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管好你身邊的女人

在灶臺上。“這是我這個月的工資和糧票,你看少什麼如果我不在可以自己先買回來,別捨不得。我先走了。”齊修遠沒有給路蔓蔓拒絕的機會,留下錢和票轉身很快就消失在了她的視線內。路蔓蔓望著齊修遠的背影,噗呲笑出了聲。為什麼會有這樣純情又貼心的男人。這讓她覺得撩撥他會是一種罪過,怎麼辦?拿起灶臺上錢和票,路蔓蔓再次感嘆。“還沒結婚就上交工資,要是以後真的沒能走到一起,你老婆知道了不會過來撓我吧?”搖了搖頭,路...路蔓蔓提著剔骨刀手指都捏得泛了白。

她是真火大的想要捅人。

在蔡雪來之前,路蔓蔓對齊修遠的感情有喜歡也有埋怨。

現代人嘛,食色性也。

遇到好看的小哥哥小姐姐,隔著手機尖叫的次數誰都不少。

她當然也不例外。

隻不過是見識得娛樂圈、網紅圈那些高顏值的男神太多,一般的顏值真引不起她的意動。

偏偏齊修遠無論是模樣、身高、性格等等各方麵都戳中了她喜歡的那個點。

再加上齊修遠一直在有意討好,跟他相處在一起非常舒心。

讓她直呼找到了命中註定的另一半,一門心思就想將這段感情維繫好。

那時候的喜歡是真喜歡,別說未來結婚的事,就連生幾個孩子,孩子叫什麼名都想了上百個。

還做了很多現在想想就恨不得抽死自己的傻事,簡稱戀愛腦。

隻是發覺齊修遠是懷疑她是敵特有意做出那些行為,一切溫柔貼心都帶著目的都是假的後,路蔓蔓眼前的濾鏡啪地就碎了。

但說實話,那也還不到厭煩和恨他的程度。

畢竟現在這個時代太特殊了。

在全國都在抓敵特,這裡還是邊防重鎮的大環境下,齊修遠從一開始拿到她的各種資訊都是假的,懷疑她是敵特,她可以理解。

但理解是理解,她還是會生氣埋怨。

之後齊修遠又是道歉又是討好,還默默過來幫她幹活儘量不惹她厭煩。

可以說路蔓蔓對他的那股埋怨已經開始鬆動了,如果繼續這樣下去,說不定他們兩個人重歸於好也不是不可能。

但這種鬆動,在剛剛再次被推翻!

甚至她對齊修遠的厭煩,也在剛剛達到了頂峰。

馬桂梅的事還沒過去多久,這又來了一個蔡雪。

他齊修遠可真是個香餑餑,到處都能惹出爛桃花!

她要在哪裡生活怎麼生活和他齊修遠有什麼關係。

爛桃花還聽不懂人話的非要過來找她宣誓什麼主權,有病!

齊修遠張了張嘴還沒將解釋的話說出口,蔡雪又像個神經病似的跳起來。

她擋在齊修遠麵前,對路蔓蔓就是一頓輸出。

“你讓誰滾呢?應該滾的人是你才對吧!都已經解除婚約了,還死皮賴臉的賴在紅原鎮幹什麼啊?不要臉!”

“住口!”

“你在說誰不要臉?!”

蔡雪的話還沒完全落地,齊修遠和路嚮明的憤怒的聲音就同時響起。

齊修遠壓下還未出口的話,詫異的轉頭。

除了他,所有人的目光都順著聲音望過去。

就見路嚮明大步從路口趕過來,小李手裡拿著個布袋子緊跟在他身後,手臂微微張,擔心他因為走太快而摔倒。

路嚮明滿臉都是憤怒快步走向小木屋,幾步來到路蔓蔓身前站定。

他的目光掃視向麵前的齊修遠和蔡雪兩人,眼底都是壓不住的怒火。

齊修遠見到路嚮明過來,想到現在這個場麵不由得愧疚得垂下了頭。

蔡雪被齊修遠和路嚮明同時怒斥,滿心的不快,但她捨不得對齊修遠發火,就將怒火都發洩在路嚮明身上。

“我教訓人和你有什麼關係,你跑出來多管什麼閒事?”

路嚮明被蔡雪的無理氣笑,他冷笑著問:“教訓人?你憑什麼教訓人?”

