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7章 一步登天的機會

意?”幾位老祖臉上,也浮現不滿之色。孟逍將飛劍鬆開,語氣有些憂傷,“她是我的徒兒,就讓我送她最後一程吧。”杜祐謙思忖片刻,量他也不敢當著這麼多結丹老祖的麵做手腳,便故作大方:“既然如此,前輩,請!”孟逍邁步,淩虛禦空走向郗夢冉。他從沒有感到過,這般短短的距離,走起來竟然是如此漫長。每一次抬腿,似乎都有千鈞之重。但是等他走到郗夢冉跟前,忽又覺得自己走得太快,時間太短。還沒來得及好好看她,就要親手送她...第757章

一步登天的機會

那官員問話時,板著臉,微微揚著下巴,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。

這是一位被冊封的神仙無疑,有著天庭官職。

杜祐謙眼光何其毒辣,見識何等廣博,隻是打量幾眼,就知此人的真實修為不過是元嬰化神階段。

杜祐謙其實看不大起這人,不過能在天庭有職司的,肯定背景來頭不小,杜祐謙不願初來乍到就得罪人。

而且,自己不過是築基修為的小修士,任誰來評理,都不會覺得一個天官在築基小修士麵前趾高氣昂有什麼不對。

當然,杜祐謙也不願低三下四,讓自己受委屈,當下隻是淡淡一笑,拱了拱手,“在下乃是大夏皇子謙,心慕天庭,得人皇允許,得天庭許可,特來天庭修行。在下欲入混洞殿,還請閣下指引。”

那官員哈哈一笑,有些不屑,“現在真是什麼人都敢大言不慚了。加入十大殿?你配麼?”

展清屏畏縮地以神識和杜祐謙交流:“要不,我們服個軟吧?別連天庭都沒有真正進入,就被人趕出來了。”

杜祐謙懶得搭理她,對那官員笑道:“在下是不是配加入十大殿,好像閣下還沒資格管?以閣下的品級,我看看,哦,六品。什麼時候六品小官也有資格管十大殿的招錄了?請問閣下究竟是何職司?”

一番話,讓那官員頓時臉色變得鐵青。

而且杜祐謙還真沒說錯。

天庭體係裡,十大殿和神職官員乃是不同的途徑,井水不犯河水。

十大殿招錄的,是有潛力成為真仙的年輕才俊,而真仙對神仙,一向是看不大起的。

當然,不是所有十大殿的修士都能成為真仙,大部分人還是會在半途黯然下車,但這些修士大多也到了步虛,乃至合道境界,若被冊封為神仙,在天庭就職,步虛修士的品級一般是從四品起,合道修士的品級一般是從三品起。

所以嚴格上來講,十大殿是壓了普通神職官員一頭的。

杜祐謙剛剛說的一番話,雖是諷刺,但也絕對挑不出差錯來。

至於得罪人的事……雖然不想一來就得罪,但既然得罪也就得罪了,杜祐謙還不至於向這麼一個芝麻小官低頭。

自始至終,那六名天兵都在官員身後沒有動作,沒有劍拔弩張,說明杜祐謙的所作所為,並不過分,至少沒有引起他們的怒意。

甚至,杜祐謙還能隱隱約約感受到他們看熱鬧吃瓜的心態,很可能這個官員平時就不受他們待見。

氣氛像是突然結冰了一樣,壓抑的沉默讓展清屏大氣也不敢出。

許久之後,那官員重重地哼了一聲,“不識好歹。你們幾個,帶他去混洞殿登記,本官倒要看看,混洞殿是否墮落了,連這樣的大言煌煌之輩都要錄用。”

說罷,一振衣袖,踏著仙靈之氣凝成的雲霧走了。

若人間界的修士,能得到仙靈之氣,當可彌補過往修煉中的缺憾,調理暗傷,延年益壽。

但在天庭裡,仙靈之氣卻可隨意揮霍。

杜祐謙輕輕搖頭,向幾位天兵拱手:“諸位將軍,請帶在下往混洞殿一行。”

