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0章 突如其來的死亡

會奮起直追的。”“不用追,沒關係,天賦的事,不是你想追就能追得上的,以後若有機會殺了她,你便殺了,奪她的氣運機緣吧,”梅漱玉的神情慵懶了許多,傳音道,“不過那等以後再說,暫且不提,現在我有事要交代你。”“師尊請吩咐。”梅漱玉嘴唇微動,聲音傳入陳桜枝的耳朵。陳桜枝浮現震驚的表情。她看了看師父,欲言又止。梅漱玉淺笑著,用嬌滴滴的聲音發出威脅:“如果被第四個人知道了,你該知道後果。”梅漱玉雖是笑著說出這...第760章

突如其來的死亡

為了在獲得九轉混沌丹後,藉助九轉混沌丹強化自己的修行,杜祐謙在結丹後,沒有立刻散功重修,而是撐到了二十年後的大比,並在結丹組輕鬆奪魁。

混洞殿的大佬們果然沒有小氣,直接賜下了三枚九轉混沌丹。

杜祐謙服下丹藥散功重修,仔細體悟,發現丹藥的效果確實出眾。

《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》要九次散功重修,九轉九變,每一次散功重修都會讓根基更牢固,神識更強大、法力更深厚。

積累九次後,到了步虛境界,修煉《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》的修士要比同階修士在神識、法力、體魄方麵都強大太多。

而若在每次散功重修時都服用九轉混沌丹,則會讓這個加成提升到堪稱恐怖的程度。

以杜祐謙的深厚積累,對大道的感悟程度,若再加上九轉混沌丹的效果,合道簡直如喝水吃飯一般輕鬆。

於是杜祐謙依葫蘆畫瓢,在元嬰境時也停留了一段時間,直到參加百年後的十殿大比奪魁,獲得九轉混沌丹後才散功重修。

至此杜祐謙名聲大噪,被認為是十大殿體係內這一代弟子中最有希望合道的。

隻能說,有眼光的人還是大多數嘛。

在化神境界,杜祐謙同樣如此操作,九枚九轉混沌丹服下,在一千二百多歲時順利地晉升步虛。

其實以他的資質,若修行別的頂級功法,有個六七百年就可以順利步虛了。

但無奈《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》的修行,在化神階段同樣需要三次散功重修,太過費事。

要不怎麼說這門功法是專供絕世天才的呢,資質不夠的話,壽盡了也難以完成九轉九變。

晉升步虛後,杜祐謙立刻向不久的將來會成為真仙、但此時依然還是合道境界的恆益殿洞真蕩魔真君發起賭鬥挑戰。

儘管他現在的修為已經可以稍稍動用那幾件仙器,但為了不引起天帝的注意,杜祐謙還是隻用了自己的劍術和神通,來硬撼這位即將成仙的合道大能。

這一戰極為艱辛,但杜祐謙最終獲勝,贏得了血屠劍的執掌權。

當然,以下克上、以弱勝強的這一戰,並沒有再讓杜祐謙名聲大噪,因為他早已是十大殿修士心目中必然成道的天才,以步虛勝合道,雖然有點匪夷所思,但放在他身上,細思卻又是正常的。

十大殿的天才修士們並非都是孤高的,而且就算孤高,在比他們更加天才,修行速度更快,不管在哪個階段都能壟斷十殿大比之一的杜祐謙,也都會放下矜持和孤高,主動和杜祐謙結交。

杜祐謙隻是不喜歡無效社交,並非孤僻,在十大殿的天才修士們麵前,他自然不會擺譜,於是倒也結交了不少後世鼎鼎有名的人物,也認識了一些在兩千多年後將要飛昇的修士。

甚至就連十大殿的殿主、副殿主級別真仙,也開始注意到他,混洞殿的真仙也偶爾會給他開個小灶,講道、指點合道之路,或是帶他去參加真仙聚會之類的。

在此時天庭還未墜落,飛昇通道尚未堵塞,晉升合道的風氣,要比後世好得多,也不存在說某人合道了,就不允許其他人合此道的霸道做法。

以混沌之道合道的前輩,雖然不多,但也有那麼幾個,他們非但不阻止杜祐謙合混沌之道,反而經常熱心指點。

將來杜祐謙若以混沌之道合道,並且飛昇,也會是他們在至高天庭的助力。

到了這個階段,杜祐謙才終於接觸到了“至高天庭”這個概念。

此前他一直以為,天庭隻有一個,就在人間界。

並且還因此錯誤地得出了結論:人間界是最特殊的一個世界。

到了步虛階段、接近合道的時候,杜祐謙的合道幾乎已經是鐵板釘釘的事情,他才終於被接納進入高層候選,得以知道許多以前無從接觸的資訊。

並瞭解到,人間界隻是一個普通的世界,並沒有太多特殊之處。

至高天庭乃是唯一位於仙界的天庭,總領各世界的天庭。

高坐於至高天庭的玉座之上,乃是一位九階的天帝,而各個世界的天庭,其存在的目的,都是分佈於三千世界的八階帝君們企圖透過立天庭、護萬民、維持一個世界而產生的海量功德,晉升九階。

對於普通修士而言,這是天大的秘密,但到了一定的層次,這些所謂的秘密,就不過就是半公開的資訊了。

至於杜祐謙想瞭解的,那位曾經在宙光碎片中冊封自己的天帝,依然沒有半點資訊流出,杜祐謙隻能基本確定,他並不是現在端坐在人間界天庭玉座上的那一位。

杜祐謙沒有再隱藏,沒有刻意保持低調。

又過一千六百年,杜祐謙成功合道。

這是杜祐謙第一次合道,此前每一世,他都小心翼翼,控製著自己沒有越過那條界限。

儘管有著天帝璽和造化玉牒,說是可以讓自己安全轉世,但杜祐謙還是穩了一手。

而來到這個時代,他就可以放心地以混沌之道合道了,哪怕不能再轉世,至少也可以飛昇仙界,將來再想辦法,接引自己的道侶、親眷。

合道之後,眼中的天地再也不同。

杜祐謙雖然沒打算在這個時代飛昇,但也依然保持修行,探索從合道到飛昇之間的各種疑難關鍵點。

至少在這個時代,可以向前輩們請教飛昇之秘,也可以多番試錯。

在天庭墜落前八百年,杜祐謙還見到了從未來過來玩的落花,他熱情地和落花打了招呼,“是落花啊,吃過了麼?”

又看到落花來都來了,他就順便將自己這麼多年來對時空大道的感悟,傳給落花。

希望落花在未來能儘快恢復到真正的七階吧。

至於這個時代的落花,還在清淨離溟上仙的手中,杜祐謙不想隨意招惹一位真仙,所以平時連話都很少和落花說,免得自覺被ntr的清淨離溟上仙大發雷霆。

時光匆匆。

距離天庭墜落,還有三百年。

這一天,杜祐謙正在洞府內打坐。

忽然,他死了。

(未完待續)

(本章完)信一封,讓孟逍也返回宗門,參加大比。孟逍在築基圓滿待了幾十年,雖然鬥法經驗有所不足,但若是把裝備配齊,倒也能與一些真傳候選爭鋒。他也不求孟逍奪魁,隻要能幫他掃平一些障礙就好。養了孟逍這麼久,總得讓這傢夥做點正事了。豐曉依的洞府。有孝心的弟子,在為師父捏著肩膀。入手是白膩嫩滑的觸感,耳畔是師父偶爾忍不住時發出的銷魂蝕骨之音。杜祐謙以無上毅力,鎮壓著心猿,沒有讓孝心變質。他現在看得出來,豐曉依是會時不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