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2章 年夜飯

東西,你也不用回來了,回家種紅薯去吧!”黃原帶滾帶爬的回到辦公室,第一時間跟石廣生聯絡。他先得阻止石廣生對付食品廠,至少,得等他先把蘋果軟糖買回來再說。然而石廣生既不在家裡也不在廠裡,他根本聯絡不上,沒辦法,他隻能先趕去食品廠,希望能趕在石廣生行動前,把蘋果軟糖買回來。……食品管理局的工作人員到食品廠的時候,裴颺正跟沈朝北和杜娟商量零售蘋果糖的事。得知食品廠遭到舉報,三人都很吃驚。舉報內容是他們廠...孫子可以說是秦金蓮後半輩子最深的執念和心魔。

盼星星盼月亮,終於盼得老大家給她生了個孫子,可卻整整五年沒見著麵。

為此,親朋好友和街坊四鄰的沒少在背後笑話她。

如今大孫子回來了,一生好強的她少不得要帶出去蹓躂一圈,給自己找回麵子和裡子。

“蛋蛋,來,跟奶奶出去玩一會,奶奶給你買糖吃。”

沈子龍頭一扭,根本不搭理秦金蓮的示好。

秦金蓮不死心的伸出手去拉沈子龍的手,想跟對方親近親近。

沈子龍想躲卻沒躲開,一下子叫了起來,“放開我!”

“蛋蛋,我是奶奶啊,奶奶疼你……”

秦金蓮試圖哄住孫子,然而五歲的孩子哪裡能聽得進勸,眼前自稱奶奶的陌生老太婆隻讓他感到牴觸和害怕。

“放開我,你放開我……”

杜娟哪裡見得兒子受驚嚇,連忙上前阻止,“媽,你別把蛋蛋嚇到了。”

秦金蓮也是犯了犟,就是不鬆手,“我咋就嚇到他了,我是他奶,他是我親孫子,我連親孫子都牽不得了?”

眼看婆媳倆要吵起來,沈朝北不得不出麵,“媽,你先鬆手吧。”

對上秦金蓮泛紅委屈的眼眶,沈朝北隻得解釋道:“外頭冷,蛋蛋容易凍著。”

“凍啥凍,沈家溝的娃就沒有怕凍的!村裡頭那些娃,大冬天光著光著屁股跑的多得是,也沒見誰凍著!”

這話是不假。

可農村娃養得粗糙,城裡娃養得精細,兩者之間到底是不一樣的。

何況,沈子龍從出生起就生活在溫暖的城市,不適應寒冷的奉城太正常不過。

可秦金蓮一心想帶寶貝大孫子出門炫耀,說什麼也要拉著他出門,惹得沈子龍哇哇大哭。

兩兄弟和裴颺輪番上陣勸說都不管事,一時間鬧得雞犬不寧。

“媽媽。”

沈明珠本來不想多管閒事,可看到女兒被嚇得窩進她懷裡,不得不出聲製止鬧劇。

“媽,這是大哥大嫂第一次帶蛋蛋回來過年,如果你不想這是最後一次就鬆手。”

聽了她的話,秦金蓮像是被按了開關的機器人,驟然僵硬下來。

她一一掃過屋裡每個人的臉,終是鬆開了大孫子的手,一言不發的開始收撿桌上的碗筷。

鬧劇雖然結束,但氣氛卻也僵凝下來。

除了沈子龍的抽泣聲,以及碗筷碰撞的叮噹響,一屋子的人誰也沒作聲。

裴颺出聲打破尷尬的氣氛:“明天大年初一,吃了早飯帶著孩子們一塊出門去逛廟會吧。”

聞方,杜娟低頭問兒子,“明天帶你去逛廟會,去嗎?”

