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3章 秦金蓮去世

父?秦金蓮眼睛瞪得比銅鈴還大,“你當手藝是東西呢?說還就還回去了?”“媽,雞蛋糕的手藝我們的的確確已經還給明珠了,從今天開始,我和朝北這輩子都不會再碰雞蛋糕的生意,如違誓言,就讓我們被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杜娟當眾發了毒誓,秦金蓮張著嘴半天說不出話。就連楊麗珍都無法淡定了。她萬萬沒料到,杜娟兩口子寧願自砸招牌也不妥協。圍觀看熱鬧的村民交頭接耳的議論紛紛。有人認為杜娟兩口子傻,把手藝交出來是吃點虧,...等沈明珠穿戴好來到樓下秦金蓮的屋裡時,屋裡已經是哭聲一片。

秦金蓮直挺挺的躺在炕上,臉泛青灰,神情平靜詳和。

沈建國坐在炕頭上,雙眼通紅的握著秦金蓮的一隻手,身子佝僂著,彷彿老了二十歲。

沈朝北和沈向南兩兄弟雙雙跪在炕上,伏在秦金蓮身上嗚咽痛哭。

杜娟站在炕頭邊,表情木然,在沈明珠進來時朝她望來一眼。

倒是不見賈月梅和幾個孩子,估計是怕忌諱,不讓進來。

媽。

沈明珠張了張嘴,卻喊不出來,喉嚨像是堵了一團棉花。

她轉頭問裴颺,“打120了嗎?”

裴颺點頭,又小聲補充:“剛才衛生院的醫生來看過,讓準備後事。”

沈明珠心底一沉。

站了一會,有些受不住屋裡的悲痛氣氛,她轉身回了樓上。

賈月梅倒也醒目,將幾個孩子都聚集在了她屋裡,又鎖了門。

沈明珠隔著窗子,交待裴子珩照看好弟弟妹妹們不要亂走動,這才重新下樓。

剛好,120也到了。

經過一番專業且詳細的檢查後,宣告了死亡。

“媽,媽啊——”

沈朝北悲痛欲絕,哭喊聲撕破沉寂的夜。

按照沈家溝的習俗,人死後是需要送回鄉下安葬,意為落葉歸根。

不過現在太晚了,外麵又黑又冷,隻能等到明天一早。

秦金蓮的驟然離世,打了全家人一個措手不及。

好在裴颺有經驗,很快做出了安排。

他給相熟的殯儀館打了電話,將整個後事交給殯儀館代為操辦,之後領著沈朝北和沈向南出門買香燭紙蠟和白布。

沈明珠和杜娟守在客廳裡。

杜娟順把發現秦金蓮出事的前因後果講給沈明珠聽。

沈明珠帶女兒上樓後,杜娟和賈月梅也各自帶著孩子回了房間。

杜娟認床睡不著,把兒子哄睡後就下了樓繼續看電視。

沈建國則跟裴颺、沈朝北兄弟倆,四人圍在桌子前抓金花。

沈建國手氣不錯,贏了不少錢,回屋後忍不住同秦金蓮嘮叨,想讓她也高興高興。

結果說了半天秦金蓮也沒個聲響,喊也喊不醒,這才驚覺出了事,忙把衛生院的醫生喊了來。

醫生一檢查,心跳和脈搏都沒有了,瞳孔也散了,按經驗推測是突發性心肌梗死。

杜娟欷歔又慶幸,眼中泛起淚光,“幸好我把蛋蛋帶了回來,讓她見著了最後一麵,否則,你大哥隻怕要怨我一輩子。”

沈朝北是忠孝之人,這些年一直在外打拚,對秦金蓮老兩口本就心覺虧欠。

秦金蓮心心念唸了孫子這麼多年,如若死前都沒見著,落個死不瞑目,沈朝北隻怕真的要發瘋。

杜娟繼續說道:“其實這次回來我也是不情願的,我始終記著她以前是怎麼對我們一家,我千裡迢迢把蛋蛋抱回來給她看,她卻狠心的要搶走蛋蛋,我真的想過,讓她一輩子見不著蛋蛋。”

“可她現在人沒了,我忽然就覺得這些年的怨恨其實沒什麼意義。她是孩子們的奶奶,我忍讓她一二又能怎麼樣呢?”

