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1章 假死脫身

的。”杜祐謙的聲音斬釘截鐵。“那,您要來找妾身,好不好?下輩子,我還想服侍您。”“我會找到你的。”“那就太好了。妾身好像有點累……妾身休息一下,天師,就一下子。”“你休息吧,閉上眼睛……”杜祐謙又在她的臉蛋上親了一下。杜素敏閉上眼睛,呼吸微弱而均勻,然後漸漸消失。但她嘴角的笑容,卻始終沒有消失。啜泣聲響起。杜素昕哽咽道:“天師,謝謝您。”杜祐謙的眼睛,看著一片虛空。作為結丹真人,他看到了杜素敏的魂...第761章

假死脫身

如果不是杜祐謙為自己打造了頂尖的六階時空係法寶防身;如果不是有通靈法寶血屠劍正在身旁;如果不是落花現在已經知道杜祐謙是它未來的執掌者,對杜祐謙多有關注;如果不是杜祐謙身懷五件仙器的殘片……

說不定他死就死了,連轉世的機會都沒有就死了。

但是還好。

以上幾個條件,杜祐謙都具備。

因此在他即將形神俱滅時,六階法寶自動將他“回檔”到一個呼吸之前,並帶著他瞬移到千裡之外。

而杜祐謙也反應神速,在被瞬移之前,已經用春秋筆勾勒出一個假的自己,並立刻變化自己的氣息,換成了多年前打造的一個馬甲。

血屠劍對著虛空快速一斬,斬斷了追蹤、定位杜祐謙的因果線,並在剎那間巧妙地將之繫到由春秋筆畫出來的假的杜祐謙身上。

然後春秋筆發動,化假為真。

一個呼吸過去了,對方的攻擊如期到來。

在於是合道大能謙真君死了,徹徹底底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謙真君的死,終於激發了洞府的陣法。

已經禪讓的人皇,已在天庭供職,任夏官長大司馬的屬官小司馬。

聞訊後他趕到混洞殿杜祐謙的洞府,仔細檢查。

不久天官長大塚宰也匆匆趕來,混洞殿的殿主、幾位殿主,要麼真身趕來,要麼以化身到來,將杜祐謙的洞府仔仔細細檢查了一遍。

最終得出了結論:謙真君遭人暗算而死,形神俱滅。

前任人皇甚至氣得破防,抽了展清屏一巴掌,失態地怒吼:“我要你好好伺候謙皇子,你就是這麼伺候的?!”

不怪前人皇如此氣憤失態,謙真君有成仙之姿,而他自己卻受困於合道,無法以人道根基成仙,不得不請天庭冊封,成了神職官員。

若是謙真君成仙,當有機會助他改變道路,成就天仙位業。

而現在,他的美夢破碎了。

“不管是誰幹的,混洞殿一定會讓他們付出代價!”混洞殿殿主,洞虛歸玄上仙的聲音深沉而冰冷。

混洞殿震怒,天庭震怒!

天官長奏請玉座上的天帝,天帝的批覆也隻有兩個字。

“徹查!”

命令被執行下去,天庭上下都動員起來。

每個人都充滿憤怒,以及不敢表現出來的恐懼。

今天能無聲無息死一個合道,明天呢?會不會無聲無息死一個神仙?

再往後,號稱永劫不滅的真仙是不是也有隕落的可能?

十大殿和神職官員體係通力合作,對近些年來與謙真君接觸過的人、有可能與謙真君結怨的人全部排查一遍,一個個地找上門去問詢。

而與杜祐謙最親近的,洞府裡的那些僕役,以及展清屏,更是被一遍又一遍地問話。

展清屏快要崩潰了,已經步虛境界的她,反反覆覆、說來說去就是“我不知道啊,我什麼都不知道啊,沒有任何異常啊!”

血屠劍是杜祐謙最出名的法寶,所以杜祐謙將它也留了下來。

因此它自然也遭到了詢問。

血屠劍也是老辣,回答得滴水不漏。

“吾不知,吾什麼也沒感覺到,等吾覺察的時候,吾之執劍人已經死了。吾當即追查那一縷因果連線,但是敵人很狡猾,迅速斬斷了因果之線,吾甚至沒弄清究竟是誰在出手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出手之人,至少是八階。”

血屠劍畢竟是通靈法寶,不是人族。

而眾所周知,通靈法寶在沒有得到操控的情況下,是不會主動攻擊人類的。

從煉製時,就已經銘刻進了它們的核心。

所以血屠劍絕不會背主。

而血屠劍是杜祐謙的法寶,杜祐謙總不會操控血屠劍自殺吧。

調查到這裡,走進了死衚衕。

天庭裡轟轟烈烈地搞著排查的時候,真仙們的神識迅速交流著。

“不像是天庭的人做的。”

“凡間的修士也沒這本事。”

“汝覺得會是誰?”

“難道是妖族。”

“不,妖族沒有這膽子,也沒有這實力。吾很瞭解謙真君,現在的他,哪怕吾親自出手,也不可能輕輕鬆鬆拿下他,更不可能這麼悄無聲息地將他殺死。”

“是的,謙真君的實力,在合道境裡,恐怕無人能敵。假如他能成仙,一定會成為接近帝君級別的真仙。我說句大實話,整個人間界,加上天庭,能夠如此悄無聲息殺死他的,恐怕唯有天帝。”

“會是天帝出手麼?”

“應該不會。”

“那究竟是誰幹的?”

