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37章 沈寶蘭又懷孕了

道!”沈明珠回,“好驢還不亂叫呢。”沈寶蘭臉色更臭了,“沈明珠,你故意找茬是不是?”“寶蘭,你這麼大火氣幹什麼,我可是特意在這等了你老半天,想要親自謝謝你的。”在沈寶蘭狐疑的目光下,沈明珠咧嘴一笑,“本來我這月餅一直賣不掉,我也不想賣了,多虧了你在廠裡幫我做了一番宣傳,讓大家都知道了我的高價月餅,廠裡領導個個都想買來嚐嚐,我現在是供不應求呢,搓月餅搓得我手都酸了。”就問你氣不氣?沈寶蘭心裡本來就氣...4月初,沈明珠的託福成績出爐。

分數十分優異,足夠她申請劍橋大學的mba。

接下來的時間,她隻需安心等待劍橋那邊的offer,以及出入境的簽證手續。

……

冬去春來。

沈寶蘭的腿傷終於癒合,但也落下了終身殘疾,成了一名瘸子,村裡人都喊她瘸子婆。

比起剛被賣過來那會,沈寶蘭瘦了很多,臉頰都尖了,藍土布的舊式衣裳穿在她身上,風一吹晃晃蕩蕩跟放風箏一樣,惟獨肚皮微微鼓起。

她懷孕了。

楊家特別高興,對她也好了不少,從一天一頓飯改成了兩頓,隔三岔五的還給她煮雞蛋或者野味補充營養。

隻是楊家人不知道,沈寶蘭肚子裡懷的其實不是楊飛的種。

沈寶蘭是去年十一月份到楊家的,按時間線推算,她肚子裡的孩子是五個月半。

事實上她肚子裡的孩子是六個月。

村醫問她月經的日子,她故意往後推遲了半個月。

反正她來山裡村後就沒來過月經,誰也不知道她說的真假。

她也不會告訴楊家人真相。

一方麵是自保,以楊飛的兇殘野蠻,要知道她肚子裡懷的是野種,隻怕要將她活活打死。

另一方麵則是為了報復楊家,楊家虐待她,禁錮她,還害得她成了瘸子,她就送楊飛一頂大綠帽,讓楊家給別人養孩子!

清脆的笑聲由遠及近,一群村娃跟小火車似的奔跑路過楊家的籬笆門,照麵的瞬間,紛紛扯著喉嚨朝她大喊:

“瘸子婆!”

沈寶蘭置若罔聞,頭也不抬的做著手裡的活。

她要用舊衣服給肚子裡的娃做小衣服和尿布。

相比起挨餓受凍,天天被打,被喊幾聲“瘸子婆”實在是不痛不癢。

做久了針線活眼花,沈寶蘭抬起頭,望著遠處的大山發呆。

這個時節,正是奉城春暖花開的時候,街上的女人們估計都穿上了裙子。

她見過的所有女人當中,沈明珠是最會穿裙子的。

沈明珠總能想出各種新花樣,這裡開道叉,那裡縫個皺褶,或者繡朵小花,配條鏈子等等。

來山裡村的這段日子,她最常想起的就是沈明珠。

想她如果沒有搶沈明珠的親事,沒有嫁給周書桓,哪怕成了寡婦,日子也總比這要好過得多。

還會想,如果當初嫁給周書桓的是沈明珠,沈明珠會不會落得她這步田地。

她也會想劉翠花,會不會滿世界的找她,罵她傻。

她還想兒子周富,過了年,應該又長個了吧。

也不知道這輩子還能不能再跟兒子見上麵。

想著想著,眼淚就跟瀑布似的往下流。

她後悔極了。

要是能再重來一次,她一定不爭不搶,安份守已過本該屬於她的人生。

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藥。

……

隨著氣溫的暖和,劉翠花的身體也一天天好轉起來,已經能夠下床了。

會木工活的沈豪給她打了一輛木輪椅。

天氣好時,就用輪椅把她推出門見見人,或是坐在院子裡曬曬太陽。

雖然嘴皮子沒以前利索了,但愛嘮嗑的毛病卻改不了,尤其愛在田文芳跟前嘮叨。

沒辦法,父子倆天天起早貪黑忙著幹活,孫子又太小,家裡能說上話的就田文芳這個兒媳婦。

她總嘮叨以前風光的時候,嘮叨沈寶蘭這個女兒,嘮著嘮著就開始抹眼淚。

田文芳不耐煩聽,總是藉著由頭出去串門子,跟人吐槽劉翠花。

“天天就知道翻老黃曆,我耳朵都聽起繭子了,煩死個人!”

