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59章 十殿大比,九轉混沌丹

門功法。而對於五靈根的修士,修行速度還能有些許增益。這對杜祐謙可是重大利好。沒錯,杜祐謙就是傳說中的廢靈根——五靈根。在陶老道給他測試後,他很是有些無語。由於上輩子的“甲等”評價,這次轉世,他獲得了5點靈根,本以為資質不會太差。可沒想到這加點出了問題。如果這5點靈根全部加在某一行上,估計就是中等偏上品質的靈根了。可偏偏是,五行各加一點。打造水桶號呢這是?杜祐謙隻能自我安慰,廢靈根就廢靈根吧,能修行...第759章

十殿大比,九轉混沌丹

這位輪值僉事相貌堪稱清秀,用膚若凝脂來形容亦不過分。

但他言行舉止並不矯揉造作,隻能說是美男子,卻並不“娘”。

今日他沒穿官服,而是著一套嶄新的長袍,顯出對杜祐謙邀請的重視。

杜祐謙居住的洞府,不管在佔地大小、地理位置、仙靈之氣的濃鬱程度等方麵,都絲毫不比那些混洞殿步虛、合道大能差。

這其中有輪值僉事稍稍傾斜了一點的原因,當然更主要的,也是因為混洞殿的規矩歷來如此。

“混洞殿對所有的弟子一視同仁,因為混洞殿的弟子全都是天才中的天才。現在是一個築基小修,誰說不會在一兩千年後合道呢?一兩千年的時光,在天庭裡真的不算什麼。何況混洞殿和太清殿都是招錄嚴格,弟子都是優中選優,弟子數量本就比另外八大殿少得多,所以平均下來,每個弟子能享受的待遇自然高一些。倒不是本官對皇子你刻意照顧,無需謝我。”

人家客氣,杜祐謙不能當福氣,還是敬了幾杯,又讓展清屏送上早已準備好的禮物。

禮物並不是他從大夏帶來的。

作為嫡皇子,他用度不缺,雖然很難見到人皇,但人皇不會忘記他,歷年來賞賜都不少。

可那些賞賜下來的東西,在人間算是極品,可到了天庭,就有些不夠看了。

所以杜祐謙也算是下了血本,燃燒了一點精血,用春秋筆化假為真,弄了一件由六階天地靈物製成的精美藝術品。

不過輪值僉事看了隻是淡淡一笑。

天庭乃是整個人間界供養的。

作為位不高、權卻重的天庭神職官員,他什麼珍稀玩意沒見過?

說句不好聽的,人皇的小金庫裡,東西都不見得有他多。

但這是杜祐謙友好的表示,他當然也不能嫌棄,還是裝作欣然地收下。

杜祐謙見他笑納,甚至初步的私交已經建立起來,便開始詢問自己關心的東西。

其實,對於天庭的資訊,杜祐謙算是體製之外瞭解得比較多的。

畢竟他是來自未來的世界,現在正在十大殿進修的一些修士,他是曾打過交道的。

有的曾交過手,有的曾並肩作戰,所以他對天庭裡十大殿的資訊,瞭解比較充分。

但這些十大殿的修士,平時對修煉之外的事情往往漠不關心,所以對於天庭神職官員體係,杜祐謙掌握的資訊非常少。

而根據他和那些飛昇較晚的修士交談獲得的資訊來看,天庭墜落,與十大殿應該關係不大。

所以想要提前瞭解天庭墜落之謎,避免被天庭墜落波及,在四千年後的那一幕中存活、甚至獲得好處,杜祐謙是有必要瞭解一下天庭神職官員體係的。

輪值僉事也有心結交杜祐謙,所以知無不言、言無不盡,賓主盡歡。

等到輪值僉事準備告辭的時候,杜祐謙已經是收穫頗豐,心滿意足。

他起身將輪值僉事送到洞府門外,忽然問:“對了,在下初來乍到,卻意外受到天官長大塚宰的照顧。不知道那位天官長是否與在下有什麼淵源,為何垂青在下?”

那位宰夫勝的勸誡和幫助,顯然不可能是自發自為,一定是受了上官的指派,或者暗示。

輪值僉事哈哈一笑:“要說淵源,大塚宰與皇子確實有幾分。你知他被冊封為仙之前,是何身份?”

杜祐謙聽他語氣,頓時訝然:“莫非是大夏皇朝的人?”

“正是!”輪值僉事道,“大塚宰在進入天庭之前,乃是一位人皇。雖然年代久遠,但他心中始終掛著大夏,對你們這些子孫後輩,多有關照。”

杜祐謙早就知道大夏皇室歷年來有不少人投奔天庭,在天庭的地位不低,且有不少佔據要職。

但他也沒想到,就連百官之首,天官長大塚宰竟也是大夏人皇的出身。

竟沒聽自己的人皇老爹提起過。

當然這和杜祐謙其實也沒什麼關係。

杜祐謙若想當神仙,不用大塚宰舉薦,也不需要天帝冊封。

天帝璽、造化玉牒、春秋筆他都有。

自己冊封自己就行了。

杜祐謙隻是奇怪,天帝對大夏真就沒有半點防範麼?

或許,天庭的權力鬥爭不像人間那麼慘烈?