那天兵中,一個隊長模樣的笑道:“別叫我們將軍,真是折煞我們了,我們就是普通的巡天兵卒而已。謙皇子前途遠大,日後必有成就,不需和那種人置氣,且隨我們來,我帶你到混洞殿去拜見僉事。”

~~~~~~~~~~~

杜祐謙的見識早已今非昔比,對天庭十大殿的瞭解,也漸漸補全。

天庭十大殿,乃是天庭為了應對戰爭而成立的部門,專司戰鬥。

但現在天庭並沒有對外戰爭,因此十大殿的人隻需埋頭修煉提升境界,鍛鍊鬥法能力就好。

十大殿分別是:庚辛殿,長生殿,上善殿,丙離殿,厚德殿,恆益殿,太虛殿,光陰殿(又稱宙光殿),太清殿,和混洞殿。

每一殿,都有側重的大道。

顧名思義,前五殿自然對應的是五行,金木水火土。

恆益殿,則是盛產擅長風雷之道的修士。

太虛殿,乃是對應空間大道;光陰(宙光)殿自然是對應時間大道。

這前八殿,都不算太難進,一般要求普通的先天道體,有時候普通的天靈根也有機會進入。

而太清殿和混洞殿的招錄就極為嚴格了。

太清殿,對應的是秩序,需得九種靈根俱全,且最低的都是極品靈根。

混洞殿,對應的是混沌,需得十種靈根俱全,最低是極品靈根。

雖然這個時代,天命在人族,人族乃是天地所鍾,天靈根、地靈根修士層出不窮,先天道體的才稱得上是天才,但能夠資格進入太清殿和混洞殿的人,依然少之又少。

但杜祐謙這種有著大道聖體的修士,絕對會被太清殿和混洞殿打破頭爭搶。

杜祐謙由天兵們帶著,沿著有精美雕刻的長廊,踏著仙靈之氣低空飛掠,在宮殿間穿行,一路說說笑笑。

展清屏跟在後麵,幾次想要張嘴,卻實在插不上話。

杜祐謙和天兵們聊的,都是她聞所未聞的,開口隻會暴露自己的無知,最後她隻能頹然低著頭,小心地跟著不掉隊。

那些天兵也很佩服杜祐謙的博聞強記,想到杜祐謙的出身,也隻能感嘆一句,家學淵源。

天庭看著不大,而他們飛行的速度極快,可是望山跑死馬,看著並不遠的宮殿,飛了很遠都沒到。

這自然是營建天庭時,巧妙地利用了空間法則。

“還有多久纔到了?”飛了小半天,展清屏終於忍不住問道。

杜祐謙笑著回答她,“這才飛了不到一半的路程呢。”

“沒錯,皇子謙估計得很準。”

展清屏有些絕望了。

藉助仙靈之氣飛行,比她想象的要吃力得多,她都有點支撐不住了。

看看好整以暇的杜祐謙,她簡直懷疑人生,究竟誰是結丹,誰是築基小修士啊?

就在這時,一位穿著五品服飾的官員駕雲匆匆趕來,“留步,請留步!”

一行人便停下,那官員降落在他們麵前,這是一位容貌端方,笑容謙和,鬍鬚修剪得極精緻的官員,看著上白白胖胖,但並不顯臃腫,隻是顯得富貴。

“皇子謙!”

杜祐謙拱了拱手,“正是在下,閣下是?”

對方笑道,“小神乃是天官長的屬官,宰夫官,皇子謙喚小神宰夫勝就可以了。”

天庭裡,流行稱呼官職,加名字,一般不會直呼別人的姓氏,並非這個神仙沒有姓氏。

宰夫是天官長塚宰的屬官,塚宰是天帝之下最為位高權重之人,所謂宰相門前七品官,這個五品小官看似不起眼,實則管著整個天庭神職官員的考覈,權勢滔天。

杜祐謙重新招呼了一下,“見過宰夫勝閣下,不知閣下有何事?”

宰夫勝笑眯眯地說道:“皇子謙,你是大夏朝的嫡皇子,身份尊貴。塚宰有令,讓小神帶你去天官府拜見。塚宰會向天帝舉薦你,按照慣例,冊封為你為神仙,並出任四品以上的職司。”

展清屏和那六個天兵神色各異,尤其是展清屏,一雙美麗的眼睛毫不顧形象地瞪得老大,張著嘴想要驚呼又不敢出聲。

她怎麼也沒想到,這位皇子謙一到天庭,就能冊封神仙,享四品官職,這真可謂一步登天了。

她以為杜祐謙會順水推舟地答應下來時,杜祐謙卻淡淡一笑:“多謝天官長的關照,可惜在下一心求道,隻願入十大殿修行,無意成為神仙,隻能辜負天官長的美意了。”

展清屏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,不敢置信地看了看杜祐謙。

這世上還有人能推辭做神仙的?

你不要,給我好不好!

能永葆青春,與天地同壽,誰不想要啊!

刻苦修行又怎麼樣,那麼多天賦絕倫的修士,有幾個能修成真仙啊!

宰夫勝卻毫不意外的樣子,笑眯眯地說:“想入十大殿,可不容易,不過皇子想必有十足的把握。不知皇子想入哪一殿?”

杜祐謙懶得隱瞞,“混洞殿。”

宰夫勝這才吃驚了,打量了杜祐謙一陣,似乎在判斷杜祐謙的靈根。

可惜他本身修為不行,雖然被冊封為神仙,但眼力差勁,而且杜祐謙又擅長隱匿,她看了半天也沒看出什麼來,隻能點點頭,“皇子誌存高遠,小神佩服。不過混洞殿招錄要求嚴格,不僅僅是對靈根、悟性有要求,而且每隔十年,就有嚴厲的考覈,考覈不透過的,便會被無情地驅逐出去。實在是,不如當個神職官員穩妥。”

杜祐謙道:“宰夫閣下的拳拳愛護之心,在下心領了。隻是人各有誌,在下心意已定,還請勿要再勸。”

宰夫勝並不勉強,也沒什麼難看的臉色,依然謙和地笑著,“那小神就隻能祝皇子一切順利了。”

說罷飄然離去。

展清屏瘋狂地以神識傳音:“伱瘋了?這可是直接冊封為神仙!而且還是四品官職!你知道多少人想入天庭當個九品小官弼馬溫都不可得麼?”

杜祐謙差點被“弼馬溫”這個詞嗆到,微微一笑說:“不要廢話,幾位將軍,我們繼續趕路吧。”

(本章完),就有一個是飛行種族——紅冠沙鸛一族。所以杜祐謙要在懷萊城停留一段時間,尋找前往繁星穀的安全路徑。懷萊城是一座東域著名的仙城,在整個東域,都算得上是有分量的城市。與西域、北域隻有無盡的黃沙和小片的綠洲不同,無盡沙海的東域和南域,近幾千年一直在嘗試向沙海索要土地。由於有著元嬰真人坐鎮,而且還能偶爾請動化神老祖出手,所以儘管比較艱難,但是一座座城市,還是在無盡沙海中拔地而起。到現在,東域的城市已經是星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