“你小姑子還能找回來嗎?”

“誰知道呢!”

有人給田文芳出主意,“牛蛋他媽,喬家屯有個神運算元,可以看生死,你不如請他看看,興許能幫著把你小姑子找回來呢?”

“等晚上爺們倆回來,我跟他們說說吧。”

嘴上這麼應著,但田文芳心裡卻根本沒打算去找。

劉翠花這一病,家底基本都被掏空了,她纔不想再花那份閒錢。

她心裡隻當沈寶蘭這個小姑子死了。

萬一一窮二白的被找回來,到時再把侄子周富弄回來,家裡可養不起三個閒人。

……

週末,裴秋霞應約跟錢蓉在公園見麵。

“秋霞,隻有你能幫我了,你不會不幫我吧?”

錢蓉拉著裴秋霞的手,楚楚可憐的懇求著,“醫生說了,輸卵管疏通隻是一個很小的手術,做完手術休息幾天就沒事了。”

“我都想好了,我跟家裡說去外地學習,到時做了手術我去你那養幾天。對了,你再借我點錢,我手上的積蓄不夠手術費。”

“小蓉,不管是去我那住還是借錢,都不是問題。”

聽裴秋霞答應幫自己,錢蓉頓時滿臉笑容,然而裴秋霞後麵的話卻讓她笑意僵住:

“但你做手術的事必須要跟你家裡人說,任何手術都是有風險的,萬一你出了什麼事,我沒辦法跟你家裡交待。”

錢蓉忙道:“不會出事的,不信你明天跟我去見醫生,你不信我,醫生的話總信的吧。”

說著又開始賣慘:“我的情況你是知道的,我婆婆本來就看我不順眼,要是知道是我有問題生不了孩子,我往後的日子還不知道多難過。”

想到錢蓉跟婆婆的惡劣關係,裴秋霞退讓了一步,“那你孃家爸媽這邊總要說一聲吧?”

“我不想讓哥嫂他們看我笑話!”

錢蓉出嫁時,因為陪嫁的事跟孃家哥嫂鬧得很不愉快。

裴秋霞很糾結。

從情感上,好友遇到難處她沒辦法坐視不理。

但理智讓她對風險有極強的防範意識,這也是財務人員必備的意識之一。

從手術到術後的休養,一旦任何環節出了問題,她都承擔不起後果。

眼瞧著話說到這份上,裴秋霞也不肯鬆口,錢蓉不免發脾氣:“算了,我不為難你,我自己想辦法!”

“虧我把你當成最好的朋友,檢查結果一出來,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你,我還滿心以為你一定會幫我,嗬,我算是看透了,真遇到了事,就算十幾年的朋友也靠不住!”

聽見錢蓉這麼否定兩人的友情,裴秋霞心裡也不免存了氣。

可看到錢蓉氣沖沖離開的背影,到底還是不放心,抬腳追了上去。(本章完)果,家家戶戶的生計,就靠著這一樹樹的果子。而蘋果價格的高低在農戶心裡就是天大的事。價錢高些,日子能好過不少,價錢低了,來年就得勒緊褲腰間過苦日子。李鐵蛋跟郭家一向交好,當從郭大爺口中得知有老闆給八分來村裡收蘋果時,可把他高興壞了,甚至都盤算好賣了蘋果,去鎮裡扯上幾米新布,給家裡的老人和孩子做件新襖子。盼星星盼月亮,好不容易把老闆盼來了,卻說不是八分,他內心的失望和鬱悶可想而知。郭家是村裡條件最差的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