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3章 拜訪興雲莊

看遊龍生。他們從傳言裡多多少少知道了一些大歡喜女菩薩的情況,所以看向遊龍生的眼神就充滿著異樣。不過遊龍生卻毫不在意,舉杯闊論,談笑風生。隻要我不尷尬,尷尬的就是別人!你們有本事就當麵開嘲諷,看我能不能弄死你們!事實證明,他們還真不敢當麵開嘲諷,甚至連大歡喜女菩薩這個人都不敢提,於是他們很快就訕訕收回了目光,然後融入了這觥籌交錯,和諧友好的聚餐氛圍裡。……“田七爺果然交遊廣闊,請來了不少江湖名人啊!...第123章

拜訪興雲莊

“我當然知道興雲莊裡沒有什麼重寶。”遊龍生說道,“不過就看其他人相不相信了,畢竟李探花三代為官,積蓄頗深。”

龍小雲聽到第一句時鬆了一口氣,但是在聽到第二句“李探花”三個字時,眼中閃過一絲微不可查的怨毒。

不過遊龍生彷彿沒看到,其實他也真的沒看到,隻是繼續問道,“龍小弟這兩年有見過李探花嗎?”

龍小雲無辜搖頭,“沒有,前年遊大哥和李大叔一起走了之後,我就再沒見過他了。”

“冷血無情的傢夥。”丁白雲冷哼一聲,“他可真不是個東西!”

龍小雲忍不住去看丁白雲,不過丁白雲卻沒有給他解惑的意思。

龍小雲畢竟是林詩音和龍嘯雲的兒子,她總不能當著林詩音兒子的麵聊她的狗血三角戀。

但丁白雲罵李尋歡不是東西,卻讓龍小雲有了一些好感,再看遊龍生時又有一絲疑惑。

要知道,遊龍生之前曾經為李尋歡說話,還幫李尋歡殺了伊哭和五毒童子,龍小雲甚至連他都恨上了,這次見麵,其實他對遊龍生一直是虛與委蛇的。

按理說,遊龍生應該是李尋歡的朋友了,但遊龍生的女人,又如此不屑李尋歡,這是為什麼?

不過遊龍生也沒有給龍小雲解惑的意思,隻是好奇問道,“對了,龍小弟,你有沒有研究出什麼機關暗器和輕功絕技呀?”

遊龍生當年可還是拿無情的事蹟鼓勵過龍小雲的!

龍小雲心跳都不禁慢了半拍,他當然沒有去研究什麼機關暗器和輕功絕技,因為他有了更好的。

不過此事卻關係著一個驚天的秘密,絕不能告訴遊龍生。

更不能讓遊龍生髮現自己武功已經恢復的事實!

所以龍小雲隻是苦笑道,“讓遊大哥失望了,小弟卻是沒研究出來什麼機關暗器,至於輕功,更是猶如鏡花水月。”

丁白雲拍了拍遊龍生,皺眉搖了搖頭,示意龍小雲還是一個十三四歲的孩子,你別揭人家的傷心事。

她雖然從遊龍生處聽了龍小雲的事蹟,但畢竟體會不深,不知道龍小雲並非普通孩子。

遊龍生點點頭,也不點穿龍小雲,隻是又把話題拉了回來,“這封信的目的,並不是說興雲莊中真有重寶,他們的目標,是引李探花現身,因為興雲莊畢竟是李探花的老宅故居。”

龍小雲接話道,“還因為李大叔和我娘是好朋友。”

從林詩音主動捅出龍嘯雲準備暗殺李尋歡的事情時,這就不是什麼秘密了,龍小雲沒必要裝傻。

“可惜李大叔這兩年確實不曾來過。”龍小雲說道。

“李探花若是現身,這封信就沒有出現的必要了。”遊龍生說道。

龍小雲狀似關心的問道,“寫這封信的人,是李大叔的仇人嗎?”

遊龍生點點頭,“估計恨不得李探花立刻就死。”

龍小雲眼珠一轉,“那遊大哥這次過來,是要幫助李大叔嗎?”

