三人猛然轉身望去,看到兩個比她們年齡稍長的女孩,朝她們指指點點,麵露不屑,一副尖酸刻薄的樣子。

“大喜的日子,哪來的烏鴉?打殺了最好,省得沾染了晦氣。”

紅纓最受不了這種氣,又頂了過去。

楚楚也不知道說話的是誰,接著紅英的話也大聲回了一句:“烏鴉的眼裡天鵝都有罪!”

那兩個女孩子實在是難看了些,楚楚覺得烏鴉都不如,不然怎麼滿嘴都是難聽的話?

紅纓更加得瑟了,不甘示弱,她早都想罵人了:“就是,這聲音太聒噪,烏鴉也能進宮?小心進去被拔了毛,烤了直接做盤菜。”

“如此無禮的言辭,還敢說大家閨秀?”

眷眷被她們壯了膽,沒想到也敢回應了,隻是言辭更加文雅。

“誰是烏鴉?罵誰呢?”

那兩隻烏鴉有點急了,馬上豎起了鳥毛,隻是翅膀撲稜不起來。

隻是站定了,也不敢靠過來。

楚楚馬上懟了過去:“誰回應,就罵誰。”

“鄉巴佬!”

那兩個沒想到三小隻膽敢懟她們,臉色頓時黑了,仗著年長幾歲高聲嗬斥了起來。

一下把後麵跟著的很多人吸引住了,有人開始駐足觀看,反正前麵擠得都快走不動了,閒著也是閒著。

“別怕,黑臉稍瘦的是太子太保的嫡孫女黃金嬋,矮胖的是左丞相的嫡幼女歐美陽,平時囂張得很,不得人心,別怕她們,紙老虎而已。”

太子太保是一品大官,左丞相則是二品官員,自然今晚能參加宮宴的都是皇親國戚和一二品大員的家眷,身份非富即貴。

紅櫻小聲地跟楚楚介紹,但是眼睛仍然瞪著那兩個,這兩人平時跟她也不對付,她早都想收拾了,隻是還沒找到機會。

宮門早就圍了一大圈人,聽到她們的聲音,紛紛看了過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同樣黑臉吊銷著三角眼的婦人調頭走了過來,身上穿的並不是宮服說明沒有誥命在身,不問青紅皂白的也敢怒聲低喝,惡狠狠的眼睛卻是朝向了她們三人。

黃金嬋和歐美陽看有人撐腰,果然對她們揚起了醜惡的臉,看著馬上想給她們臉色看。

“這麼大了還不懂事?皇宮門前都敢如此囂張,是皇上給你們臉了?”

聞聲已經轉過來的黎焱也不甘示弱,瞪著那兩個明顯比三個孩子大了兩三歲的女孩子。

小齊夫人也緊跟其後朝她們走過來,知道順國公夫人說話比她有分量,隻是緊挨著也沒說啥。

同樣趕上來的一個矮胖婦人,看這陣勢隻是站到了三角眼夫人的身側,形成了統一戰線,但是卻圓滑地沒有吭聲。

一眼就看出一個是太子太保的大兒媳婦封氏,一個是左丞相家衛夫人。

黎焱這話一出,孩子們的戰爭馬上變成了貴婦間的對峙。

“孩子哪裡說錯了?不就是鄉下來的嗎?還不讓人說了?”

太子太保的大兒子不爭氣,一名不文沒有官身,兒媳封氏自然也沒有誥命在身,嚴格來說,今天都不能進宮,今天就是跟吃的,但是仗著公爹的官身比順國公高半級,說話居然理直氣壯,囂張得很。

“果然有其母就有其女,自己沒有本事,看你倚著高堂的光芒,可以貴幾代?

我順國公府的嫡女,就算都在鄉下養著,也比你這白身強百倍千倍,你哪來的臉敢質問?”

黎焱說完還不解氣,又接著說:“騎馬射箭殺韃子丟人嗎?保家衛國被你們說得如此不堪,將士們背井離鄉英勇殺敵,就是孩子們學習的典範,卻被你們如此侮辱,難道這就是太子太保的家風?用不用拉著這幾個孩子一起到皇上那評理去?”

紅纓也上前一步:“沒有將士們給你們擋刀,你們乞丐都當不上,瞧不起誰呢?自己沒本事,筆不能寫、刀不能刃還有理了!”

紅纓年紀不大,可說出這最後一句真是戳了封氏的心窩子,這說的可不就是他夫君嗎?

聽到順國公夫人的話,黃金嬋和歐美陽兩個嚇了一大跳,連忙往後退了兩步。

這樣的罪名她們可不敢頂,剛才也就是純粹的看不慣她們三個,本來就是不對付的兩派人家,隻想要過過嘴癮,爭強好勝而已。

楚楚三個卻向前幾步,站到了順國公夫人的旁邊,嚴禹喆和嚴禹戈兩兄弟也退了回來,站到了母親的身邊,氣呼呼地瞪著麵前的幾個人。

順國公夫人和小齊夫人兩邊頓時追星捧月,陣容強大,而且——養眼得很。

衛夫人看形勢不對,也知道兩個孩子理虧,又看參加宮宴的很多人都責怪地盯著她們,顯然是站在她們對立麵的,不免有點心虛。

連忙上前扯住了黎焱:“順國公夫人,您消消氣,小孩子打打鬧鬧的很正常,鬧過了就算了。”

“算了?誰跟她們算了,還小孩子?我自己都不敢說自家的是小孩子,她們白多吃了幾年飯,難道家裡沒有管教嬤嬤?自己好好回家算去,高門貴女可不會說出這樣的話。”

“我看比桃花村的村婦都不如!”沒想到楚楚這個六歲小孩跟在孃親的後麵嗆了一聲。

三角眼婦人氣得一個倒合,看所有人都瞪著她,卻是不敢再吭聲。

自己確實沒什麼身份敢和順國公夫人對頂,理虧得很,又被衛夫人扯一邊去了。心疼福寶,肯定不會虧待她的,至於怎麼分配,還是得家主來定。一提到福寶,他們就知道肯定今天福寶又有什麼新發現了,不過,福寶告訴的是玨哥兒,他們倒是不意外也不慌張。本來這兩孩子就是有緣分的,福寶信得過的人肯定不是壞人,不是兩麵三刀對福寶不利的人。焦仲玨也不隱瞞,把今天福寶說的話一五一十原原本本都倒了出來,對爺爺奶奶他沒必要隱瞞,不用叫像對舅舅那樣,需要絞盡腦汁地去想要什麼說辭。“這個碼頭可以通全國的河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