沈子龍猶豫了一會後點頭。

全家人都如釋重負,秦金蓮更是轉憂為喜,動作都麻利起來。

休息了一會後,大丫、二丫還有裴棠,三姐妹穿上外套到院子裡丟沙包。

沈子龍耍得無聊,纏著裴子珩陪他玩。

裴子珩隨手扔給他一隻俄羅斯方塊的掌上遊戲機,他便安靜了一下午。

孩子們忙著玩,大人則忙著張羅年夜飯。

沈家兩兄弟,外加裴颺,幫著秦金蓮在廚房炸魚炸丸子炸豆腐,油香味飄了滿院子。

沈明珠和杜娟在客廳裡擇菜,一邊商量工作上的事。

她打算明年把杜娟調回奉城,負責食品廠的經營,江城那邊交由沈朝北負責。

不過,她隻是她單方麵的想法,杜娟不願意她也不會強求。

杜娟爽快答應了。

對於杜娟而言,在外的這幾年間,她是一名在外征戰開疆拓土的將軍,而明年回撥食品廠做總經理,則是真正意義的掌權,更是沈明珠對於她這些年的認可。

她戰意盎然。

經過全家人齊心協力的忙碌,一桌像樣的年夜飯被香噴噴的擺上桌。

除夕的夜晚,除了吃豐盛的年夜飯和看精彩的春節晚會外,另一個重要的節目就是發壓歲錢了。

從秦金蓮和沈建國坐在上位,五個孩子依次給兩老口拜年,領紅包。

拜完爺爺奶奶,接下來拜舅舅舅媽。

一路拜下來,幾個孩子收紅包收到手軟,就連賈月梅肚子裡未出世的小麼,也同樣領到了數額不菲的紅包,樂得她合不攏嘴。

發了壓歲錢,大人們又領著孩子們去後院放煙花。

五顏六色的火花,映照著孩子們的笑臉,歡聲笑語充滿整個院子。

秦金蓮和老伴站在屋簷下,高興得直抹眼淚。

“孩子他爸,咱們這輩子也算是值了啊。”

“大過年的,你哭啥?”

埋汰完,似乎覺得自己的語氣有點重,又勸道:“好了,別哭了,看孩子們多高興。等明兒個早上吃了餃子和年糕,就帶著孩子們出門逛逛廟會,串串門子。”

聽他這麼一說,秦金蓮立刻道:“那我先去把麵和餡備好,明早也能省點事。”

“行,走吧,我給你打下手去。”

“用不著你。”

“嘿,好心當成驢肝肺,我還省力了呢。”

朝著秦金蓮匆忙離開的背影,沈建國嘀咕了句,轉過頭繼續樂嗬嗬的看孫孫們玩耍。

片刻後,他似有所感的回過頭,隻見燈下走廊空無一人。

……

快到8點時,所有的煙花炮竹都燃放完了,幾個孩子猶嫌不過癮,大人們隻好出門又買了兩大箱回來。

一直玩到9點,孩子們才心滿意足的回了屋裡,喝水吃糖看春節聯歡晚會。

沈建國鑽進廚房,想讓秦金蓮燒鍋水給大夥洗臉洗腳,秦金蓮卻不在廚房裡。

掀開鍋蓋,鍋裡放著已經和好的白麵團,旁邊依次擺放著海碗,碗裡盛裝著不同口味的餃子餡。

這老婆子,手腳還怪麻利的。

沈建國嘟囔了句,蓋上鍋蓋轉身去了他和秦金蓮睡的屋裡。

看秦金蓮躺在炕上已經睡了後,他也沒吵醒,轉身回了廚房,自己動手燒了一大鍋水,給孩子們洗臉洗腳。

……

洗漱完,除了年紀稍大的裴子珩和大丫外,其他三個孩子都犯起了困。

忙活了一天,沈明珠也有些累,索性就先帶著女兒上樓睡覺。

半夢半醒間,聽到裴颺在耳邊喊她。

她慢慢睜開眼,對上男人震驚中夾雜著慌亂的眼神,心頭不由得一跳。(本章完)大概是趙雲已經適應並接受了她的身份?這個認知讓沈紅梅心情輕鬆不少,跟趙雲的相處也越發的和諧,看著倒像是親姐弟一般。趙大發外出辦事回到家,看到兩人頭對頭的坐在茶幾前下象棋,臉上不禁流露出笑意。“誰贏了?”趙雲和沈紅梅都轉頭朝他看來。趙雲高興的舉手,“我贏了,三局兩勝,紅梅姨欠我一頓炸雞。”沈紅梅不好意思的解釋:“我腦筋轉得慢,下棋打牌總輸。”趙大發擼起袖子,蹲到她身邊,“我幫你下回來。”“趙總,你要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