“當然不是。”遊龍生理所當然的道,“我怕被他連累死。”

“啊?”龍小雲一臉懵逼。

“上次就差點被他連累的死在伊哭和五毒童子手裡,這次的人擺明瞭要針對李探花,我好不容易可以站在一邊看熱鬧了,怎麼可能插手?”

遊龍生說道,“我的運氣又不會一直這麼好,若是再插手,萬一被他連累死了怎麼辦?李探花就是個災星,誰和他離得太近,都有可能遭殃。”

遊龍生說的都是心裡話,所以說起來一個絆子都不打。

龍小雲不由眨眨眼,聯絡了一下剛剛丁白雲的表現,在想自己是不是誤會了遊龍生,其實他和李尋歡那一路,單純是就事論事。

其實遊龍生就是個眼高於頂,少年意氣的人?

隻不過兩年過去,現在也現實了一些,知道怕,知道有些人不好惹了。

於是龍小雲就試探著問道,“那遊大哥這次過來……”

遊龍生道,“我前年在興雲莊裡借住過一段期間,龍四爺夫婦對我不錯,和龍小弟你也是朋友,所以知道這封信後,就來給伱說一聲。”

這話說的,即便是龍小雲,都不由有點感動。

別看這事不大,但興雲莊衰落至此,親朋四散,能做到這一點的,卻是一個都沒有了。

“行了,訊息送到了,我們這就告辭了。”遊龍生說道。

龍小雲說道,“不著急,遊大哥和丁仙子留下用飯吧。”

“不必了。”

遊龍生擺擺手道,“龍夫人把莊客都遣散了,如今莊子裡都沒多少人,所以就不麻煩了。”

遊龍生拉住了丁白雲的手,衝著龍小雲眨眨眼,“住在莊子裡,畢竟不太方便。”

龍小雲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不明所以,但又天真爛漫的笑容,“好吧,那遊大哥慢走!”

然後遊龍生就走了。

看著遊龍生和丁白雲的背影,龍小雲的眼中透出了思索,然後便轉身回莊。

“為什麼走?”

相對於遊龍生,丁白雲反而有點想留下來,“無論如何,林詩音總是無辜的,萬一被連累了怎麼辦?”

最初聽說李尋歡、龍嘯雲和林詩音的狗血三角戀時,她就最同情林詩音。

一個自以為是的大男子主義者,一個貪戀美色不顧兄弟情義的小人,就這麼把林詩音當貨物一樣的送來送去,要是丁白雲當時在場,說不得就得一人給他們一劍。

遊龍生搖搖頭,“剛剛在莊子外麵的,不隻是那些小門小戶和江湖散人。”

“還有……”

丁白雲剛剛說了兩個字,就不由得收口止聲,因為有兩騎快馬從旁邊的一條小巷子裡轉了出來,然後疾馳而去。

“金錢幫?”丁白雲眼神一凝,“他們怎麼也來湊這個熱鬧了?以上官金虹的本領,不該猜不出來這是個陷阱啊?”

“也許隻是因為上官金虹不在乎這是不是陷阱。”遊龍生說道,“有陷阱就踩平,有好處就拿走,這本就是金錢幫的行事風格。”

丁白雲看看那兩個金錢幫眾出來的小巷,“這條小巷就在興雲莊的後麵,難道有什麼玄機?”

遊龍生就笑了,“去看看不就知道了?”

(本章完)師父都快七十了,你準備去欺負老人家嗎?”郭嵩陽一噎,遊龍生這帽子扣的熟練,他可不想接,所以若有所指的道,“可惜我晚生了三十年,不能一見雪鷹子風雪七十二式的風采,殊為遺憾。”郭嵩陽嘴裡說著話,眼睛卻盯著遊龍生的劍。但遊龍生的手和劍離的遠遠的,雙手捧著大碗熱茶,吹了吹水麵上漂浮的茶渣,輕啜一口,舒服的吐了一口氣,“是啊,我也很遺憾啊,沒有見過我師父巔峰時期的風采。”郭嵩陽也笑了。他其實很少笑,但是如今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