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

就趕緊回,不回就將鑰匙交出來。”看吧,明明是想讓她快點兒給白凝星騰位置,卻要弄成一副是她不聽話不懂事的模樣。阮沉瑾安靜的逆著光站在門口,白淨的肌膚在光照下顯得更加白.皙透明,她臉頰上細碎地毛孔都能看得一清二楚。白色的口罩遮住了她下沉的嘴角,一雙濕漉漉的大眼睛劃過細碎的破碎感。原來她愛了三年的人,在維護他愛人麵前,高貴的他也能讓人覺得低俗!心臟處傳來密密麻麻的疼痛,像是被數萬隻螞蟻啃食著,而她除了挺...“宮先生,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呀?你懷疑是我故意不想讓沉瑾好過嗎?”

白凝星悲傷的聲音從聽筒端傳來,沙啞的嗓音聽起來好像是哭過了。

宮連赫蹙眉,一時間語塞。

情敵上了同一個節目,對方發生了事情,任何人都會想要徹底的落井下石吧?

白凝星眼底閃過恨意,她已經表現的很無辜,為什麼宮連赫還是會覺得是她做的?還有阮沉瑾到底哪裡好?

“誰打來的電話?”厲慎淡漠的聲音從浴室傳來。

白凝星起身,赤腳拿著手機往浴室走去,咬唇委屈道:“是宮先生打來的電話,他、他說……我可能不想讓沉瑾好過,才傷害的她。”

“胡說八道!”厲慎擦著短發的毛巾一丟,接過手機厲聲嗬斥:“阮沉瑾這個虛偽的女人就值得你為她說話?”

“什麼為她說話?你難道不調查一下前因後果嗎?”宮連赫要被氣死。

如果阮沉瑾不是軟喵喵,恐怕都沒有人在乎她到底殺沒殺人,殺人之前又經曆了什麼!

更不用說她就是軟喵喵,現在唯一幫她說話的也就隻有他,作為她丈夫的厲慎還不如沒有。

厲慎凜然肅殺笑道:“如果她被誤會了,警察會還給她真相,來找我做什麼?”

他陡然想起阮沉瑾說她有男朋友的事情,他倒是不知道阮沉瑾居然背著他和他好兄弟搞在一起!

如果不是他發現的早,恐怕這一頂綠帽已經妥妥當當的戴在他頭上了吧?

宮連赫聽著厲慎那驢唇不對馬嘴的話,更是氣不到一處來。

要是這傻狗就在他麵前,他說什麼也要狠狠地給他兩拳!

宮連赫氣得不想和他多說一句話,直接將電話結束通話。

這沉默的態度在厲慎看來,就是惱羞成怒了。

厲慎的臉閃過總躁動,眼底劃過凶煞,他忽然想到昨晚主動的阮沉瑾,她本意其實是想讓宮連赫對她英雄救美吧?

後來發現是他,她已經沒法收手了,所以將錯就錯?

“阿慎。”白凝星小心翼翼的踮起腳尖為他擦頭發,神色複雜的打量著他。

厲慎的情緒被阮沉瑾影響到了。

宮連赫守在走廊上,翻看著新聞熱搜的評論,警方隻是通報了張老爺子的死亡,具體原因並沒有公開。

但這明明除了張老爺子的身份是公開的,其他地點、嫌疑人等都沒有公開,卻被網友們肆無忌憚的猜測著。

甚至還有越來越多的知情人透露訊息,說是軟喵喵爬床失敗,還分享了一張非常模糊的照片。

照片是監控拍攝的,被放大了許多倍數,顯得極其模糊。

但能看出照片裡的男女確實是正在做曖昧的事情。

宮連赫越看劍眉蹙得越緊,按照現在這種情況下去,就算阮沉瑾最後洗清了清白,但這個節目也徹底的毀掉了。

背後操作這一切的人真是歹毒。白凝星聳聳肩,靠在厲慎懷裡認真的看著電影,雙手環著厲慎,時不時地側臉和阮沉瑾對視,彷彿她在炫耀她的勝利果實。阮沉瑾覺得有些搞笑,拿了一盒沒有開封的牛奶,倒了杯喝了起來。入口牛奶有一股很甜的味道,阮沉瑾疑惑的看了眼牛奶,見是風味飲料,配料表上有許多的新增劑,疑惑的心倒是放鬆下來。“偶像,你平時喜歡做什麼?”宮連赫也拿了個杯子倒了杯牛奶,抿了一口看著她。他很好奇在被厲慎冷落了三年時間的阮沉瑾,內裡到底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