杜祐謙其實還想詢問關於天帝的事情。

他迫切宙光碎片中,透過冊封提升了自己本質的那位帝君,究竟是不是現在天庭玉座上的那一位。

但輪值僉事對涉及天帝的事都諱莫如深,三緘其口,杜祐謙便知不能隨意打聽,強壓下了疑惑,送走了這位他在天庭交的第一個朋友。

~~~~~~~~~

之後,杜祐謙潛心修行,短短四年時間,便已順利結丹。

這四年間,也沒別的混洞殿修士來訪。

倒不是說混洞殿的修士連基本的社交都不想做。

關鍵是,四年時間……對這些修士來說,就和打了個盹似的,一眨眼就過去了。

在那些混洞殿修士的感知中,就是“聽說前不久來了個小師弟?據說還是大道聖體?真想見見啊。等忙完這陣子就去認識一下。”

然而對這些修士而言,到現在還沒忙完那陣子……

所以這四年中,隻有那位輪值僉事來過幾次。

不過這一日,杜祐謙的洞府終於迎來了新的訪客。

展清屏來通報時,杜祐謙滿臉的古怪之色。

“竟然是他?那個冷得像嘴裡含著冰塊,說句話都會把別人凍成冰碴子的傢夥,竟然會主動來拜訪我?”

來者是杜祐謙的熟人。

現在叫做華虛真人,化神修為——這個時代,化神和步虛稱作“真人”,合道纔有資格稱作“真君”。

天庭墜落後,華虛真君成功合道,並在距今八千多年後飛昇。

“竟然是華虛師兄來訪,實在是令我這蓬蓽生輝啊!”杜祐謙笑著迎出洞府。

華虛真君身材高瘦,笑容有點古怪,像是很長時間沒有和人說話,已經忘了該怎麼微笑,正在費力地想找回微笑的表情。

“謙師弟,愚兄不請自來,希望沒有打攪到你。咦,你結丹了?這才……”他似乎在心裡計算了一下,“這才四年時間吧?我記得他們說,你被招錄時,才剛剛築基,對不對?”

杜祐謙含笑點頭:“確實如此。”

華虛真君驚歎道:“謙師弟有點東西啊。你既已結丹,有沒有想好道號?”

杜祐謙隨口道:“不需要,結丹而已,要什麼道號。等化神以後,叫我謙真人就好。”

這個時代,確實不像後世。

除非是真仙,或者至少合道大能,否則很少有人會給自己起個又長又威風的道號——因為這個時代的大能太多了。

“我們別在門口聊了,師兄,請進。”杜祐謙招呼道。

他對這位華虛真人比較瞭解,對方是個值得一交的朋友,而且未來潛力無窮,乃是可以飛昇的大能。

華虛真人雖然不健談,但這個時候還不像後世那麼冷。

進入杜祐謙的洞府後,展清屏奉上清茗,華虛真人目不斜視。

杜祐謙習慣性地想寒暄兩句,但華虛真人不善閒談,直接道明來意:“愚兄今日過來,一是想見見謙師弟,我們混洞殿雖然天才輩出,但人數確實太少了,每出現新人,都值得慶祝。二來,則是要告訴謙師弟,十大殿很快要恢復傳統的十殿大比,屆時會有豐厚的獎勵。師弟若有意,當抓緊修煉,且要練習一下鬥法,不可閉門造車。”

杜祐謙有些驚訝。

他來到這個時代後,做了些瞭解,卻隻知每個殿有內部小比,十年一次,作為考覈殿內弟子進度的重要手段。

雖然不搞什麼末尾淘汰,但表現太差者,是會被逐出殿的。

但十殿大比,他卻是第一次耳聞。在後世,根本沒人會說到這些東西。

“不知參加大比,需要什麼條件?大比優勝,又會有什麼獎勵?”杜祐謙表現得很有興趣,實則興趣不大。

他修行資源不缺,功法不缺,實在想不到有什麼能打動自己的東西。

“哦,十殿大比會分為三個層次,結丹,元嬰,化神。這次大比,會在二十年後啟動,今後每百年舉行一次。師弟若是努力修行,下次的大比想必可以參加元嬰組的了。至於優勝獎勵,不外乎是法寶,精粹的仙靈之氣等。不過若師弟能在大比中奪魁,揚我混洞殿威名,殿主和幾位副殿主也會拿出獎勵,據說會是輔助我們修行《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》的九轉混沌丹,此丹哪怕對步虛境界都極為有用,師弟可試著爭取一番。”

杜祐謙這才真的生出興趣來。

九轉混沌丹,他在某一次轉世,加入太上舞天宗時曾經聽說過。

當時太上舞天宗的太上長老麵對宗門凋敝,弟子難以修行到高深境界,曾經嘆息:“若有九轉混沌丹相助,宗門又怎會淪落至此?”

這種丹藥可以讓修士在修行《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》時,每一轉都更迅速、根基更牢固,若在每一轉時都服食一枚,突破到合道的機會將會倍增。

(本章完)反對的有4人。還有搖擺的嵩陽子。李道嘉更加沒法拿主意了。肖冰雁怒道:“你們在這磨磨蹭蹭的,我們宗門的煉氣弟子說不定正在麵臨生死關頭,等待救援!於道友,你是我聖門的鎮守使,但今日就算你再怎麼反對,我也不能聽你的!我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宗門的下一代遭遇不測!”杜祐謙冷漠地說:“我已明確表示了不許。肖道友若是一意孤行,我不會對你出手,但事後會稟明宗門,對你不聽號令之事,進行處罰。”肖冰雁氣沖沖地說:“隨你!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