見她懊悔自責,沈明珠安撫道:“世事難料,誰也無法預知明天會發生什麼。”

杜娟看著她,“你看著倒是不怎麼難過。”

她和賈月梅倒也罷了,畢竟是外姓人,可沈明珠卻是親女兒,竟然一滴眼淚也沒流。

對於秦金蓮的離世,沈明珠的心緒是很複雜的。

若說和秦金蓮一點感情沒有也是假的,畢竟喊了八年的媽。

但也確實沒有悲痛到要落淚的程度,更多的是傷感和愴然。

就像一個認識多年的老朋友突然去世。

……

半夜三點左右,裴颺和兩兄弟回來了。

一陣鞭炮聲後,整條街的人都被吵醒,開啟窗戶看到沈家燈火通明,白布高懸,這才知道出了事,紛紛穿上衣服趕來幫忙。

這也是奉城的習俗,老人死後會放上一串鞭炮,意為報喪。

淩晨五點,殯儀館的人趕到,用禮賓車將秦金蓮送回了沈家溝。

到沈家溝時,天剛矇矇亮。

殯儀館的人有條不紊的忙活起來,搭建靈堂,給秦金蓮入殮。

沈朝北和沈向南穿上孝服準備去向親戚報喪。

農村不通電話,有什麼事都是挨家挨戶上門通傳。

臨出門前,杜娟叫住沈朝北:“你把蛋蛋帶上。”

秦金蓮死前心心念唸的想要炫耀沈子龍這個大孫子,讓沈朝北把兒子帶上,也算是全了秦金蓮最後的心願。

沈朝北紅著眼睛抱起兒子就出了門。

隨著哀樂聲起,秦金蓮去世的訊息,如一股風傳遍全村,令無數人唏噓嘆息。

……

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,劉翠花的身體好轉不少。

雖然還不能下床行走,但卻能坐起來了,也能慢慢的說話。

被敲敲打打的動靜鬧醒後,她喚來兒子沈豪:“外頭是咋回事?”

“是建國叔家。”

“她家有啥事啊,大清早鬧得不消停。”

咿咿呀呀的敲鑼唱戲聲,掩蓋了哀樂,以至於劉翠花誤以為秦金蓮又在搞麼蛾子。

“媽,金蓮嬸沒了,據說是昨晚淩晨的事。”

劉翠花愣了好半天才說了句:“死得好啊。”

可她臉上卻並沒有高興和幸災樂禍,反而發起了呆,嘴裡也無聲唸叨著什麼。

……

秦金蓮的喪事舉辦得順利,卻也給這個春節蒙上一層陰霾。

子欲養,而親不在,大概是步入中年後最無能為力的悲與痛。

喪事結束後,年也差不多過完了。

兄妹三人坐到一起,商量沈建國的贍養問題。

沈建國身體是沒問題的,就是秦金蓮的去世給他的打擊太大,精神有些垮掉了,兄妹三人不放心他一個人住,怕沒個照應。

一番商量過後,最終決定讓沈建國自己選,想跟著誰,其他兩家負責出贍養費。

“我誰也不跟,我就自個住。”

兄妹三人勸說了一番,沈建國卻堅持要留在鎮上,“我就留在鎮上,你們媽的小吃店我也會繼續經營,你們有孝心,有空多帶著孩子回來瞧瞧我就行了。”

說話時,蒼老的眼裡夾著淚,帶著眷戀,三兄妹也不忍心勉強沈建國進城,隻能又商量著給沈建國找個得力的幫手。

秦金蓮的去世,受影響最大的莫過於沈朝北。

下葬的當晚他就找到沈明珠,表達了不想再在外麵漂泊的念頭,想回到奉城安家樂業。(本章完)貨員非常靈性的將兩雙鞋舉到沈明珠麵前,好讓她看得清楚。一雙綢布麵的尖頭細高跟鞋,鞋頭上鑲了一排碎鑽,既復古又奢華。另一雙是方頭的黑白拚接羊皮高跟鞋,看著素淨大方,適合職場精英。“小孩子才做選擇題,成年人當然是全都要,兩雙都買了吧。”“你倒是會享受。”嚴素哼了聲,示意售貨員把兩雙鞋都裝起來。除了鞋,店裡也有皮包、腰帶、絲巾、髮梳之類的小飾物。嚴素隨意的看著,沈明珠保持距離的跟隨對方身後,“嚴二小姐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