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7 人生若隻如初見(十七)

是逍遙隊的隊長,逍遙門的大師兄一劍山海雲若寒。坐在輪椅上的溫雅青年銀弓神箭楚末離,推著輪椅的震地泰山秦酒,一身紅衣的烈焰狂刀冷羽沫,如鄰家可愛少年的千手神召藍落雨。還有,走在最後,慢悠悠進入客棧,卻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絕美少女。傾城殺神兼女魔頭——君慕顏!整個食全客棧,陷入了一片鴉雀無聲中。所有人都呆呆地看著走進來的七個人,也不知道是被這些人的強大氣勢所震懾,還是直接嚇傻了。竟是良久良久,沒有人...慕顏:“…”

她的臉刷的一下爆紅,恨不得找個地洞鉆進去。

沈景林看到這一幕,連忙喊了一聲:“你…你要帶我妹妹去哪?”

帝溟玦腳步微頓,回頭嘲諷地看了沈家父子一眼,“當然是帶她回家。”

“這…這裡就是她的家。”

“是嗎?如果這裡是她的家,你們是她的家人,怎麼會眼睜睜看著她受委屈和誣陷呢?”

沈景林如遭雷擊,臉色慘白。

沈父更是眼前一黑,幾乎暈厥過去。

慕顏也呆住了,她怔怔看著帝溟玦的側臉,淚水不知不覺從眼眶滲出來。

“你…為什麼要對我難麼好?”

帝溟玦看到她臉上的淚水,皺了皺眉,伸手有些粗魯的抹掉。

見少女清澈的眸子一瞬不瞬望著他,君上大人才紅著耳根低聲道:“本君都表現的這麼明顯了,你這個小傻瓜還需要問嗎?本君心悅你,想娶你為妻。你既是我妻子,我自然要待你好。”

慕顏咬了咬唇,“是,是因為昨晚我們…”

“哼!”君上大人傲嬌地冷哼一聲,“你知道這天底下有多少女人想上本君的床,卻從未有一個人能成功。你是第一個!更何況…”

帝溟玦磨了磨牙,摸摸女孩柔嫩的麵頰,咬牙切齒道:“你還那麼小,本君就算想再吃你,也不知道還要等多久。”

慕顏愣了好一會兒,才低低的笑出聲來。

黃金轎輦起飛,飛向赤焰國皇宮的方向,也飛向了她的新生活。

君上大人自認為自己簡直是正人君子的楷模。

單身了千年,明明老房子著火,每晚抱著小嬌妻卻連碰都不能碰一下。

隻因為他的妻子年紀太小了,想要真正成親圓房,至少也要等到十八歲之後。

整整三年啊!

帝溟玦看著在一旁專心致誌修煉,完全沉浸在提升實力快樂中的少女,忍不住磨了磨牙。

然而,很快,君上大人就被打臉了。

在來到赤焰國皇宮一個月後,慕顏突然食慾不振,嘔吐不止。

帝溟玦雖然活得久,卻也沒見過幾個凡人,他不明白,凡人怎麼會這麼脆弱。

竟然還有生病感冒這等事。

可哪怕他是帝君,也不能違逆天道,讓慕顏的實力迅速提升。

當然,若是帝溟玦想,他也能直接撕開空間壁壘,帶慕顏去修真大陸或修仙大陸。

可那樣一來,慕顏註定不會有夯實的基礎,以後的成就恐怕會大打折扣。

帝溟玦寵愛慕顏,可不是把人當寵物一樣寵著,隻要留在身邊就好。

他希望這個唯一讓他心動的女子,能長長久久地陪伴他。

但怎麼也得再多收集些資源,讓顏顏的修為能提升地再快點。

他已經發現,顏顏的潛力遠比他想想的要打。

禦醫在一旁給慕顏診治,而帝溟玦則在一旁想的入神。

突然他發現禦醫抬起頭,用一種一言難盡,跟看禽獸一樣的目光看著他。

帝溟玦心頭一跳,連忙問道:“顏顏身體如何?是得了什麼病?別支支吾吾地,快說話!”背脊猛地挺直。他知道帝溟玦廢了殷元翊,殷無極肯定暴跳如雷,對極域恨之入骨。可為什麼魔族會再一次加入?他們與極域之間並沒有深仇大恨啊!行元道:“魔尊君弒天在多年前曾受過重傷,後又多次請求極域出借藥王韓初九。但都被極域以韓初九不會離開藥王殿拒絕。而魔族也不會容許自己的魔尊涉險進入極域腹地。魔族中人行事一向簡單粗暴,他們或許是想著,隻要攻下極域,殺了帝溟玦,那韓初九治也得治,不治也得治。隻是可憐了生靈塗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