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0章 自始至終就是你

人,可別把學生給教壞了。”裴颺蹲在旁邊看她給女兒換尿布,臉上有著關切,“莊小姐她欺負你了?”沈明珠故意道:“要是她欺負了我,你準備怎麼著?”“套麻袋把她揍一頓。”“你就不能換一種辦法嗎?”“莊家財大氣粗,我們沒辦法跟他們硬碰硬,但可以先把賬記下來,以後慢慢找機會還回去。”沈明珠不置可否:“莊雪綺雖然脾氣不好,但人不算壞,我能應付。”客廳的電話響了,裴颺起身去接。片刻後,裴颺又回來了,臉有些臭,“老...“你說,隻要你不生氣了,不管什麼事我都答應。”

沈明珠看著他道:“我打算出國一段時間。”

裴颺一愣,“你剛才說什麼?”

“我打算出國一段時間。”

“不是這句,是上一句。”

沈明珠瞅著他沒說話。

裴颺自顧自道:“我要去幫英姨弄晚飯,有什麼話咱們以後再說。”

沈明珠拽住他,語氣揶揄:“你還是不是男人,說話不算話的?”

裴颺氣悶道:“說好了不生氣了,你為什麼還要走?你是不是不想要我和這個家了?”

“我出國是想去學習充電,順便放空一下。這些年一直圍著工作、家庭和孩子,神經繃得有些太緊了,想短暫的給自己一點獨處和自由空間。”

裴颺癟著嘴角好一會纔出聲:“那你準備去多久?”

“一年。”

“這麼久!?短一點,半年。”

“我打算讀mba管理,最短也要一年。”

說著,她輕輕拉起男人的手,眉眼溫婉的說道:“我性格不好,脾氣也不怎麼好,在一起這些年,一直都是你在寬容和牽就。說實在,我們能走到現在,你的付出是遠遠大過於我的,但這不是長久之計。”

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應該是相互的、平等的、勢鈞力敵的。如果一直都是另一方單方麵付出,時間長了必定會生矛盾和怨念,彼此消耗。”

“我出國一方麵是學習充實自己,另一方麵也是想暫時脫離家庭和工作,重新積蓄能量,以後更好的來經營這個家,經營這段婚姻。”

沈明珠雙手捧住他的臉,語氣帶著誘哄:“我知道,你會支援我的。”

裴颺鬱悶:“你就是仗著我愛你。”

沈明珠頗引為以傲:“是呀,你就是我的後盾和底氣。”

滿心的不情願和不滿,都被這短短一句嬌嗔給消融化掉。

“老婆,我不會以愛之名束縛你,你可以去做任何想做的事,但我隻希望你在做任何事的時候,都能想想我,想一想這個家。”

“好。”

沈明珠認真答應下來,又問他:“你想要什麼新年禮物?”

“我的那些內褲,有一條破了洞,有兩條磨毛了邊,現在就兩條好的換著穿了。”

沈明珠無語:“你自己缺什麼不知道買嗎?”

“我要你買的,你買的穿著舒服。”

沈明珠翻了個白眼,“就要內褲?別的呢?”

裴颺張臂將她摟到懷抱裡,低頭在她耳邊輕語:“夠了。”

我想要的,自始至終就是你。

你這人,你的愛。

呯!

窗外忽然亮起的煙花將沈明珠嚇了一跳。

轉頭看出去,才發現天色已經黑了下來,一朵絢麗奪目的煙花在烏沉的天空中炸開。

伴隨著又一聲炸響傳來,另一朵煙花彈如流星般衝向夜幕,斑斕綻放。

“還沒到過年呢,就有人放煙花了?”

“有得看不好嗎?”

“當然好啊,不看白不看。”

夫妻倆駐足窗邊,靜靜觀賞。

煙花足足燃放了十多分鐘。

角度也是剛剛好,不遠不近,視野開闊沒有絲毫遮擋,沈明珠看得很過癮。

“終於放完了。”

看著重新恢復寧靜的夜空,沈明珠發出滿足的感慨。

“一共520發。”

沈明珠有些驚奇,“你還數數了?”

