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2 人生若隻如初見(十二)

是毋庸置疑的。那一手小**法訣的輔助絕技,更是助他們麒麟隊取得一次次勝利。在如今的紫雲界,按理說甘華榜榜首的位置,根本就是無人能撼動的。可是,可是一夜之間,一切卻完全出乎了他們的所料。這個突如其來出現的葉良辰到底是誰?突然,幾人中間傳來慕容雪銀鈴般的笑聲。“哎呀,這個葉良辰也不知道是何方神聖。某人昨天纔想要用甘華榜榜首的身份仗勢壓人,沒想到今天就被人啪啪啪打臉,這下甘華榜榜首的位置沒了,不知道昨天...慕顏仰頭看著她,聲音沙啞顫抖,卻擲地有聲:“我沒錯!”

“你——!!”沈父氣的胸口不住起伏,“你如此不知自愛,毫無禮義廉恥地跟混混糾纏在一起,才會失了清白。若你一開始就潔身自好,不與外男往來,如何會落到這般地步?你竟然到此刻還不知自己錯在哪裡?”

慕顏嗤笑一聲,看著沈父的目光像淬了寒冰一般,“父親大人,若我是不知自愛。那你明明已經有了母親,卻還在外麵與人糾纏,還生下一女的時候,潔身自好了嗎?母親因為你的出軌而死的時候,你知錯了嗎?”

一旁的沈景林猛地瞪大眼,雙手死死攥成了拳頭。

而沈父在一瞬的怔愣過後,臉上的血色褪的一乾二凈,手猛地抬起來狠狠朝她臉上扇去。

慕顏就那樣直挺挺地跪著,雙目圓睜,一瞬不瞬,倔強的宛如冰雪中隨時會被折斷的花朵。

冷風輕輕拂過,一片陰影落下。

預期中的疼痛沒有傳來,慕顏感覺自己的身體被擁入一個溫熱寬闊的懷抱中。

修長漂亮的手抓住了沈父的手腕,漫不經心的捏緊。

骨頭發出一聲哢哢的響聲,沈父發出一聲慘叫。

男人卻連看都沒看他一眼,而是望向了懷裡的人。

當看到慕顏臉上清晰的巴掌印時,臉色陡然一沉。

手指輕輕撫上她的麵頰,沉聲道:“誰打的?”

慕顏怔怔抬頭,對上男人冰藍色的眼睛,脫口道:“你…你怎麼來了?”

竟然是山洞裡與她有一夜…肌膚之親的…傻子。

帝溟玦聽到這話,臉頓時一黑,“怎麼?你很不想見到本君?”

他活了千年,還沒見過如此膽大包天、不識好歹的小丫頭。

竟然敢對他吃乾抹凈了就跑,還一臉嫌棄不想看到他的樣子。

真當他堂堂極域帝君是死的啊?

慕顏:“…”

她自然不想見到這男人,隻要見到他,就會想起昨夜那荒唐的一幕幕。

隻是,還不等她說話,就聽沈父怒道:“你…你到底是何人?”

帝溟玦轉頭看去,眼中滿是居高臨下的冷漠,看他們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群螻蟻。

隻一眼,就讓沈父臉上的憤怒變成了恐懼。

隻一眼,就讓沈曉柔眼中的花癡變成了驚恐。

恰在此時,空中突然狂風大作,有詭異的樂聲從四麵八方傳來。

緊接著,就見無數穿著詭異的高階武者,朝著沈家的方向飛躍而來。

最詭異的是,這些人手上都抬著大箱子小箱子,箱子上綴滿了紅綢。

而從東邊來的一撥人,則抬著一頂巨大的轎子。

那轎子用純金打造而成,上麵鑲嵌著無比耀眼的寶石,周圍綴滿銀絲流蘇。

整個轎子華麗炫目的讓人幾乎睜不開眼。

這些人幾乎是同時落地,隨後齊齊跪倒在地上,躬身磕頭:“參見帝君!”

每個人的聲音中都幾乎帶著顫抖。

當然,也有些許興奮。

沈家的人,包括慕顏全都被這一幕看傻眼了。世事真奇妙啊!不對,對於易雪鬆的提議,慕顏卻也忍不住認真考慮起來。其一,小七是藍氏帝國的前太子,和夜乘風有殺母之仇,兩人的立場天然對立。除非小七馬上飛升修仙大陸,否則總有一日會被夜乘風發現。其二,衛冕、屠夫他們跟夜乘風同樣有血海深仇,當初衛冕效忠自己時就曾坦言,他歸順自己,用心組建逍遙大軍,最大的目的就是報私仇。其三,夜乘風曾控製和傷害小光,還想要天光墟中的阿鼻塔,等哪日他知道天光墟中的葉良辰就是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