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64章 混沌係的神通

們幾個,手頭都不充裕,暫時沒法支付靈石。甚至上一批貨的靈石都隻能繼續欠著,請轉告貴主,實在是抱歉。”王之平嘴角的苦澀,凝成一個尷尬的笑容。楊武淩肅然道:“沒關係,我家主上有交代,你們都辛苦了。他能力有限,也不敢得罪那些人,隻能以這種方式默默地支援你們,他已經很過意不去了。”王之平苦笑道:“貴主已經仁至義盡了。總比重玄派那些對我們坐視不管,冷漠旁觀的傢夥要好。”知道主上身份的楊武淩隻能沉默以對。王之...第764章

混沌係的神通

“到底是哪三件事?奪取仙器麼?”杜祐謙問。

“仙器不用你奪取,自會投懷送抱,很快了。別廢話,現在趕緊離開天庭,趁著你現在還有神仙位業的加成,去殺幾個人。”

“殺誰?”

“其中有一個,或許和天庭墜落有關的人。當然,就算真的有關,他也隻是一個馬前卒。不過你也別小看他,他實力不弱,是最強的一檔合道。而且,你必須儘快殺死他。之前幾次回溯,你的動作都不夠迅速,導致了一些後患。”

杜祐謙有很多話想問,但未來的他已經在他腦海裡分享了一個地點。

在瞬移過去前,杜祐謙抓緊時間問出最他最關切的問題:“既然他和天庭墜落有關,殺了他,會不會惹來幕後黑手對我的打擊報復?”

未來的杜祐謙回答:“我懷疑幕後黑手殺人,是從仙界,或者至少是藉助仙界勾連三千世界的渠道來發動的。而天庭墜落後,人間界與仙界之間的聯絡就弱到幾乎沒有了,所以,理論上,幕後黑手就算想報復你,也會非常困難,不用擔心這個。你反而要擔心……”

交流間,杜祐謙已經瞬移到了目的地。

看著眼前坐落在巨大紅色岩石上的巍峨氣派的建築群,尤其是那標誌性的用紅磚砌成的外牆,感受著建築群中數道強橫的氣息,杜祐謙有些木然。

“你再說一遍,殺誰?”

未來的他輕笑:“既然來了這裡,要殺的自然是這紅巖山莊的莊主薑萊……以及所有人。不過他們的實力伱也知道,所以說,與其擔心幕後黑手未來的報復,你反而應該要擔心,能不能順利殺死這些人。”

“我們從未來不斷回溯而來,將這三萬年的歷史幾乎都經歷了一遍。你琢磨一下,從現在開始,到大約一萬年後,逐漸形成了後世宗門的格局。而天下修行功法的源頭,有三處:一是人皇傳承,二是天庭十大殿,三是一些仙人自己的傳承。對不對?”

“確實如此。”杜祐謙不得不承認。

“那你有沒有感到過奇怪,天下魔門陣營的功法,似乎既不是來自天庭十大殿,也非人皇傳承?我們以前一直認為,或許是來自於那些仙人的零散傳承,從仙界,或是從別的什麼地方帶來的。但是真的是這樣嗎?聖血宗的功法,滅法宗的功法,情天恨海宗的功法……其實都與我們這一世接觸過的三大功法源頭,體係完全不一樣,對不對。”

杜祐謙再次點頭,“確實,所以你有什麼想法?”

“晚點再說,先殺人。”

杜祐謙看著眼前的紅巖山莊。

此時,人間界的宗門體係還沒有形成,天上的歸天庭,天下的歸大夏,沒有宗門體係的生存空間。

也不是說沒有宗門。

隻是現在的宗門,就相當於小武館,影響力、勢力範圍、頂尖高手的數量等,都遠遠不如後世。

而且其名字,往往也不是“某某宗”“某某派”,而是以“某某山莊”“某某齋”“某某堂”為名。

就如這紅巖山莊。

“這紅巖山莊內,又細分為幾個支流,其中一支,功法傳承中有《洞玄靈機赤書真經》的影子。”未來的杜祐謙說。

杜祐謙一邊隱匿氣息靠近紅巖山莊,一邊在意識中與未來的自己交流,“所以,聖血宗的源頭在這?”

“我隻能說,很有可能,還需要你去斬斷他們看看。”

“那他們就已經是死人了。”

杜祐謙現在就是這麼自信。

他本就是這個天才輩出的年代,最強的合道——雖然人們說是“最強合道之一”,但他心裡很清楚,自己藏拙了大半實力,所以“之一”其實可以去掉。

而今他又以春秋筆、造化玉牒和天帝璽冊封了自己為神仙,有著仙位加成。

仙位加成有什麼作用呢?