蔡雪昂著下巴高傲的回:“憑我和修遠哥哥是青梅竹馬,幫他教訓一個不要臉黏著她的女人,天經地義!”

“混賬!”

路嚮明怒斥,瞪向齊修遠。

“你也是過來教訓蔓蔓的?嗯?!”

齊修遠連忙搖頭:“當然不是!路叔叔我……”

蔡雪再次打斷齊修遠的話,不可置信的看了看路嚮明和路蔓蔓,脫口而出:“你是路嚮明?可你不是快死了嗎?怎麼會在這?啊——!”

啪!

路嚮明毫不客氣的抬手扇了蔡雪一耳光,驚得小李渾身一激靈。

路將軍這一下用得力氣太大了,身體不會被反震得出問題吧?

小李擔憂的觀察著路嚮明的狀態,發現他好像沒什麼事,這才鬆了口氣。

路蔓蔓也被路嚮明的動作嚇了一跳。

一言不合就動手?

唔,她喜歡!

沒想到路嚮明會突然動手,蔡雪捂著被打的臉不可置信的瞪著路嚮明尖叫。

“你打我?!你憑什麼打我!”

路嚮明滿臉火氣的反手就又是一巴掌,打得蔡雪頭都偏了,眼淚唰的流下來。

“打得就是你!你是蔡雪,你爸是蔡令國對吧?既然你爸蔡令國不會教女兒,那我就替他教!”

路嚮明對蔡雪冷聲教訓,說著就又揚起手作勢要打。

看到路嚮明又抬起手,蔡雪嚇得連忙捂著臉撒腿就跑。

直跑出十幾米遠纔敢停下,回頭哭喊著撂狠話。

“你都知道我是誰,你還敢打我?!就連我爸都捨不得打我,你竟然打我!我要讓我爸處理你!”

“處理我?”路嚮明冷笑,“好啊,讓你爸親自過來,我連你爸一起打!”

蔡雪尖叫:“我爸是部長,你敢!”

“我知道,蔡副部長嘛。”

路嚮明嗤笑後,神情卻變得愈加兇狠。

“你爸就算見到我也還需要恭敬的叫一聲路將軍,你當我敢不敢。還不滾是等著我繼續抽你?滾!”

被路嚮明滿臉煞氣嚇得又退了幾步。

蔡雪委屈的看向齊修遠求救:“修遠哥哥,他打我你不管嗎?”

齊修遠對蔡雪也很火大,對她的話就當沒聽到。

蔡雪隻覺得兩邊臉頰火辣辣的痛,眼淚不受控的嘩嘩往下流,但眼淚滑過隻會讓臉變得更痛。

自己捱了打,齊修遠卻當沒看到,氣得蔡雪跺了跺腳,委屈的捂著臉嗚嗚地哭著跑了。

路嚮明冷著臉,捏著拳頭又向她過來了,看起來還要打她,她實在是害怕,不敢不走。

路嚮明瞪著蔡雪跑遠,轉而瞪向齊修遠。

“你要是和那丫頭一起過來的,就趁早走,別逼我動手。”

齊修遠畢竟之前和路蔓蔓有過婚約,他不確定她是什麼想法,便沒有說什麼過於嚴厲的話。

齊修遠連忙解釋:“路叔叔,我不是和蔡雪一起來的,我來是想看看蔓……路同誌。”

路蔓蔓咚的一聲將手裡的剔骨刀戳在案板上,冷眼看著齊修遠趕人。

“我和你沒什麼關係,以後也都不用你過來看,趕緊走。哦,對了,管好你身邊的女人,別讓她們再過來煩我!”種子笑著解釋。“我給春霞和蔣虹姐也都帶一些,她們倆帶孩子不方便出來。”拎起種子,路蔓蔓又去了肉攤。現在已經是下午,肉攤上已經沒有肉賣,隻剩下了十來斤被剔得乾乾淨淨的骨頭和一根大腸。這時候因為食用油少,人們格外偏愛肥肉。有時候為了買肥肉都要託關係讓人留,不然都買不到。像是幾十年後專門買來燉湯的骨頭,還有變著花樣做出來的肥腸現在很少有人喜歡。吃飽飯都不容易,誰會耗費調味料專門去燉湯?尤其大腸這種東西要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