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章

道。而白凝星前不久學成回滬,滿身榮耀,眾星捧月,中外有名學者都交口稱讚為醫學界第一美女!如此盛名,白凝星的關注度跟粉絲人數甚至領先當紅影星。可能正因為如此炙手可熱的關注,回滬後的白凝星竟然收到了詛咒信,小公主自然被嚇得梨花帶雨,厲氏少主守護在側的景象,被偷拍了下來。但整個事件,與其說是偷拍,更像是一部賞心悅目的偶像劇。唯美彆墅,美人垂淚,厲慎輕攬著倩影,190 的身材高大挺拔,得體的襯衫把他完美身...很快,宮連赫聯想到了這是自己投資的節目,難不成是他那些對他愛不得的前女友們做的?

“你好,阮沉瑾是住在這間病房吧?”一道炫酷清冷的禦姐音陡然響起。

正在胡思亂想的宮連赫回過神來,疑惑地上下打量著她:“你是?”

“我問阮沉瑾在不在這個病房,你直接回答就好了!”禦姐音的安晴頓時變得暴躁,一個栗子爆頭打過去。

宮連赫那絕美的俊臉緊皺在一起,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粗暴的女人。

得不到答複的安晴心情非常浮躁,她從早上開始給阮沉瑾打電話,結果電一直打不通,直到忽然一條疑似軟喵喵謀財害命的新聞彈跳出來,安晴才發現出大事了。

安晴嫌棄的看著眼前這個長得好看卻有點呆滯的男人,她越過他往病房走去,要推門進去時,做完筆錄的警察們剛好出來。

“宮先生,我們已經做完筆錄了。”警察略過安晴,看向宮連赫。

宮連赫急忙回過神,走上前:“那這期間她可不可以自由行動?”

現在阮沉瑾隻是疑似嫌疑人,沒有足夠的證據證明人是她殺的,或者是她害死的,監控在他發現的第一時間就保護起來。

“可以擔保。”

“好的,謝謝,我送你們出去。”宮連赫鬆了一口氣,伸手往電梯方向指去。

安晴上下打量了眼這個花花孔雀,原來他就是前女友湊一桌打麻將都能打到長安城去的騷包宮連赫?

長得倒是比照片帥氣,不過她對花孔雀不感興趣。

她推門進了病房,看到阮沉瑾掙紮著想要去夠水杯,疾步跑過去,埋怨道:“想喝水怎麼不喊人?我們就在外麵等著。”

“你怎麼來了?”阮沉瑾沙啞的嗓音閃過狐疑。

倒了一杯溫水的安晴走過去扶著她坐起來,讓她就著自己的手小口小口的喝水,沒好氣吐槽:“我要是不來,你是不是還打算隱瞞我?我是那麼好忽悠的人嗎?”

“當然沒有要隱瞞的意思。”阮沉瑾眼不紅心不跳的撒著謊。

安晴見她喝完水了,才將杯子放下,讓她重新躺在病床上,遠山眉情不自禁的皺在一起:“你有什麼頭緒嗎?我能幫你做什麼?”

當務之急是要將阮沉瑾頭上的嫌疑人給摘下來,否則時間一久,按照網友們看熱鬨不嫌事大的樣子,就算澄清了真相,恐怕也沒有幾個人相信。

“沒有……當時情況太突然了,我身上什麼都沒有,羅亞龍提到了我流產那天的事情,所以這兩件事是同一個人做的,但沒有證據……”

一回憶到那天晚上的凶險,阮沉瑾的身體下意識的顫抖,張爺爺是羅亞龍害死的,可卻沒有證據!

如果不是厲慎,恐怕她也早就死在那個晚上了。

安晴蹙眉一臉嚴肅的思考著,如此看來,事情恐怕很麻煩。

這時,病房外麵響起了爭執的聲音,阮沉瑾一聽,發現除了宮連赫外,好像還有厲慎和白凝星的聲音。

他們來這做什麼?

看她笑話嗎?

“軟喵喵現在不舒服,你們回去吧!”宮連赫義正言辭拒絕,冷聲道,“傻狗,將你的人帶走,不然我找人來轟你們了!”

火大的安晴立馬起身,邊往外走去邊說:“軟軟你在這裡好好躺著,我出去攔著,絕對不會讓狗男女來打擾你休息。起,頓時讓兩人都噤了聲。這是厲老爺子,厲氏的創始人,厲慎的爺爺。厲震海一生縱橫商海,商界政界都鑄出一條血路,在厲家說話向來說一不二,厲家唯一讓厲慎敬畏忌憚的,就是厲老爺子。但是厲老爺子很快咳嗽起來,一聲接一聲,像是要把胸腔咳碎。老爺子年輕的時候上過戰場,留下肺部貫穿傷,年輕的時候還好,現在年紀上來了一天不如一天。“藥。”厲慎連忙低喝一聲。阮沉瑾走進大廳的時候,正亂成了一團。厲臻臻看到阮沉瑾,猛然推...

上一章
目錄
下一章