首先是能更高效地吸收仙靈之氣強化身軀,將之往道術難侵、神通難傷、萬劫不磨、可以滴血重生的仙軀轉變。

當然,由於杜祐謙給自己冊封的品級不高,吸收的效率按理說不會太高;但他作為大道聖體,天然就親和仙靈之氣,所以到現在也已經可以說是擁有仙軀了。

其次是他體內充盈著仙靈之氣轉化的仙力,不管是施展道術還是神通,都能事半功倍,遠超一般修士體內的法力。

就連他的法相、他的法寶也被仙靈之氣蘊養,威力大增。

而最關鍵的一點就是,以仙靈之氣催動他丹田內的仙器,那絕不是“威力倍增”可以形容的,簡直就像是從黑火藥進化成了硝化甘油火藥。

別說這裡隻有一個合道,其餘全是步虛。

哪怕這紅巖山莊裡有七八個合道,杜祐謙有自信能全部斬殺。

當然,他並沒有輕敵,因為是他自己——未來的他自己說的,這個薑萊不好對付,之前幾次回溯中,自己都失手了。

杜祐謙決定不惜代價,起手就用大招。

與同級高手鬥法,自然不能一開始就動用殺招,因為若是沒能殺得了對方,動用殺招後的空隙,就是對方反擊的絕好機會。

但這個薑萊,算不上是同級高手。

杜祐謙悄然摸進,直到進入紅巖山莊,挨進那個薑萊百丈之內,才被發覺。

“是誰?”正在仰望天庭墜落景象的薑萊厲聲喝道。

對化神、步虛修士而言,一個呼吸就能飛遁數十裡的距離。

而合道大能,一個念頭就可以遁出千裡,可以遠隔萬裡出手。

百丈距離,真是連眨眼都來不及就能跨越。

而杜祐謙這種擅長空間之道的修士,完全可以一個瞬移就是幾萬裡,那他為何要冒著被人發現的風險,慢慢摸近?

薑萊在覺察到異樣時,立刻法寶飛出丹田,同時將神識展開,瞬間掃蕩了自己周遭千丈的範圍。

自然是一無所獲。

他又將神識鋪開到千裡的範圍,這次依然是一無所獲。

因為杜祐謙早已瞬移到了幾萬裡之外。

薑萊的神識沒能捕捉到任何異常,他依然不敢掉以輕心,更不會覺得之前是自己的錯覺,想了想,他以神識傳念:“是哪位前輩,在和在下開玩笑?”

之前杜祐謙那一瞬即逝的氣息,很顯然帶著神仙的特徵。

神識在方圓千裡內來回掃了幾次,他依然沒有再感應到那股氣息。

而此時,天庭的墜落愈演愈烈,遮天蔽日的流星雨在人間界製造著巨大的醜陋傷疤。

最關鍵的是,在到了一定修為的人的感應中,天庭的氣息正在迅速衰敗,仙靈之氣正在快速散逸。

很快,天庭就會成為歷史。

薑萊的嘴角浮現一抹微笑。

但他並沒有放鬆警惕,隻是他的神識,主要還是在百丈外,到方圓千裡內來回探查,因為他下意識地認為,對方在驚動他之後,一定是躲遠了。

杜祐謙的身影,閃現在他背後十丈處。

這個距離,對於修士來說,可以說已經是貼身肉搏的距離了。

隻見杜祐謙抬起手,做握槍狀,以大拇指為瞄準具,食指對準薑萊。

“砰!”他自己配音道。

薑萊大吃一驚,想要回頭,但這個動作,對他來說已經是不可能完成的目標了。

他就像是從高處跌落的瓷器,麵板上出現細密的裂紋。

就連他那雙定格著愕然之色的眼睛上,也出現了裂紋。

這是極其難以讓人理解之事,人的麵板是柔軟的,眼睛也是柔軟、充滿水份的,又如何會裂開?

若是真的裂開,那肯定是失去了所有的水份,麵板和眼睛都會變得乾癟,但在薑萊身上並沒有出現這種症狀。

杜祐謙立刻對自己使用了“回檔”神通,將身體恢復到擊殺薑萊之前。

但是“回檔”神通並不能讓他體內消耗掉的仙力恢復回來——而今後,仙力已經無處補充,用一點就少一點。

所以杜祐謙還是挺心疼的,擊殺薑萊的代價,真的不小。

這一招,是杜祐謙這一世領悟的,混沌領域的神通。

也是後世的他,經常借力的一招。

可以說是他當前殺傷力最強的招數,哪怕是真仙,也可能隕落在這一式神通下。

“那幾個人也不要放過。”未來的杜祐謙說。

剛才交手——不,杜祐謙單方麵擊殺的動靜,已經驚動了紅巖山莊裡的幾位步虛高手,他們的舉動各不相同,有人站在原地不動,有人已經飛遁了幾百裡,也有人已經來到了杜祐謙麵前,正嚴陣以待,視死如歸地看著杜祐謙。

那視死如歸的目光很好,杜祐謙很欣賞他,於是抬手賜予他一死,讓他歸吧。

然後瞬移到飛遁逃走的人麵前,抬手便是木係神通纏住對方,然後風係神通迅速消磨著對方的血肉骨骼,乃至元神。

一套組合拳下來,那步虛高手毫無反抗之力地死去。

杜祐謙這纔回到紅巖山莊,輕鬆殺死那兩個留在原地,糾結著不知該上前搏命還是該逃遁的修士。

“第一件事完成了,趕緊用天帝璽和春秋筆取消對你自己的冊封,免得跟著強製飛昇。”未來的杜祐謙提示說。

(本章完),不知你還有多少時日?”曜陶真人問。杜祐謙笑道:“道友你不是擅長占卜麼,不如,替我卜上一卦.”曜陶立刻色變搖頭:“我可不想再吐血了.”哦,卜算我一次,會讓你吐血?杜祐謙暗暗記下。“十天半月還是能撐的.”“這樣啊,”曜陶真人道,“那你趕緊安排後事吧,我就不叨擾了。對了,有沒有別的需要我們做的?葛師弟一直覺得對你有所虧欠,想替你做點什麼.”杜祐謙思來想去,“本宗的副宗主李菲……”曜陶打斷他:“那個對你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