對上男人眼底的笑意,她後知後覺反應過來,“是你找人放的?”

所以,她剛剛不是白嫖。

“花了多少錢?”

裴颺豎起一根手指。

“一萬!?”

花二十萬買包她尚且可以接受,畢竟可以用很多年,而且還有升值的空間。

煙花頂個屁用,就高興了十分鐘,一萬塊就沒了!

“你個敗家爺們,你以為錢很好賺是不是?”

麵對沈明珠的平a攻擊,裴颺不敢也捨不得還手,隻能邊跑邊躲。

嘴巴卻不閒著:“你不能提上褲子不認人啊,你剛剛看的時候,牙花子都呲出來了!”

開始以為是白嫖不用掏錢,她當然開心。

結果自己纔是被白嫖的冤大頭,她不氣纔怪。

“你以後再敢亂花錢,看我怎麼收拾你!”

“那你以後不要動不動就生氣,你不生氣我就不會亂花錢了。”

很好。

沈明珠麵無表情取下掛在牆上的雞毛撣子:狗男人,受死吧!

“哎喲,輕點,老婆!”

樓梯上。

兄妹倆坐在轉角的臺階上,一邊偷聽夫妻倆的動靜,一邊頭挨頭的咬耳朵:

“哥哥,媽媽是不是更生氣了?”

裴子珩摸摸她柔軟的腦袋,“等爸爸挨完揍,媽媽就不生氣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爸爸好慘。

裴棠心裡對自家老爸抱以十二分的同情,同時也暗暗謹記,以後千萬不要惹媽媽生氣,不然也會被老爸一樣被揍得哇哇叫。

裴子珩牽住她的手,起身回二樓書房。

一路走,裴棠一路好奇發問:“哥哥,你以後也會像爸爸這樣,花很多很多的錢,哄你的老婆開心嗎?”

裴子珩眸底沁出柔意:“隻要是我在意的人,我都願意為她傾盡所有。”

說完,又教導她:“果果,記住了,像爸爸這樣捨得花錢哄女人開心的纔是好男人,那些光靠嘴巴而不實際行動的,都是白嫖怪。”

裴棠開心的晃了晃他手,“哥哥,那等我長大我嫁給你好了,這樣我們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,好不好呀?”

“不好。”

在絕大多數的時候,裴子珩都是無條件寵著順著裴棠這個妹妹。

唯獨這件事,他沒有辦法答應。

“為什麼?”裴棠不高興的撅嘴。

“兄妹之間不能結婚。”

裴棠將小腦袋瓜靠在他胳膊上,烏溜溜的大眼睛眨巴眨巴,可愛到犯規:“可我就是喜歡哥哥你呀,哥哥你不喜歡我嗎?”

“傻瓜。”

裴子珩抬手輕颳了下她鼻尖,並沒有直接回答這個問題。

……

又是一年除夕將至。

臘月二十九的這天,沈朝北一家四口終於回到了奉城。

回來的當天,在沈明珠家吃的晚飯,晚上宿在裴克家。

裴克的房子跟沈明珠家的差不多,就他和崔連英住,空出的房間足夠一家四口安頓。

第二天一大早。

沈明珠一家四口,還有沈朝北一家子,開車回安平鎮過除夕。

裴文萍和陳家人一塊過,雖然會有些尷尬,但為了孩子也沒什麼不能忍受的。

裴克和崔連英則去了崔連英的大兒子家。(本章完)“我家子珩也是世上最好的兒子。”裴子珩乖巧的由她抱著。其實剛才他心裡是有不開心和失落的。媽媽一回到家,滿心滿眼都是妹妹,洗完手後也是第一時間抱過妹妹,都沒有像往以前那樣跟他打招呼。他感覺,媽媽好像沒以前那麼在乎他了。可現在,他心裡的失落和不開心全被撫平了。因為他知道媽媽心裡有他,媽媽還和以前一樣愛他。正抱著小果果在飯廳和客廳之間逗圈的餘大姐看著母子倆的親暱,臉上流露出敬佩的笑容。她幹保姆這些年,前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