“不知。吾占卜過,一無所獲。”

“連汝的占卜都沒有結果,做下此事的人,要麼層次極高,要麼非常善於混淆天機,或者兩者皆備。”

“或許,三千世界裡,出現了新的敵人?”

“不可能。吾不相信,這三千世界裡會有什麼的敵人,能在吾等沒有覺察的情況下,積蓄到如此實力。”

“這也不是,那也不是,可謙真君確實死了。難道他是自殺的不成?”

“還是繼續調查。明麵上大張旗鼓,吾等私底下再讓可信任的人,暗中調查。”

“可。”

“附議。”

“附議。”

真仙們的神識迅速達成一致,各自散開。

~~~~~~~~~~~~~

是誰殺了我?

假死脫身後,杜祐謙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。

他不敢聯絡那些朋友,也不敢去找混洞殿的殿主、神職官員體係的高官。

他甚至不敢去找這具身體的父親,那位前任人皇。

任何人在他眼中都有嫌疑。

甚至就連看起來人畜無害的展清屏,說不定也有另一麵呢。

多次占卜沒有得到有用的資訊後,杜祐謙放棄了占卜,決定潛伏下來,慢慢打探。

距離天庭墜落,隻有三百年了。

再等等,或許能找到些什麼蛛絲馬跡。

杜祐謙偽裝成步虛境界,以馬甲的身份活了下去,並且製造了一具化身。

若是在三萬年後,步虛境界的修士基本上不可能低調。

但在這個時代,步虛多如狗,合道滿地走,步虛修士融入人間界,毫不起眼。

杜祐謙在大夏皇朝謀了個差事,時刻留意打聽訊息。

在接下來的兩百多年裡,天庭又斷斷續續地有一些修士被暗算而死,卻始終沒有找到兇手。

這些被暗算死的修士,沒有一個真仙,連合道都很少,基本上都是步虛和化神。

而每一個被暗算死的修士,都是天賦卓絕,被認為有真仙之姿的。

所以情況很清楚了。

有敵人在專門針對天庭的後備力量。

對此杜祐謙有些不能理解,有仙人的世界,真仙纔是中堅力量,不管死了多少後備力量,隻要真仙還在,就能繼續護佑人族;隻要人族還能繁榮安定,接下來要生多少優質的後備力量就有多少。

何況,被殺的這些“真仙之姿”,畢竟不是真仙。

十個有“真仙之姿”的步虛、化神修士,其中能有一個成為真仙就已經很不錯了。

殺這些人,有什麼意義呢?

當然,杜祐謙現在所站的高度,看問題已經不會那麼簡單。

他意識到,莫非是敵人有預測未來的手段,預測到這些天庭的後備力量中,將會出現能夠改變大局的頂尖戰力?

像是天帝吧,雖說也是八階。

但是十個普通的八階,也不夠他熱身的啊。

當然,這樣不世出的絕世人物,肯定不會像菜市場的大白菜一樣氾濫。

不過,若說這些天庭後備人才中有那麼一兩個,具備成為天帝潛質的,也不是不可能吧。

想到這,杜祐謙忽然醒悟過來——搞不好我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被殺的。

若要論真仙之姿,天庭這兩千年來,還有誰比我更具備真仙之姿?

若說這批後備人才中有人具備天帝潛質,不用看了,那正是區區在下。

所以杜祐謙有些哭笑不得。

死是因為太優秀了?

有了這個猜想後,杜祐謙也試著去找這一係列動作的背後黑手,卻發現根本沒有任何線索。

對方的殺人方式,十分詭異,就連天庭好像也沒什麼頭緒。

唯一能確定的,就是到目前為止,沒有一個真仙死亡。

或許是幕後黑手的目標,本就不針對真仙;也有可能對方的詭異殺人手段,無法確保殺死真仙。

其實現在杜祐謙已經掌握了完整的《太上洞真九轉九變舞天經》,還以混沌大道合道了一次。

若他現在就轉世返回睢逍真君的時代,當有比較大的把握,能戰勝樞和,再次合道。

但是那樣真的好嗎?

到了那個時代,自己真的有機會飛昇嗎?

若是沒有搞清楚天庭墜落的原因,和那躲在暗中殺人的幕後黑手身份,杜祐謙隻覺得寢食難安。

誰敢保證今後不會再出現大的變故?

誰敢保證那幕後黑手今後不會再出手殺人?

所以思來想去,杜祐謙決定還是要留在這個時代,將這兩件事都弄清楚。

他有種直覺,天庭的墜落,和那暗殺天庭後備力量的幕後黑手,應該有著一些牽扯。

可惜的是,對手的層次太高,讓他哪怕有著“知天命”大神通的加成,被暗算時也沒有生出任何警兆,想占卜也一無所獲。

就這樣,天庭墜落的日子,近了。

(本章完)感應錯吧。”這倒也沒錯……否則杜祐謙根本不會跟著她走這麼久,早就翻臉了。找他的人肯定是明靜公主,而且這肯定沒什麼陰謀,然而,杜祐謙卻不敢繼續走了。以明靜公主的年齡,早就被賜下了公主府,按理說平時不應該留宿在王宮裡。由於修士的特殊性,國王繼承王位時,通常會有前代國王、甚至前前代國王都存活於世的情況,那麼前代國王、前前代國王一旦卸任,也會將自己的妃嬪、女兒們全部帶離王宮。不過,修為到了杜祐謙這種程度,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